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16-08-15

成功的危机

于中旻

 

  以色列新建立了王国,有了新王扫罗。澹泊简朴的撒母耳,渐渐退出了以色列的领导阶层。撒母耳临去的记念,是为以色列献祭,呼求耶和华,击溃了非利士人的军队。“撒母耳将一块石头,立在米斯巴和善的中间,给石头起名叫‘以便以谢’,说:‘到如今耶和华都帮助我们’。”又在他的家乡拉玛,为耶和华筑了一座坛。(撒母耳记上7:7-17)何等可贵的遗产!
  撒母耳一生,並不为自己作什么;他两袖清风,为国家立了王,然后翩然而去(撒母耳记上12:1-5)。巍巍乎身为以色列的最高领袖,他甚至不曾拥有一座像样的府第,就是在位的时候,虽然得人尊重敬畏,以至战兢,当人要去找寻觐见,都面临困难,必得反复打听询问。
  看,撒母耳所膏立的扫罗,作风就大有分別了。扫罗努力的要作“人上人”。此人着意自己扬名立威,建立常备军(13:1,2),不用说,多是他自己的亲属小圈子,任用亲信为干部,保证能对他个人效忠(14:49-52)。不久后,“威加海內兮归故乡”,他就能夸口说:“便雅悯人哪!你们要听我的话:耶西的儿子能将田地和葡萄园赐给你们各人吗?能立你们各人作千夫长,百夫长吗?”(22:7)国家的爵位名器,竟然沦落成为领袖收买人,建立自己嫡系势力的工具!
  以前是撒母耳指导下,现在,正式开始了扫罗王朝的新政权,新时代。当非利士集结寻战的时候,扫罗不耐烦等撒母耳献祭,自己越俎代庖,兼理宗教事务;借从权之名而擅权,自以为聪明,卻作了“糊涂事”,违背耶和华的命令(13:8-15)。虽然神借约拿单取得胜利,显出祂的权能,但神不是看结果,更注重动机。
  此后,耶和华借先知撒母耳,正式下达给他第一项任务。撒母耳对扫罗说:“耶和华差遣我膏你为王…所以你当听从耶和华的话 …”要他以神的仇敌为仇敌,彻底执行神的命令,消灭亚玛力人(15:1-4)。
  沒有问题,扫罗打了一次美好的仗,但沒有守神的道,就是神口中所出的一切话。原来以色列的新王另有打算:

扫罗击打亚玛力人,从哈腓拉,直到埃及前的书珥。生擒了亚玛力王亚甲,用刀杀尽亚玛力的众民。扫罗和百姓卻怜惜亚甲,也爱惜上好的牛,羊,牛犊,羊羔,並一切美物,不肯灭绝;凡下贱瘦弱的,尽都杀了。(15:7-9)

  遵行神的命令,必须不计代价。可惜,许多人只知道价格,不明白真价值。神的命令是“灭尽他们一切所有的…不可怜惜”,人民之外,还包括牲畜。扫罗兴师动众,动员了二十一万军队进行征伐;他倒能运筹帷幄,谋画设伏,只是执行了部分命令,他有选择性,並不彻底。扫罗並不是仁慈惜命的原则,他不惜杀军队和平民,卻保留了众恶领袖的亚甲;为的是什么呢?好留个活口,在凯旋的时候,证明王的战功!此君有个特別的爱好,就是喜欢彰显自己。这並不是谁欲加之罪的猜测,是有见证的。有人来告诉撒母耳说:“扫罗到了迦密,在那里立了记念碑,又转身下到吉甲。”(15:12)那可是好一段路啊!从犹大高地的迦密,下到耶利哥附近的吉甲。不过,扫罗匆匆促促,不辞辛劳,有他的兴趣所在:伟大的领袖,为要立名纪功,当然是在当跑的路以外。为什么要到吉甲去?因为那是立王登极的地方,很值得记念啊!撒母耳当面直接说出了对他行动的评价:“你为何沒有听从耶和华的命令,急忙掳掠财物,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呢?”且看扫罗並不肯认错,针锋相对的为自己辩解:“我实在听从了耶和华的命令,行了耶和华所差遣我行的路,擒来亚玛力王亚甲来,灭尽了亚玛力人;百姓卻在当灭的物中,取了最好的牛羊,要在吉甲献与耶和华你的神。”(16-21节)扫罗知道什么是“当灭之物”;不过,在宗教意义上,归耶和华为圣应该可以吧?所以他挑肥拣瘦,留下好的献祭;而且耶和华也是“你的神”啊!撒母耳说:

“耶和华喜悅燔祭和平安祭,岂如喜悅人听从祂的话呢?听命胜於献祭,顺从胜於公羊的脂油。悖逆的罪,与行邪术的罪相等;顽梗的罪,与拜虛神和偶像的罪相同。你既厌棄耶和华的命令,耶和华也厌棄你作王!”(22,23节)

  撒母耳宣告神与人关系的基本法则。从士师领导到王权,时代改变了,这原则到现在也沒有改变。不过,扫罗的错误,也是现今人的错误:以外面的宗教仪式,代替对神真正的敬拜,以功德和人意,代替神的标准,並且用来搪塞,自己私心的贪财掳掠,卻不知是“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这是多么危险的行动啊!
  最后,扫罗搬出了“民意”的避难所,或者可以说,作为对抗神的坚固堡垒。为维持宗教礼貌,扫罗有条件的认罪:“我有罪了!我因惧怕百姓,听从他们的话,就违背了耶和华的命令和你的言语…”(24,25节)扫罗借口惧怕百姓,很有可以讨论的余地;此人从未作过民意测验,总是刚愎自用,一意孤行,这话不足採信。就算是吧,但“惧怕人的,陷入网罗;惟有倚靠耶和华的,必得安稳。”(箴言29:25)民意是靠不住的,先知以利亚就是最了解“民意”的先知;他知道“心持二意”的群众,是随风的芦苇。
  扫罗是否真相信“人民的声音”是神的的声音,作为靠山?还是在撒母耳的压力下,找出的借口?二者並沒有多大差別,只显明一件事,就是扫罗自己要作王,厌棄耶和华,不甘心乐意事奉神,听从祂的命令。这是最严重的事。万有之上的神,绝对沒法接受次要地位的安排,沒有別的选择,惟有厌棄扫罗作王。至此,扫罗与神決绝,也与以色列国断绝,可怜!希奇的是扫罗不解決罪的问题,只顾全面子,要先知在国人面前“抬举”他,维持个宗教的外表,不能达到敬拜的实质,並沒有真正的意义(撒母耳记上15:26-31)。但体贴神心意的撒母耳,立场分明,终其一生,再沒有见扫罗,惟为他悲伤。
  祝神的子民以为鑑戒:存心高举自己,沒有机会荣耀神;蒙神用的器皿必须心中无己,舍棄自己:虛心的人,是虛位待神的人,才可以见神。


扫罗被撒母耳斥责
Saul Reproved by Samuel, 1798
by John Singleton Copley, 1738–1815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领袖的言语 ✍于中旻

艺文走廊

大卫的独白 ✍凌风

谈天说地

作大丈夫 ✍亚谷

谈天说地

最高领袖的倾倒 ✍于中旻

云彩生活

称心园艺:金钱树,雪铁芋 ✍余暇

谈天说地

浅白胜艰深 ✍于中旻

寰宇古今

纳华胡人:美国的边缘人 ✍史述

乐趣飘送

十字架与本纳德 ✍稽谭

寰宇古今

计志文 ✍文中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