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21-04-15

大同社会

于中旻

 

  马克吐溫(Mark Twain, Samuel Langhorne Clemens, 1835-1910)是美国第一名作家。他的故事中,有两个黑人孩子的对话,其中一个说:“你那么聪明,怎么不发财呢?”表明“镀金时代”(Gilded Age)的普遍观念—聪明人必须发财。有财斯有理。钱多是聪明的标记。

富鄙穷

  圣经的真理,並非如此。圣经说:“富足人自以为有智慧,但聪明的贫穷人能将他查透。”(箴言28:11)富二代很少有智慧的人,只是娇养的心性,使他们以财为才;常见富人受一群沒有脊背骨的人包围,甚至像呂不韦使喚门客,代他著书立说;或如亚哈王豢养些假先知,太监神学家,唱善如出一口,歌颂王的睿智神武英明等的好话。实在还是“不说吉语,单说凶言”穷硬骨头的米该雅(列王纪上22:18)看透他们谎言的把戏,並预言其悲惨的结局。对於现今工商业社会生活的基督徒,必须记得:财富不是唯一的价值标准。爱尔兰作家王尔德(Oscar Wilde, 1854-1900)讥评人“知道所有的价格,全然不知价值。”(A man who knows the price of everything and the value of nothing.)不过,圣经说:“行为纯正的贫穷人,胜过乖谬愚妄的富足人。”(箴言19:1)

暴虐穷

  独裁专制的领袖,总爱作威作福,视民如草芥,全然沒有仁民爱物的观念,以为“朕即国家”。对於豪门望族,或大致好些,因为他需要他们作虐民的爪牙,搜刮的帮助;无助的小老百姓,如同他爪牙之下的弱小猎物,全然沒有怜悯,沒有谁能阻止他。“暴虐的君王辖制贫民,好像吼叫的狮子,觅食的熊。”(箴言28:15)意思是沒有谁可以拦阻,沒有谁能夠辖制!到如此地步,唯一的标准在他一喜一怒之间—顺我者生,逆我者死。国是如此,那堪问闻!

丰轻穷

  人手中的财物,是神所交托的,应该用於帮助受造的同类人,成就神的旨意,尽自己当尽的责任,賙济贫穷。因此,圣经说:“賙济贫穷的不至缺乏,佯为不见的必多受咒诅。”(箴言28:27)如果“佯为不见”,是忽略了邻舍的需要,即使如祭司和利未人,去到耶路撒冷忙碌於宗教服务,名义是服事看不见的深,对於该不难看得见的路倒半死的,卻佯为不见。这样热心的人,並不值得主耶稣嘉许,反不如对撒玛利亚人的评价:“你去照样行吧!”(路加福音10:30-33, 37)。祝今天的教会,同意谁是模楷。

穷欺穷

  更为反常的现象,是比贫富间阶级斗爭还为可怜愚昧的:“穷人欺压贫民,好像暴雨冲沒粮食。”(箴言28:3)缺乏同情,反而加以欺压。这怎么可能呢?有人观察小鸡被欺负,遭受別群啄伤;可怜的逃回同群地盘,畏缩的躲在角落。想不到,同一窝母鸡生的鸡,並沒有抚伤救弱,居然再去啄牠的伤!“穷人欺压贫民”,不知是否受教唆指使,或是又为党派微小的利益,狗爭骨头;结果是为什么所谓“主义”成为暴雨,冲沒所有粮食,同沦为一场空!

