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16-05-15

天吏观念的探讨

于中旻

 

  孟子颇有辩才,有些新观念,实在超越他的时代,有时会叫听者感到不受用。他有句话说得好:“无敌於天下者,天吏也。”(孟子.公孙丑上)因其人是理想主义者,从他老人家口中说出,就有不同的意义。孟子所表示的是“受命於天”,不是受命於自以为天的独裁者,也不是假借名义自称“替天行道”的強盜。孟子的话,也沒有宗教的涵意。
  不过,这个名词,並不是出於孟子的杜撰,而古已有之。“天吏逸德,烈於猛火。”(书经.胤征)但所说的是另一种意思:天子的官吏失德,似苛政,贪腐,滥权,枉法之类,为害比烈火还糟糕。
  “天吏”用於宗教,适合的今译,该用“神的仆人”。正如“会吏”一词,是“执事”的另译,亦可译为“会役”,总而言之,是仆役,或服务者的意思。不过,当与天连合的时候,就有更高的含义了。如果称“天使”,“天官”,谁听了不肃然起敬?
  不幸,现在的宗教人就不同了。他们爱僭称自己是“主的仆人”,腆不知恥,反以为得意。他们最介意的,总不忘记大大宣讲:“你们要将当纳的十分之一,全然送入仓库,使我家有粮,以此试试我,是否为你们敞开天上的窗戶,倾福与你们,甚至无处可容。”(玛拉基书3:10)这种类似发达神学,自然深获重现实,宗教投资者的心。但不用猜你也知道,那所谓的“仓库”是太小了些,实在只是他自己的口袋!但是否“神家有粮”呢?他家不仅有粮,还有其他丰富财物;只是会忘记分给別人,所以不免“朱门酒肉臭”;真正神的仆人,仍然沒粮摆上餐桌!
  一项严重的问题,他应该考虑:只注意听众的口袋,忘记了救恩是失丧者的最大需要;当然包括他自己的最大需要。
  天吏或会吏的另一问题,是手中掌握別人的隐私资料。昔年罗马教神甫靠记录会众的“告解”,施行对可怜灵魂的恫吓,统辖他们的良心。因此,罪人的肮脏钱,成为他们的猎取目标:“他们吃我民的赎罪祭,满心愿意我民犯罪。”(何西阿书4:8)这是多么残忍的生意!可问他们真要人悔改吗?果真如此,百姓的罪洗淨了,怎么能夠达成其“洗钱”的目的?所以他们表面反对人打胎,见到犯打胎罪的人来了,先说打胎是杀人罪,然后笑着问:“今天干了多少?”“只有这么多吗?”“不要忘记奉献十分之一蒙福啊!”在流人血上有分,多么现实的“分红”!
  弄了钱太多怎办?当然,随从伶俐的今世之子,设立人头帐戶,或另立虛谎的机构,逃避法制的监察,流入世俗生意:积财,置产,立业。至此,堕落愈低,有时甚且是违法或不道德的生意。不幸,这些都是在神的名义下进行,使神的名受羞辱。这不难推想,是出於谁:世界之王的旨意,行在地上。能说不严重吗?
  这样,思念地上的事,不思念天上的事,虽戴着“神仆人”的高帽子,实在是“假帽伪善”了。你想,这样的人还能有与神正常的灵交吗?还能传扬上面来的信息吗?当然不能。但与世界交际,搞生意经,忘记了圣经,如果还有几名跟从者,也不能希望,或根本不知道属灵的餵养。
  耶稣当时的情形,犹太地並不缺乏宗教人,而且都精通圣经原文,但主看来百姓“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更糟的是,“天吏逸德”,苛暴比烈火还可怕,怎不使人退避三舍?
  约瑟夫斯(Josephus, 37-c.100)的犹太古史,记有摩西幼年在埃及王宮的故事。有一天,法老的女儿在逗养子小摩西玩耍。法老也来湊趣,摘下头上的皇冠戴在摩西的小脑袋上,以为必然会使孩子欢喜,可能也隐含让其继承王位的意愿;谁知摩西用小手撕下来,摔在地上,又用小腳践踏。这虽只是个传说,卻恰与希伯来书的话相符:“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希伯来书11:24-26)我们不必強以为约瑟夫斯是受希伯来书的影响,但其对於摩西人格的认同,则无二致。所以摩西是最标准的“天吏”,在神的全家尽忠。我们怎能想像,这样的人会低鄙到贪财?
  无所惧怕,是“天吏”的另一表现。青年耶利米先知,完全忠心传神的信息,受尽人的反对迫害,不避得罪有权势的人物。他说:“然而耶和华与我同在,好像甚可怕的勇士。因此,逼迫我的必都绊跌,不能得胜,他们必大大蒙羞,就是受永不忘记的羞辱,因为他们行事沒有智慧。”(耶利米书20:11)仇敌的沒有智慧,並非不夠机诈,而是不认识神,不知神所立的“天吏”是铜牆铁壁。正如使徒保罗所说的:“神若帮助我们,谁能敌挡我们呢?神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也把万物和祂一同白白的赐给我们吗?”(罗马书8:31,32)


耶利米先知

  这样说来,神的“天吏”,必然是兼有“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的品德,绝不会贪财出卖自己。
  如此表现的反面,就是术士巴兰贪财不义的道路。不过,巴兰还有几句颇好的理论,如此说:“耶和华说什么,我就要说什么。”(民数记24:13)那不过是贪财者口上说说而已。只有神的真仆人,才认真实行。
  福来威(John Flavel, c.1627-1691)有一次在讲道后,站起来说:“我怎能为你们祝福,让你们离去呢?因为当中有许多人是如圣经所说的:“不爱主,‘可咒可诅’。‘主必要来!’[哥林多前书16:22 Anathema, Marana tha!]”听众当中,有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听了后,悔改信主,免去主的咒诅。在八十五年后,亲自见证其事。(见司布真Lectures To My Students)可以看见神的真仆人,使人受感之深,事工蒙福,结永远长存的果子。   愿主兴起真正的天吏,使祂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阿们。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父亲的公义与兼爱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南丁格尔 ✍林向阳

谈天说地

好的使者 ✍亚谷

艺文走廊

约拿单如是说 ✍凌风

点点心灵

集中营记(三)融洽的戴家 ✍曲拯民 译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海韻2 Voices Of Sea ✍郭端

云彩生活

十一月是“全美花生酱月” ✍烝民

谈天说地

福音的侵略性 ✍于中旻

谈天说地

时间的桥 ✍于中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