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19-04-15

推雅推喇教会:拒斥異端

于中旻

 


推雅推喇

  在沿莱加士河上,有个商业繁荣的城市推雅推喇,是许多商业公会的所在。他们以纵慾豪奢宴饮闻名。这样的环境,还有基督徒生存的可能吗?是的,就是在黑暗极深的地方,才最需要光明。因此,基督徒的社区,成为那里发光的金灯台。只是撒但並不甘愿,就渗透他们当中,进行破坏他们的见证。

你要写信给推雅推喇教会的使者说:那眼目如火焰,腳像光明铜的神之子说:“我知道你的行为,爱心,信心,勤劳,忍耐;又知道你末后所行的善事,比起初所行的更多。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就是你容让那自称是先知的妇人耶洗別,教导我的仆人,引诱他们行姦淫,吃祭偶像之物,我曾给她悔改的机会,她卻不肯悔改她的淫行。…”(启示录2:18-21)

如果单看外面,推雅推喇教会可以称为模范教会;但那位“眼目如火焰”的主卻看透那是个麻烦教会。耶洗別是西顿王的公主(列王纪上16:31,32),把崇拜亚舍拉带到以色列。亚舍拉有时与亚斯他录混合,成为巴力的妻子;崇拜的仪式,极其淫秽不堪。因此,以色列人离棄锡安古道,寻求新神,在林间踏出许多新径,引到丘冈的青翠树下,在那里公开宣淫。耶洗別如果依例自任女祭司角色,就是类似庙妓,也非无可能。因此,当耶戶受命除灭亚哈家的时候,驾车疾驶,並以厉言回覆亚哈的儿子约兰问安说:“你母亲耶洗別的淫行邪术这样多,焉能平安呢?”(列王纪下9:22)邪术自然是指其崇拜偶像的不端,淫行也可恶。再看耶洗別的行为记录,其表现也远离端庄,丈夫已丧,儿子新亡,她竟然预备狐媚新征服者!(列王纪下9:30,31)推雅推喇自称先知的妇人,虽然未必完全与耶洗別相合,其沒有道德原则,已经夠可厌可恨了。虽然如此,主仍然宽容,给她和她的党类机会悔改,但他们不肯悔改;腳如光明铜的主,实践公义的审判,宣告他们的刑罚:“病臥在床”,“受大患难”,以至“杀死她的党类”,固然是可见的咒诅,也使他们的活动受到限制,不能为所欲为。因此,圣徒忠心於主的正道,不受其所谓“深奧之理”影响,是得主应许的人。我们应该注意:所谓“深奧之理”,常是異端吸引人的方法;即使不及於異端,也容易寻求偏僻,钻牛角尖,忘记圣徒对主预言和教训遵行的正道,至少也会陷入骄傲的境地。
  看主给得胜者的应许:

但你们已经有的,总要持守,直等到我来。那得胜又遵守我命令到底的,我要赐给他们权柄,制伏列国;他必用铁杖辖管他们,将他们如同窰戶的瓦器打得粉碎,像我从父所领受的权柄一样。我又要把晨星赐给他。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启示录2:25-29)

主的仆人宣扬真道,不在乎智慧和巧言令色的言语,而在乎圣灵的权柄和大能的明证。这是主所赐给人至高的应许:与复活的主一同承受列国为基业,同享永远的权柄与荣耀。(诗篇2:8,9)
  在異端得势的环境,持守主的道,是极其困难的事。这是古先知以利亚的心志:他在迦密山上,向统治者支持下成群的異教假先知们挑战,靠主的大能胜过他们。不过,以利亚並不是孤身一人,主“在以色列人中,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未曾与巴力亲嘴的。”(列王纪上19:18)在迦密山上,以利亚祈求天上降火焚烧坛上的祭物,显明耶和华是神;但拿住四百巴力假先知,押赴基顺河边处決(列王纪上18:40),绝不是先知一人只手办得到的事,自然少不得七千持守正道的人中,有多人参与协助。
  眼目如火焰的主,鑑察人心,见背道的教会中,仍然有人拒斥異端,持守纯正,遵行主的命令;虽然他们可能失去人的尊重,受到迫害,但主给予最美好的应许,要赐他们权柄,管辖列国。
  今天,我们要问:勇敢的以利亚和主的七千人啊,你在哪里?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寰宇古今

1959年,记忆中的吃月饼 ✍北郭居士

谈天说地

整肃与炼淨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心康身健 ✍于中旻

谈天说地

两把火 ✍亚谷

艺文走廊

狮口的见证 ✍凌风

点点心灵

我们来谈天(二十)天家乐 ✍余仙

云彩生活

简易食谱:甘筍蛋糕 ✍呂味

点点心灵

多少旧事煙雨中 ✍音凝

寰宇古今

威尼斯幻想曲 ✍郑国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