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17-03-15

华盛顿的告別辞

于中旻

 

  1796年九月十七日,美国首任总统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 1732-1799)将军,完成第二个四年任期后,向国人告別。消息传达另一个乔治—英国的王乔治三世(King George III, 1738-1820),当时的美国国土仅限於东部十三州,已经比欧洲任何国家面积都大。英王乔治不相信什么民主的总统,会不成为终身的王?他经验过权力的吸引,当知道与他搏斗过的前臣民华盛顿,真个在位二任之后退休了,觉得匪夷所思,称华盛顿是“圣人”。如果说,敌人的称讚是最真实的,这该算是最难得的好评。当然,还是近代世界上首次发生这种事:一位大国的最高领袖,告別政治舞台,归返田园生活。
  论到最古老的民主制度,如果不算过分攀附的话,该数圣经中的以色列,士师时代的联邦。虽然,不能夠说是理想。当摩西的背影,从以色列人民眼前最后一次永远消失,约书亚继续领导的重任。现在,这位白发苍苍的统帅,已经过了一百岁。
  约书亚在示剑的会幕,召聚以色列的领袖们来。峡谷口前的平原,可以望见遙遙相对的以巴路山和基利心山。夕阳的余暉,洒下一片金黃。伟大将领的身影,斜映在地上,显得更为颀长。约书亚向他们发表临別的演讲,告诉年轻的一代:耶和华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经过旷野旅程,今天能夠站在约但河这边的应许之地,並不是由於他们的勇武善战,更不在乎领袖的英明睿智,全是仰赖耶和华的能力:

现在你们要敬畏耶和华,诚心实意的事奉祂,将你们列祖在大河那边和在埃及所事奉的神除掉,去事奉耶和华。若是你们以事奉耶和华为不好,今日,就可以选择所要事奉的;是你们在大河那边所事奉的神呢?是你们所住这地的亚摩利人的神呢?至於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事奉耶和华。(约书亚记24:12-15)

这番意义深长的话,从统帅他们几十年的老人口中说出。他即将解甲归田,去以法莲山地的亭拿西拉(约书亚记19:49,50)。在那里,他将修理橄榄树,看无花果树繁盛结果,牛羊孳生,后代人在正确的宗教教育下长大,成为敬虔的后裔。这不再是军队的命令,而是朋友和长者的建议。他传达的不是运筹帷帐的军事经验,也不统御因应的政治权术,而是最基本的宗教信仰和生活;老人家自己是真实的榜样。


华盛顿总统

  三千多年以后,在大西洋彼岸,新生的美利坚合众国,於1796年九月十九日的非拉铁非美国商报(The Philadelphia Daily American Advertiser)刊载了华盛顿的告別辞。华盛顿並沒有像约书亚那样,发表情词动人的演说,而是授意麦迪生和哈密尔顿主稿,並亲加修订的文告。这位国父,“临別的朋友”,对国人作“客观的警告”。
  如同约书亚面对着以色列十三个支派,华盛顿的信息,是给由殖民地形成的十三州联邦。首先,华盛顿劝告国人,要“极其珍惜攸关集体及个人利益的团结”,作为不可分割的社群,如同弟兄相亲。这永属一个国家的认识,对於以后的西进发展,及为解放黑奴而引起不幸的南北战爭后的愈合,都非常重要;而唯独仰赖全能神的恩典,才得以维持。
  他又说:作为民选的政府,建立在分权並互相制衡的基础上,但绝不可以党派私利为事,造成有害的分爭。
  约书亚谆切嘱咐以色列人,要专意事奉耶和华;华盛顿则向国人指出,政治的兴盛,“宗教和道德,是不可或缺的两大支柱。如果有人徒托爱国之名,而图斲伤这人类福乐的支柱,则是虛言。”这里所说的“宗教”,是当时人指基督教的另一说法。华盛顿特別指出,爱国必须爱人,正确的信仰和相应的行动,是带给人们福乐,永久的福乐。借“爱国”口号骗人的,后来者不乏人号称“福音派信仰”,而专注其私利,不问品德的作风,则是会党痞赖分赃,成为恶徒政治(kakistocracy),殃害人民。
  政客们不会也不能自己出钱捐输国库。特別是穷兵黩武,需要极大的开支,因此必须杜绝举债。在财政方面,公众的信用,是非常重要的力量和安全根源。要节约开支,维持和平,不可举债。“自己造成债务,要后代负担,是不仁慈的举动。这是国会的责任,公众舆论也应该合作。”
  在外交上,“以诚信和公义,对待所有的国家。同所有的国家,维持敦睦协和。宗教和道德要求我们如此行,明智的政策,岂不也要求如此?”唯有作和平之子,才是信奉基督光中的血统证明。
  以诚实知名的华盛顿,強调诚实最基本品德:“我坚持‘诚实是最好原则’的格言,对公众或私人事务都适用。”不幸,在后来的继位者,仅有十九世纪的林肯总统,二十世纪的卡特总统,是很可惜的事。风行草偃,国民道德哪堪问闻!
  华盛顿留下最后的话:“回顾我主政的时期,我並未发现故意的错误;但我深感自己的缺陷,可能会造成许多过失。不论如何,我热切祈求全能者补救或減低其损害;也愿我的国家不止息的宽恕。我奉献我生命中的四十五年,正直热诚的事奉,卻难免任重材菲。不久,我将在那巨廈安息。”

