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心灵 ✐2015-01-01

失香的玫瑰

湮瀅

 

  花五美元,由超市买回一束玫瑰。深红色,枝叶挺拔,花朵开了八分,正是玫瑰花开最美的时刻。拿回家,将过长的花枝剪去,插入玻璃瓶,置於几上。预期花香满室,心情十分愉悅。将花瓶安於几上之前,我想先品赏一下玫瑰的甜香气味。咦?沒有香气?将花朵湊到鼻端再深深地闻闻,确实不香!奇怪?分明是一束新鲜玫瑰,怎么竟失了香味?像是一束塑料假花。触摸花瓣,的确是鲜活玫瑰沒错。
  张爱玲“恨海棠无香”。海棠花本来多数品种就是不香,玫瑰花香卻比它的美色更令人着迷。我后院中的数株玫瑰,盛开时香满半个庭院。当我走到一株盛开的玫瑰前,会不自觉地湊近花朵,来个深呼吸,享受那份甜香,顿觉身心舒畅。玫瑰的香与色配合,倍添娇艳可人。即使花谢了,将花瓣夹在书页中,翻开来仍余香袅袅。眼前这束盛开的玫瑰,竟了无花香,让我失望透顶,迷惑不已。
  上网查了一下,才知如今大量繁殖生产的玫瑰花,並非原生的真正玫瑰,而是在溫室中以人工培养,是玫瑰与蔷薇杂交栽培的新品种,可大量生产供应市场需求。但变种的玫瑰卻失去了香气,成为无香的玫瑰。面对这瓶失香的玫瑰,惘然若失,我不知该不该将它丟棄垃圾桶中。
  对於纸花与塑料花,我虽不喜欢但可接受,因已知它是假的,是徒有形式而无生命的花,当然不会预期它飘香。但对於一朵该有香味的玫瑰,卻因现代科技的介入,为大量生产而扼杀了它生命中的芳香,我根本不能接受。这是一种病态的玫瑰,一种比假花还更假的玫瑰。香味,本是玫瑰的灵魂,玫瑰失香不是等同沒了灵魂?面对这种偷天換日的恶性造作,是可忍,孰不可忍!
  走进蜡像馆,栩栩如生以蜡制成的人像,多半是已逝的历史名人。我们仰望那些塑像,是缅怀他们的人格,感受到他们轰轰烈烈的事蹟,而受到鼓励。我们並不会因为他们是蜡制成的,而拒绝接受。蜡像虽是假的,但人物生前的人格卻是真的。若眼前出现一个活生生的人,其言语笑貌,举手投足所表现的卻完全是假的,为骗取你的信任,以假意換真心,最是可恨。我们虽不很喜欢塑料制作的各种假花,但因标明为人造花,所以並沒有受骗感。今不小心买回了原本应有香有色的鲜玫瑰,卻毫无香味,受骗的恼怒,莫此为甚。
  一想到玫瑰,首先意识到它的芳香,然后才是色泽,或二者一同体现。花朵沒有香味,还能成为玫瑰吗?现代科技虽能大批制造玫瑰的外体,卻无法复制它的芳香。基因工程的发展,已由若干年前出现的复制羊,到今日已可复制出许多其他动植物。由於伦理的大关阻挡,眼前尚未出现复制人。但在不久后若出现了复制人,也不会让你我感到意外。但科技可以复制人的外体,卻无法复制人的灵魂,正如同我眼前这束玫瑰,有花的外貌,卻无花的芳香。
  玫瑰之高贵,在於它的芬芳,玫瑰不香,好比人沒灵魂;二者同样可悲。人在万物中最高贵,因有灵魂。灵魂所体现的是人的品德,诚信就是人最基本的品德。玫瑰一旦失去香味,便成了假的真玫瑰,令人厌棄。人如失去诚信,便成为假人,也会令人作呕。
  陈之藩多年前写了篇“失根的兰花”,传诵至今。兰花失根,是因为失去了土壤。玫瑰无味,则因为混淆了原来的基因,远比根失土壤更严重。人如失去了灵魂,成为行屍走肉,等而下之,又比失香的玫瑰更不如了。

本文选自作者著作岁月沉香:小书斋作文习字敘。
台北:道声出版社(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资讯:https://shop.taosheng.com.tw/goods/content?c_id=&g_id=1200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领袖的言语 ✍于中旻

谈天说地

最高领袖的倾倒 ✍于中旻

艺文走廊

大卫的独白 ✍凌风

谈天说地

作大丈夫 ✍亚谷

谈天说地

自由可贵 ✍刘广华

寰宇古今

吾哥窟(上) ✍国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