人吃穷

  丑恶的人间惨剧!“社会达尔文主义”,人吃人的境界。
  “有一宗人,牙如剑,齿如刀,要吞灭地上的困苦人,和世间的穷乏人。”(箴言30:14)这是对人类最可怕的描述—不幸,真相卻就是如此。人类不顾卹贫弱,卻加以吞噬,称之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倘或果真那样,沒有幼弱能夠长成,所有生物早就灭种了。
  幸而人虽然堕落,还具有“人性”,懂得推己及人,养老卹孤,由共同理想,进而发展至“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的社会观念;虽然“大同”理想还有待实现,现实社会也不如理想,但总比沒有理想好。这使人有別於禽兽,存续不绝,等候神的救恩。

主爱穷

  基督耶稣降世,神子亲自向人宣告,祂就是弥赛亚来临:“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祂用膏膏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路加福音4:18)
  当然主也不遗棄谦卑悔改的富有阶级,但祂不像所谓英雄,忘记贫穷的人,怜悯被压下的人。
  “压伤的芦苇祂不折断,将残的灯火祂不吹灭。”(以赛亚书42:3)是“主的仆人”之歌,也是当耶稣基督临到世上的时候,最能彰显祂是弥赛亚的经文。
  可是堕落的人喜好夸耀自己—有财富的,喜欢夸耀自己的财富,不愿意“衣锦夜行”;有权势的统治者,爱夸耀自己的威风;特別是出身不太好的人,由於自卑感的反射,用暴扬自己所能掌握的,掩饰所不必掩饰的本质弱点,於是有“穷人欺压贫民”的丑恶现象。照自然的想法,应该是同情贫民才是。“眷顾贫穷的有福了,他遭难的日子,耶和华必搭救他。”(诗篇41:1)
  幼年牧羊的大卫,受膏作王,成为牧民的领袖和诗人。大卫的仁爱,实在不同於別的君王。他无论到哪里,总是“一生一世,有恩惠慈爱随着”(诗篇23:6)。我要“向…施慈爱”是他标记性的语词。


穷寡妇的小钱
The Widows's Mite, c.1890
by James Tissot, 1836-1902

Brooklyn Museum, New York

公待穷

“贫穷人,強暴人,在世相遇,他们的眼目都蒙耶和华光照。君王凭诚实判断穷人,他的国位必永远坚立。”(箴言29:13,14)

  神是完全公义正直的。所以“义人知道查明穷人的案,恶人沒有聪明就不得而知。”(箴言29:7)所以不能完全相信世界的司法制度,有时明显的不尽合理;何況贿赂能使明眼的人变瞎,沒有聪明。
  不过,圣经上记着:“不可在爭讼的事上随众偏行,作见证屈枉正直;也不可在爭讼的事上偏护穷人。”(出埃及记23:2,3)又说:“你们施行审判,不可行不义,不可偏护穷人,也不可重看有势力的人,只要按着公义审判你的邻舍。”(利未记19:15)主的门徒应该持守祂的真理,在黑暗弯曲悖谬的世代,表现出主公义的明光照耀。
  可惜,有时在神的教会中,也发生重富轻贫的现象。拥有钱财多的人,不论其灵命程度如何,就拥有会中的高位,有时甚或是不信的人;但他们富而不足,常会假公济私,造成财务问题。这不正常的世俗观念进入教会,使雅各深痛恶绝;作为主耶稣異父同母的幼弟,雅各知道,和耶稣同在那神拣选贫穷家庭的生活,也知道神不看钱财;他知道重富轻贫的可鄙,责备教会不应该有与神不同的标准:“神岂不是拣选了世上的贫穷人,叫他们在信上富足,並承受祂所应许给那些爱祂之人的国吗?”(雅各书2:5)
  基督徒在神的国度里有分,必须习惯於主里的平等和睦。在永恆里沒有“雅座”的特殊待遇,沒有贫富的阶级差別-所有被救赎的群众存在,都围绕宝座事奉主,讚美主,惟有主是可称颂的。那是真正的大同社会实现,蒙福永远无尽。阿们。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艺文走廊

约拿单如是说 ✍凌风

谈天说地

好的使者 ✍亚谷

谈天说地

父亲的公义与兼爱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南丁格尔 ✍林向阳

谈天说地

一秒钟的启示 ✍殷颖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下雪了 Let It Snow ✍郭端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罗马竞技场 ✍郭端

寰宇古今

瞎子跛子也守得住的城 ✍梁康民

书香阵阵

“八百壮士”和我 ✍余卓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