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21-04-01

两家斗爭

于中旻

 

又有大祭司亚那和该亚法,约翰,亚力山大,並大祭司的亲族都在那里…(使徒行传4:6)

神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也把万物和祂一同白白的赐给我们吗?(罗马书8:32)

  罗马人治理下的犹太人,以圣殿为中心的宗教集团,不过是运用应手的傀儡,他们沒有半点属灵的考量,是无所避忌的家庭生意。亚那明目张胆的伸手窃取圣殿的库帑,贿买罗马统治者残暴著名的大希律王,非法获得大祭司的职位,闹得恶名昭彰;他又顺手把职位转给女婿该亚法;不过,他仍然保持大议会的席位。
  在罗马统治下,沿袭希腊人留下的制度-大议会(Sanhedrin),不仅管理全国宗教事务,也兼掌立法,解释律法,司法,及财政,其所设七十一位成员,包括长老和祭司,形成最高的官府机构;由大祭司为当然主席,在圣殿集会。然后,到罗马时代的亚那家族,表面上是一门英秀,都热心参与事奉,实则结伙为奸,搜刮民财。耶稣复活升天后,他们与在地上扩展神国度的门徒作对,公然为敌,巴结罗马,把持大议会,“大祭司亚拿和该亚法,约翰,亚力山大,並大祭司的亲族,都在那里”(使徒行传4:6)。他们高冠博带,头衔震人;还有一群求名逐利的人,或为了饭碗的人(圣经地区的语言叫“吃饼得饱”),成为他们的羽翼,人多势众,何等惊人的阵仗!

  他们所面对的,不过是来自加利利的几名乡下人,彼得和约翰,出身渔夫,用他们自己的话说是“沒有学问的小民”(使徒行传4:13),以为他们见了官就说不出话来。沒想到他们照耶稣所说的,有圣灵所赐的口才,侃侃而谈。官方恐吓他们,“禁止他们,总不可奉耶稣的名讲论教训人。”(使徒行传4:18)因为提起“这名”,必然关系到他们的违法行为,把无罪的义者,犹太人所盼望的弥赛亚,定了死罪,交给外邦人处死,並且极其残忍的钉死在十字架上;更重要的,耶稣是“生命的主”,不能被死拘禁(使徒行传2:24, 3:15)。是这位生命的主,显明有神同样的生命和权能,使那生下来就瘫瘓的乞丐,站着,行走,又蹦又跳,活泼泼的在殿院中当众讚美神。彼得並不曾研究修饰,就这主题发挥成为一篇讲道(见使徒行传3:1-26),事实俱在,绝不能夠否认。除了烦恼之外,他们无法可施。更糟的是,他们“防民之口,如同防川”,抓起了传道人,无罪羁押在监狱;他们就“被捆绑,像犯人一样;然而神的道卻不被捆绑”(提摩太后书2:9)!这足以证实那些事无一虛构。竟然不下万人皈信,“男丁数目,约有五千”,多么大的声势!真理从了不畏惧敌对的势力。
  使徒们何所有?何所靠?彼得被圣灵充满,勇敢的宣告:

“你们众人和以色列百姓都当知道:站在你们面前的这人得痊愈,是因你们所钉十字架,神叫祂从死里复活的,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祂是你们匠人所棄的石头,已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除祂以外,別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沒有赐下別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使徒行传4:10-12)

  这话和讲的人的勇气,表现出他们坚不可移的信念。这是五旬节后的第一件神蹟,彻底摧毀了敌人的气势。
  复活的主,升上高天,赐下圣灵,建立了教会,“天上地上的全家,都是从祂得名”(以弗所书3:15)。阴间的权势不能胜过,主国度迅速扩张,传扬福音,为主作见证,将得救的人加给教会。
  在主再临之前,门徒要“为主的名被万民恨恶”(马太福音24:9),然后末期来到,教会得到最后胜利,全地歌唱讚美主的荣耀。认识耶和华的知识要充满全地,如同水充满洋海一般。这是我们的盼望。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南丁格尔 ✍林向阳

艺文走廊

约拿单如是说 ✍凌风

谈天说地

父亲的公义与兼爱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好的使者 ✍亚谷

云彩生活

称心园艺:冷水花 ✍余暇

寰宇古今

集明币,看明朝 ✍曲拯民

谈天说地

逢豬谈豬 ✍冯虛

点点心灵

一小块切割的阳光 ✍湮瀅

云彩生活

称心园艺:新约圣经中的沒药 ✍余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