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18-07-01

旧丝路与新生活

于中旻

 

  中文是一种特殊的奇妙文字,每个字有其独立的音义;因为所有字音沒有那麽多,而产生了同音字。某些华人,喜欢望文生义之外,还闻音生义,以至陷入迷信的地步。特別是有些群体,因为他们的方言中“八”的音近於“发”,所以连车牌号码,门牌号码,以至电话号码,力求以得“8”为佳,惟发是视。英语地区的人民,对於华人的“发”狂,莫名其妙;不过他们喜欢“4”,理由是与“Four”跟“For”同音,有利於记忆。这样就可以各取所需,各得其所。不过,有洋人学到这穴道,就把“888”当作奇货,不肯轻易脫手。
  其实,这种无意义的延伸联想,说来近於迷信,原不值得着意。生来就走向死,发财与否,也是相对的。就如多年来冷落的丝路(Silk Road),在历史上确实曾经繁荣过;可惜由於部落意识作祟,小圈子,小算盘,自私短视,爭权逐利的思想,叫人的良知泯沒,把长远的一条好路,断为许多死点。正如一条源远流长的浩浩江河,如果把它围成自己的小水潭,以为自己可以保持为私有,一时固然得意,不久一泓浅水,各別干涸,由私致死。和的先存条件就是不同,才需要结合。可喜的是如今人群的和平意识,又渐觉醒,在共存共荣的善意下,死的东西又活起来。
  今天的明智者倡议“一带一路”(One Belt One Road Initiative),就是再建立在陆地与海洋丝路的基础上。这是商贸与和平交睦的道路,不是爭战征伐的路。在东西交通史上,跨越沙漠与山岭的交流互通,始自汉代以前;不仅是货财交易,也有宗教文化交替。东汉明帝八年(65 A.D.),因皇帝梦见金人,遣蔡愔等踏着这条路,往西域求佛法;也有教会史家以为是基督的传闻所致,不过到明帝十年,是偕番僧回到中土。到了唐贞观九年(635 A.D.),阿罗本齎景教经典至长安(即聂斯托留教是基督教異支),太宗遣宰相房玄龄郊迎。以后景教在皇室支持下,一度繁衍;並且在平定安史之乱中,作出积极贡献。惟因不注重文字宣教,未能植根昌茂。海上的中西贸易,约在三国时期起始。到明永乐三年(1405 A.D.),成祖遣“三保太监”郑和(原名马三保,赐姓郑)出使西洋,率寳艐二百余,官卒二万多人,是人类首次见到这样多的巨舰,出现在海洋上。他一生前后七次浮海远航,达到南洋,印度,非洲,及波斯等三十余国;最后一次是在明宣宗宣德八年(1433 A.D.);其启航时间比哥伦布的越大西洋航行(1492 A.D.),更早了近一个世纪,规模则逾百倍。郑和为回(穆斯林)教徒,嫺习航海,也是穆斯林人转传源自希腊的知识,带来文艺复兴。可见中西交通与文化交流的关系。
  现代重新发起的新“一带一路”,且具有和平互利的远景,而又提供基本建设银行的资金,以实现更光明美好的旧梦。智慧的领袖和卓越的科技,使中国成为世界经济的先导,欧亚各国纷纷起而景从;不几年的时间,现代新的大道,从古老中国的东海岸,达到欧洲陆地的极限;物流源源不断,只需要两周的时间,由制造者达到消费者,是多少人的福利!这更加证明:“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路加福音16:8)可他们劳力的结果如何?许多是难获取今世的满足,更无从言永生的盼望。


一带一路
©苹果日报

  记得: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终止前后,中国北方有基督徒发起“福音回耶路撒冷”,他们很热心,特別着意那个“回”,解释为福音西传欧洲,还要再传到其原发地,耶稣基督就会再来。有些信徒背起行囊,凭信心踏上西行的荒涼艰苦道路。他们原知道,这是一条困难的路,或说是福音道路上艰难的一节;因为那段是回教(伊斯兰教)的一段,土地坚硬,播种不易,但也是最需要福音的地方。他们不是西行取经,而是西行送光。这男女送光队伍中,有于三师娘,就是于中一和力工兄弟的母亲,那时她应该不年轻了,但仍不让须眉,毅然前征;可惜只徒步走到新疆地界,就因疾离世归主。其他有同样異象的人,腳步可能踏到更远的地方。这福音运动虽沒有圣经明文的教会行进神学理论,卻在十七世纪英国诗人赫伯特(George Herbert, 1593-1633)“战斗的教会”(The Church Militant)诗中有描述。无论如何,世人的需要仍然一样,主拣选祂所拣选的使者,“到他们那里去,要叫他们的眼睛得开,从黑暗中归向光明,从撒但权下归向神,又因信〔主〕,得蒙赦罪,和一切成圣的人同得基业。”(使徒行传26:18)
  天上的时钟从不失误。
  现在,主的时候更近成熟了。举目向新生的丝绸之路观看!陆路的马嘶和驼铃,代替以铁路迤逦万里,货流畅通;海上轴舻相接,樯帆蔽日的景象,成为今天伏波城阙的货柜巨轮。从前不过是人类的梦想,现在张开眼睛,可见东西交通商贸发达,文化交流,已经成为可喜的事实!
  二十个世纪前,伟大的旅行佈道家使徒保罗,凭徒步和乘搭小木船,经历许多困苦,冒险犯难,深海船凎三次之外(哥林多后书11:25,26),陆路的艰险更随处是;但他“从耶路撒冷直转到以利哩古,到处传了基督的福音⋯在这里再沒有可传的地方,而且这好几年,我切心想望到士班雅去的时候,可以到你们那里。”(罗马书15:19-23)其传播福音的旅程,跨越欧亚两洲,“以利哩古”是捷克斯拉夫地方;並且企图往“士班雅”,今称西班牙,是当时所知陆地的边极。他想望好几年的旅程,现代人不难朝发夕至。
  雨降春绿,鸟鸣催农夫播种;潮升风动,涛声撼渔人启锚。难道你不知道现今的机会吗?如果有圣灵的感动,环境的安排,教会的差遣,希望你不要失落宣道飞扬的翅膀,续写使徒未完成的史诗;更重要的,也是每人都可以作的:我们浸沐在神溫暖的恩典阳光下,不要忘记奉主的名外出的福音使者,用祷告托住他们的腳步,用财物支持他们下垂的臂膀,拓展神国度的疆域,直到荣耀的主降临。阿们。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艺文走廊

彼得的独白 ✍凌风

谈天说地

感恩与惠民 ✍于中旻

谈天说地

智慧价值观 ✍于中旻

谈天说地

最后防线 ✍亚谷

点点心灵

领袖艺术十三篇(一)言语 ✍余仙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云天下 Big Sky ✍郭端

点点心灵

爭气 ✍余卓雄

谈天说地

和平之梦 ✍于中旻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街灯 Street Lamp ✍郭端

艺文走廊

谚语ABC:Manna from heaven 天降吗哪 ✍苏美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