点点心灵 ✐2022-07-01

领袖艺术十三篇(九)

惜死

余仙

 

  齐景公登泰山,设酒宴,吃喝得很欢喜。四周看看,景色很美;那位最高领袖忽然流淚起来说:“我得撇下这么好的国家就死去吗?”三名近臣也跟着流下现成的眼淚。
  唯独老臣晏婴,拍着大腿仰天大笑说:“今天喝得真是痛快!”
  领袖发脾气了,问说:“我在悲哀,你为什么发笑?”
  “我看见好一幕畏死的君,和三名谄谀的臣子!”
  领袖觉得不好意思,亏得他狡智说:“我这样英明伟大的领袖,哪有怕死的道理!我是因为彗星出现,指向我们的国家,才忧国忧民啊!”
  晏子说:“万物发长,由盛而衰,而死,本是自然的道理。如果齐国的太公一直活到现在,哪会轮到你来统治?至於彗星主凶,你该好好检讨,施行德政,节制奢慾,減少剝削人民,停止暴虐刑罚,何必怕啥彗星的警兆!”一个多月后,景公沒亡,果然彗星消亡了。(晏子.春秋
  这个故事的设境,颇似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的大树梦,只是结局沒有那么极端与紧张,可是他的悔改也沒有那么的彻底,更沒从吃草如牛,能得改換成人心(参但以理书4:1-17)。
  只是齐国的国力,在当世可算強大;作为领袖的景公沒有追求进步,真个忧国忧民,成为英明的贤君;特別是在百年难逢贤能的晏子,这样的辅佐指导下,仍然颇乏可述的作为,甚至沒有尽力试图求治,是很可惜的事。倒是有不少次记载他饮酒作乐,畏死而逃避到醉乡,醉生梦死,绝不是智慧运用生命。要知其他国家地区的酒,是用水果为原料酿造的;水果不能久存,榨汁后次日就变味了,或自然变酒,经沉淀或人工制造成为佳酿。中国的酒普遍是以食粮为酿制原料;而人民时常缺食,所以富贵阶级耽於满足饮酒的嗜欲,不啻从人民口中夺取养生的食物,所以国人对於君王饮酒,常以为是罔顾民生,近於不道德的表现,比畏死更可畏。
  领袖怕死不是错,应该知道体卹人民的生命。
  如果问:“耶稣怕死吗?”似乎有欠光荣,而且近於亵渎。但不必避讳问题:“基督在肉体的时候,既大声哀哭,流淚祷告,恳求那能救祂免死的主,就因祂的虔诚,蒙了应允。祂虽然为儿子,还是因所受的苦难学了顺从;祂既得以完全,就为凡顺从祂的人,成了永远得救的根源。”(希伯来书5:7-9)
  凯旋的光荣,因为要经过战爭的艰险。真实的耶稣,既然为救我们的元帅,自然该知道死的可怕。祂求主救祂脫离不及时的死,能成就有效的死,借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祂的死,使所有信的人得永生,是最有价值的死。


客西马尼园中哀哭的基督

  “大声哀哭”(路加福音22:44)自然不是愉快的表现,可见赴死的不易。我们所知道的是死的过程,並不曾真见过“死”。耶稣在十字架上並非免除死的过程;得了应允的,是“祂不能被死拘禁”(使徒行传2:24)。基督经过死,而有美好的收获。所以耶稣能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翰福音12:24)麦子死了,生机卻沒死,才可以生出许多的子粒。这死与生,就是十字架的奧秘。
  所有的领袖也必须如此。人只一条命,不能轻易牺牲,必须惜死—不仅知道自己无理由的犯险,算不得什么英雄,还要惜別人的死,不能累及许多无辜的生命。
  畏死並不是坏事;如果真是无私的奉献,为成就主的旨意,是最有价值的。活着的日子,应该趁着还有“今日”,及时努力,善用还属於自己的时间。“要爱惜光阴…不要醉酒,酒能使人放荡”(以弗所书5:16,18)否则是虽生犹死。
  大禹的惜时;陶侃的惜时;都成为勉励勤劳的榜样。神对於作领袖的,给予的时间上,並沒有特权,所以领袖应该作群众的榜样,善於支配时间。(待续)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日晷 ✍于中旻

谈天说地

领袖的榜样 ✍海佑

艺文走廊

郑板桥的诗书画 ✍余仙

云彩生活

五次购买小提琴 ✍曲拯民

云彩生活

称心园艺:草莓,士多啤梨 ✍余暇

艺文走廊

康的愿望 ✍凌风

寰宇古今

爱钱者谈:清朝货币 ✍曲拯民

云彩生活

苋菜的故事 ✍烝民

谈天说地

长生不老 ✍刘广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