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15-02-01

礼与理

于中旻

 

  一元复始,万象更新,也难免会想到华人不幸,华人新年不幸。由於连串的误意。新比旧好,新历就比旧历好;阳比阴好,阳历就比阴历好;甚至有人以用阴历为不合真理,羞谈旧历年;更有人以旧历旧俗为邪恶,真叫人不知从何说起。随“破旧”而去的,连旧礼也反对,成为逢旧必反。说来旧本无礼,所以原始人是沒有礼,也缺乏伦理,可以把不喜欢的人作晚餐的珍味,想来谁都不会以为可羨慕。
  明显的矛盾,今天有人以不重礼为好事。
  现代人对於礼仪,缺乏好感,更谈不上尊重。以礼仪为迂腐不合实际,甚且以为与假冒为善是同类;最糟的是援引耶稣以为根据。
  由於耶稣不同於其他领袖人物,並沒有留下正式画像,人对祂的描述各有不同:有些人把祂描述一个卤莽的乡下人,生在偏蔽的地方,业木匠粗手粗腳;或以为祂是农工运动者,革命家;也有人以为祂是宗教家,教育家,似乎各自把耶稣塑造成他们愿意的形象。也许,他们讨厌今天用祂名义的代理人,以为耶稣绝不是身披宗教外衣,举止合宜的拉比。其实,耶稣降世在工业革命之前,祂拥有自己的工具,难以区划为无产阶级,照今天的说法,该叫“个体戶”才对。
  当世人对耶稣称“拉比”,或“良善的拉比”。耶稣自己说:“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马太福音11:29)。如此说来,耶稣必然是讲究礼貌,行动中规中矩,门徒才有可以学的;“轭”是权威的意思,叫门徒负祂的“轭”,表明顺服祂的权柄(参列王纪上12:4;耶利米书30:8)。所以耶稣自然有尊贵的气质,绝不会猥琐龌龊,像嬉痞运动刻画的形象。以往所见的画像,虽然绝非形神相似,但身穿长衣,与适合拉比的身分相去不远。
  有关日常生活的礼仪,门徒计较谁坐在主的左边右边,表明耶稣注意不违反社交的席次,绝不准许祂的门徒作群彘聚食的丑形。
  耶稣为门徒餐前不洗手辩解,並非提倡衣秽形垢,反对卫生;而是藐视持守人的传统,当作律法;並且借以揭露法利赛人的假冒为善,注意表面,而忽略实质,因为內里清洁,是真品德的发源(马太福音15:1-20)。
  主注重礼仪的另一例,是厌恶律法师和法利赛人拣择首位,说:

“你被人请去赴婚姻的筵席,不要坐在首位上;恐怕有比你尊贵的客,被他请来;那请你们的人前来对你说:‘让座给这一位吧!’你就羞羞惭惭的退到末位上去了。你被请的时候,就去坐在末位上,好叫那请你的人来,对你说:‘朋友,请上座!’那时你在同席的人面前,就有光彩了。因为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路加福音14:8-11)

  这是主教训人要谦卑,特別是在神的儿子,万有的主面前,必须让主居首位,谦卑才可蒙恩,但也表明应该注重礼节。现在的人,多连哪里是首位都不知道,或不讲究,说来比法利赛人更为可怜!
  耶稣在世,自然沒有考究衣着的记录。讽刺的是,惟有在祂被钉十字架之前,穿上紫色的华袞;罗马兵丁沒有谁敢穿用或收藏,也沒有谁会去特別订制,最可能的来源是希律御用的旧王袍,恰如其分的合用!但这不妨碍耶稣在所讲比喻中,肯定适合的礼服。耶稣在所讲的比喻中,如果有关伦理问题的,必加以判明,以免听众误会;如聪明的管家,注心计画将来,就先标明是“不义的管家”,就不会叫人误会该效法其作为,只是其聪慧可取。
  十分希奇的事,因为预订召请的客人不配,是在街巷遇见的人,就找来入席,卻认真要求穿婚筵的礼服!(马太福音22:10-14)当然,这比喻有关救恩,蒙召的人,不分善恶,必须有基督的义衣。但在观念的类近上,先承认参加婚筵,必须穿着礼服的合宜性。


加尔文画像
  加尔文(John Calvin, 1509-1564)主导宗教改革,主张简素,不重仪式。讲道者的“日內瓦袍”,只是最俭朴无华饰的学袍,卻不失庄重。但延至今天,现在的抗罗宗聚会敬拜,变成不伦不类,有的奇装異服,有的在台上插科打诨,逗笑喧嚷,卖弄口才,像是宗教演员;至於衣着装束,也颇不像话,讲员胸前插自来水笔,只是因为不会用小楷羊毫,彷彿杂货店员出场,全然不似是教授,而近於拍卖的叫售。
  正派的衣饰,也是使徒的教导,今天仍然应该注意。因为有人把聚会当作时装展览,过分的打扮,要表现其与众不同。即使不一定袒裸裼裎,吸引人注意自己,破坏专注敬虔,就是错误。
  这样的聚会,少说也缺乏严肃,只加意吸引人。如此趋向的成因,可能是反律主义流行的结果,也是消減敬畏的心,既然不知是事奉,就凡事不夠认真,实在难相信会互相建立,得造就了。
  反律主义也不同意任何节期。其实,耶稣並不曾反对节期和安息日,反而利用节日群众聚会讲论,给他们机会听道。使徒保罗不赞成信徒“谨守日子,月分,节期,年分”,是怕他们以为可恃以得救,所以说:“我为你们害怕;惟恐我在你们身上是枉费了工夫。”(加拉太书4:9-11)简单说,是告诉信徒,不要回到律法的轭下。举例说:信徒应该在主日聚会,那是好事;但不能说非主日聚会就不能得救,一次失误就失去救恩。
  如果用今天的话说,守律主义是右倾;那么,反律主义就是左倾,把放纵当作自由。
  使徒保罗警告误解自由的教会:“你们蒙召,是要得自由;只是不可将你们的自由当作放纵情慾的机会;总要用爱心互相服事。”(加拉太书5:13)
  无疑的,哥林多教会就是犯了这样的毛病。使徒吩咐说:“凡事都要规规矩矩的按着次序行。”(哥林多前书14:40)
  这是说,今天最重要的,是建立礼的文化。
  古人有言:“礼之言履,谓履而行之也。”換句话说,信仰真理,付诸行动,就是礼。更強调说:“礼也者,理之不可易者也。”(礼记.乐记)意思是说,礼是不变的真理。不论是不是基督徒,都同意主耶稣所说的金律:“无论何事,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因为这就是律法和先知的道理。”(马太福音7:12)並不怎么难证明,谁也不愿人对自己无礼以待。这大概连回家问母亲也不必要,所欠缺的,也许不过实践。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起初神创造 ✍亚谷

谈天说地

苏俄一文一武援华 ✍于中旻

艺文走廊

施洗约翰的独白 ✍凌风

谈天说地

谁是中心 ✍于中旻

点点心灵

乡居琐忆 ✍余仙

谈天说地

从美国撤军阿富汗谈起 ✍林向阳

点点心灵

山林小径 ✍湮瀅

点点心灵

一尊能开口讲话的石像 ✍殷颖

乐趣飘送

纽奧良-爵士乐的搖篮 ✍应乐

谈天说地

殉道的心志 ✍余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