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走廊 ✐2022-02-01

保罗在罗马

凌风

 

“如果明天将要斩下你的头?…”
是谁如此问。
我说:“今天要读书!
理由很简单,头上面嵌着我的眼,
沒有头,就不能看见—”
因此,我这样吩咐提摩太:“我现在被浇奠;
 我离世的时候到了。…
 你来的时候,那些书也要带来,最要紧的是
 那些皮卷。”

我保罗自小就以
“诚”为我终身的志愿。
神给的生命只有一次,
要善用一番—
说干就真干,
绝不委蛇敷衍,也不推宕拖延,
直到把所有的油耗完。因此,
我有个习惯,就是好学不倦,
想当年,在名教授迦玛列腳前,
我常受称讚,比同辈的小朋友们超前。
我曾作真法利赛人,
受割礼在生下来第八天,
谨守摩西的律法,生活敬虔,
安息日绝不劳动远行,
要冷食,不得生火冒煙,
遵照律法礼仪,洁淨的饮食习惯,
一週禁食两次,连水也不下咽,
所得的必然合理合法,行什一奉献,
一句话,是正统加传统,
全守律例典章六百一十三。
要我的命可以,也不惜要別人的命,
绝沒有妥协苟全!
我们以色列人十二个支派,
昼夜切切的事奉神照着规范,
指望弥赛亚荣耀来临时得以看见。

为此,我不能容忍拿撒勒人耶稣的
名和行祂道的门徒,
称他们为“異端”—不仅以耶路撒冷为限;
我从祭司长和大议会得到授权,
我把许多圣徒囚禁下监;
他们被杀,我也出名定案。
在各地的会堂,我屡次用刑,
強使他们说亵渎之言;
又激烈的分外恼恨,迫害,追赶,
到外邦人的土地,还不算完。

那时,我得了祭司长的权柄和命令,
往古老的大马色城地属亚兰。
在路上,时近正午天,我看见
从天上发出比烈日更亮的光线,
 照在我的四面;
同行的人都仆倒在地,我听见
有声音用希伯来话向我说:
“扫罗,扫罗!你为甚麽逼迫我?
你像马用腳踢马刺必然是难!”
我说:“主啊!你是谁?”
主说:“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
原来迫害教会—主的身体,
 就是逼迫复活的主,在祂的面光中
我俯伏在地,全身悚然。
“你起来,站着,我特意向你显现,要
派你作执事,作见证人,将你所看见
 的事,和我将有指示你的事证明出来—
我也要救你脫离外邦人—
我要差你到他们那边,
我要开他们的眼,叫他们
归向光明,出离黑暗,
归向上主,脫离撒但的威权;
又因信我,罪得赦免有平安,
和一切成圣的人同得荣耀基业永远。”
跟我同行的人,也见到那大光,
 听见声音,卻沒有看见人,
我起来,因那光眼睛也不能看见,
 必得旁人扶搀。


Conversion of Saul, 1645
by Aelbert Cuyp, 1620-1691

在大马色,有个虔诚门徒亚拿尼亚,
主在異象中对他说:“起来,
往直街去!到犹大的家中,找到
大数人扫罗正在祷告—他也看到你,
 同被灵感—
你要按手在他身上,使他能夠看见,
 又被圣灵充满。”
亚拿尼亚说:“主啊!这差使我可不敢!
尽人皆知,那个扫罗可是有名的凶残;
他极力的迫害你的教会,
又把许多圣徒囚禁在监,
去见他,可真是自找麻烦。”
主说:“你只管去,他是我的器皿,
 我所拣选;要在外邦人和君王,
 並以色列人面前,宣扬我的名,我也要
指示他,为我的名必须受许多苦难。”

我正在祷告之间,亚拿尼亚来了。
他按手在我身上,为我祷告,
我眼睛上仿佛是有鳞片脫落,
我立刻就能看见;於是,起来
受了洗,用过餐,恢复壮健。

一个新的扫罗,完全改变!
我立即见证主耶稣是神的儿子,
从大马色,到耶路撒冷福音遍传。
我也就受迫害,並面对阴谋黑暗,
后来,在安提阿的教会服事,
 並从那里受差遣。

三百多年前,
一个英勇的马其顿少年,
挥剑跃马征服了部分亚西亚洲,
如今在圣灵云柱火柱引导下,
福音的旗帜指向马其顿。
在腓立比,迎着我和西拉的是
 拷打和监禁;
我们夜间的歌唱居然引起了地震。
神大能的福音使狱卒全家得救悔改,
主用捆锁开启了福音的门!

在十字架的窄路上,
我身上的印记是为主受的伤痕。
我多受劳苦,多下监牢,
受过重的鞭打,屡次的冒死—
我受了五次犹太人三十九下律法的责打,
我受杖责三次,
一次差点儿给石头打死;
又遇过三次船难,一昼夜在海深处;
远道旅行无法计算,
遭遇过江河的危险,海中的危险;
旷野的危险,城市的危险;
同族人的危险,外邦人的危险;
盜贼的危险,假弟兄的危险;
受劳碌,受困苦,多次不得安眠;
又飢,又渴,多次无食,
衣不蔽体,受冷受寒,还有
为众教会挂心的事,
天天重压在我的双肩…
有谁软弱我不软弱呢?
有谁跌倒我不忧急熬煎?然而,
我不曾违背那从天上来的異象,
我从不后悔,从不搖动,
任他风吹雨打,浪高路艰…
就这样,靠主的恩典,
路程万里,过了这三十年。
现在,我戴着锁链,
在这罗马重监,
等候,等候,那快要来的宣判。


Paul's Shipwreck, ca.1690
by Ludolf Backhuysen, 1630–1708

我想望我的腳步能踏上士班雅—
 世界的尽头,
但这沉重的锁链牵羁,哪得行走!
但我深信神的道不被捆绑,
寄望於那马其顿医生路加的函授;
他雄健的史笔,
要传到远方,传流后世,
借圣灵的能力,永传不朽,
直到神永恆的荣耀国度在地上成就。
阿们。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一国有庆 ✍于中旻

谈天说地

觉醒行动 ✍于中旻

乐趣飘送

茶花女歌剧 ✍刘广华

艺文走廊

丝绸之路 ✍殷颖

寰宇古今

俄国迎接2014冬季奧运 ✍史直

乐趣飘送

宣道会的创立者宣信 ✍稽谭

寰宇古今

主席韩青天 ✍史直

点点心灵

小窗.苦茗 ✍吟萤

点点心灵

那一匣清丽的音诗 ✍音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