  神把以色列安置在地中海和约但河之间,成为天然的免疫区,卻又扼连繋亚非的南北通道,有贸易之利;虽然幅员偪仄,卻不难成为富庶的国家。赖神庇佑,安全上也沒有严重的问题。
  美国是第一个示范的现代民主国家,东临大西洋,西濒太平洋,初为隔离旧世界的独裁和败坏,后变成传输之利,经过工商业发展的“镀金时代”。进入二十世纪,美国积极参与世界事务,包括两次大战,似是两次拯救世界;继即挟其资源及科技,武力,因而骄狂,扩展自己的意志,爭夺世界霸权。任何不合其意的,就威胁,利诱,必欲迫人就范才算。至於传播福音真理,道德榜样,都不在考虑之内;简单的原则,是勉強人家照自己的价值观念,生活样式。不过,失去道德影响力,而仅凭武力,到处侵略,惹是生非,是极为耗费昂贵的事业,不仅浪费许多无辜青年的生命,並造成财源枯竭,国债日增,更坏的是成虐害文化,青年一代,“各人任意而行”(士师记21:25),正是美国的形象。至於个人形象呢,美国前总统不实(George Bush),在欧洲青年票选中,当列人类恶魔第四名!纵使再建几座图书馆,岂能有望湔雪此恶名?更何況还要面对公义的神审判?当然,侵吞军费,中饱私囊,也不是合法息战弭兵的和平方法,贪污肥己,比起遘祸殃民也好不到哪里去。
  圣经中记载的,还有撒母耳告別国人;虽然他有不肖的劣子,不如约书亚光耀家门,但可在人民大众面前,表明清白,百姓同神为证(撒母耳记上12:1-5),沒有谁可以判他入狱,至今也未发现有损清誉的事。作领袖的因权位发财,是最可恥的。约书亚和华盛顿也是人,怎么能夠如此持正,如此英明?是因为他们以敬畏神为立身之基,才至终大节不亏。
  圣经说:“资财不能永有,冠冕岂能存到万代?”(箴言27:24)思想当权者应该好好思想,在谢幕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话可说?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寰宇古今

司马迁所记述的大夏-阿富汗 ✍史直

点点心灵

孤岛之恋 ✍余卓雄

寰宇古今

狄考文与中国哈佛大学 ✍史述

谈天说地

林肯的盖茨堡演辞 ✍亚谷

谈天说地

人民声音是神的声音吗? ✍于中旻

乐趣飘送

蒙哥马利:诗人先知 ✍稽谭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秋叶 ✍辰翊

艺文走廊

郎斐罗的警告 ✍凌风

寰宇古今

太和殿受降的孙连仲将军 ✍史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