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21-05-01

好的使者

亚谷

 

  设若於不在,不能,不必的情境下,要达成同一目的,那代理的,就是“使者”。
  使徒保罗本来是犹太教的激进分子,反对基督,迫害教会的。他表现得非常热心,作为大公会的使者,领受了授权的文书,到处搜捕基督徒;直到有一天,他出发上路,从耶路撒冷往敘利亚去执行任务。在将近大马色的南北大道,见到上面来的異象,才悔改归主。他本来是个谨饬道德的法利赛人,“就律法上的义说,是无可指摘的”(腓立比书3:6),但蒙了光照,知今是而昨非,说:“在罪人中我是个罪魁,然而我蒙了怜悯…”(提摩太前书1:15,16)为福音作了戴锁链的使者。

我们既然蒙怜悯,受了这职分,就不丧胆;乃将那些暗昧可恥的事棄绝了,不行诡诈,不谬讲神的道理;只将真理表明出来,好在神面前把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如果我们的福音蒙蔽,就是蒙蔽在灭亡的人身上。此等不信之人,被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不叫基督荣耀福音的光照着他们—基督本是神的像—我们原不是传自己,乃是传基督耶稣为主…(哥林多后书4:1-5)

使者的由来

  如果说,“作自己的使者”,必然是很可笑的事。因为使者必须是奉谁所差使,所任命,才产生这“职分”。正如保罗是被神所预定,所拣选,作祂使用的器皿。作使者的,必须分別出来归主(使徒行传13:2);然后奉派进入異地作使者,“当在罗马人中,如罗马人周六禁食”(St. Ambrose)在心灵的认同上,卻与他们分別。若被同化,就不是成为“外国人”,就不是使者的身分了。


使徒保罗的旅程
Paul Starts On A Great Trip
Source: Public Domain

使者的禁戒

  仆人如果心里有隐藏图谋,是“暗昧可恥的事”,必然难以作合理的事奉。诚信是作人的基本品德,事奉神更惟独用心灵诚实;相反的,有人参与基督徒团体,“以自己的诡诈为快乐”(彼得后书2:13),仿佛骗人得逞沾沾自喜,“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提摩太前书6:5)。反而嘲弄老实人,以诚为愚,是最败坏的类型。那类人跟走江湖的汉子沒有差別,只有使差他的蒙羞。就像现代的国际交往,使领舘“外交邮袋”,享有免检免稅的优待,就屡有滥用特权的事例,致信任受到损害,使他所代表的蒙羞。这是不应该有的事。正如保罗所说的话“不是出於错误,不是出於污秽,也不是用诡诈;但神既然验中了我们,把福音托付我们,我们就照样讲,不是要讨人的喜欢,乃是要讨那察验我们心的神喜欢…从来沒有用过谄媚的话,这是你们知道的;也沒有藏着贪心,这是你们可以作见证的。”(帖撒罗尼迦前书2:3-5)福音的使者就是这样的胸怀坦荡,行事为人光明磊落。

使者的使命

  不是要介绍自己。有人断章取义,谬解经文,把作基督的见证,当作是作“我的见证”(使徒行传1:8),到处宣扬自己,最后或许表示客气,附加一句:“荣耀归於主!”即使脸不会红,也是言不由心,增加谎言而已。人敢於随便说谎言,因为谎言是不必证实的,就说得天花乱坠,只需要他自己有好记忆就混得过。但基督是真理;真理是得表明出来的。

使者的爭战

  人与人,国与国之间,本来应该有善意存在;使者奉差原是本於这种善意,表达这种善意。可惜,不论是语言或动作的表意,都存在被误会的可能。在折冲樽俎之外,有时真面对剑拔弩张的局面。所以会有这样的情境,是因为有“灭亡的人”,他们心眼黑暗,卻不自知,也不肯承认自己的视觉有毛病—保罗为以弗所教会祷告:求神的灵“照明你们心中的眼睛,使你们知道祂的恩召有何等指望;祂在圣徒中得的基业,有何等丰盛的荣耀”(以弗所书1:17,18)。但光明的子女,如光照在黑暗里,绝不妥协。“黑暗卻不接受光”〔不能胜过光〕(约翰福音1:5)。不论光多么微,多么小,都能使黑暗溃退。

使者与使命

  神的旨意是所有信祂的人,乐意肩负使命,作祂的好使者,並能完成使命:“忠信的使者,叫差他的人心里舒畅,就如在收割时,有冰雪的涼气。”(箴言25:13)这是说,得以舒畅满意。可惜,有的使者,不能达成元首的期望,无異残废的肢体,或比残废更糟,反成资敌—“借愚昧人手寄信的,是砍断自己的腳,自受损害。”(箴言26:6)
  辜负主托付的仆人,是沒有爱心的黑山羊,同那恶者的使者无異(参马太福音25:41)。祝主怜悯保守我们忠心到底。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艺文走廊

约拿单如是说 ✍凌风

谈天说地

南丁格尔 ✍林向阳

谈天说地

父亲的公义与兼爱 ✍于中旻

寰宇古今

万水千山纵橫的挪威(上) ✍郑国辉

艺文走廊

鬼狐.聊斋.蒲松龄 ✍吟萤

书香阵阵

读书乐:活出美好 ✍亚谷

寰宇古今

比理.桑岱 ✍史述

艺文走廊

毕加索及其他 ✍区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