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心灵 ✐2012-12-01

一尊能开口讲话的石像

─王华亭校长的感人故事─

殷颖

 

  2012年9月26日,王华亭校长高耸的石像,终於矗立在“山东省胶州市第一中学”校园中,王校长右手紧握一本大型圣经,仍然穿着他那件胸前佈满破洞的黑长衫,刚毅不屈地屹立於广阔的校园中。


王华亭校长雕像

  王校长石像基座后方鐫刻着我为他写下的“纪念铭文”(见註),其中有“一袭黑衫,两袖清风”句,正是王校长刚直不阿清癯坚毅的剪影。其实王校长是我们望之生畏的人物,我曾写过一篇“一袭黑衫,一串钥匙”刻画他当年在学生心目中的印象;他手拎一串钥匙,远远地走来,便可以听到哗啦哗啦的钥匙声,同学皆闻之走避。高颧骨,光头,像貌威严,学生也怕他教的理化课程,他为“齐鲁大学”与“燕京大学”理化科系高材生,是吾邑傑出的理化教师,邻县与本县的学生相率投考瑞华,都是因为瑞华教学严谨,声誉卓著之故。但王校长在对新生讲话时,卻告诉学生:“你们今天考入瑞华中学,並非偶然,是神早已拣选你们要作祂的门徒,所以进入瑞华中学,第一件重要的事,就是要相信耶稣。”我听他的这段讲话,大约是在六,七十年前,但今天回忆他的声音仍如在耳畔,眼前之王华亭石像似乎又在重述他当年的训勉。
  “瑞华中学”是瑞典浸信会在吾乡设立的第一所教会中学,圣经列必修课程,如国文,英文,数学同等重要。每天的“朝会”由老师,校长等讲道,如同做礼拜,主日则规定必须做礼拜。学生一律住校,晚自习后,钟声一响,大家都到大礼堂跪在地上同声祈祷,祷毕齐唱“谦卑在基督腳前”,然后才回寝室就寝。
  我读“瑞华中学”是在抗战期间,胶县已沦为敌伪治下,煤油为军用禁品,民间只能用菜油灯。记得我们一人掌一盏小灯,走进漆黑的大礼堂,跪在地上祷告,然后再擎着这盏小灯回宿舍,像一队踽踽而行的小天使。
  王校长忠贞爱国,虽在敌伪治下,但拒受伪政府颁发的教材,拒绝日方派遣的日语教员,坚拒悬掛五色旗及太阳旗,八年抗战期间校院中的旗杆从未悬掛日伪旗帜,直到胜利之日,才又将国旗升起。
  校方为避免敌伪政府干扰,干脆将学校大门砌死,另在侧巷中辟一小门出入,並悬上“瑞华圣经学院”木牌,学生不穿制服,多半着长衫,胁下夹着书本进出,在当时蔚成一种风气。
日方並未放松管制,日军宪兵队后来终於将王校长拘押审讯一昼夜,校中老师学生都在大礼堂跪在地上流淚祈祷,后王校长终於获释,显示神手引导。
  校中每学期都举办一周“奋兴聚会”,国內名佈道家大半都被邀请到校中宣讲,其中如王明道,李继圣,谢保罗,董吉亭等皆为吾校讲员。聚会期间白天全天在礼拜堂中听讲,晚上则在学校大礼堂中举行祷告聚会,奋兴聚会期间属灵气氛浓郁,人人皆受感动;我亲见国文老师张誉庭受感涕淚交橫,鼻涕悬在胸前一尺多长。奋兴聚会讲员中还有一位田姓盲人佈道家,灵力充沛,口才便给,令人印象深刻。
  “瑞华中学”的智育与德育有口皆碑,但王校长最重视者卻为灵育,以引领学生信主得救为第一要务,他平日上课十分严厉,但他的另一面卻为慈父,对学生信仰最为关注,常常跑到学生寝室中跪在地上为学生流淚祷告,感人至深。
  教会学校的待遇不高,老师都十分清贫,但师资一流,有几位更堪称大师级,教史地的冯国政老师,上课从来不用课本,手持一节短藤与二支粉笔上课,中,外历史地理都在他的脑中,随手在黑板上书写讲义画地图,学生们稍稍留心听他讲授內涵都超过课本的记载,这些卓越的老师都甘愿留在瑞华,他校以高薪也挖不走。而二战期间,中,欧断讯,教会款项无法滙入,一段很长的时间,校长,老师都枵腹教学。但学生卻感不到老师们的困境;只知老师伙食团卻不如学生;老师们要吃顿白面馒头,只能湊一点钱买二升麦子,自己抱着磨棍去推磨。而王校长家中更时常断炊,有时只能买几个生地瓜,一家五口啃一啃,因沒有钱再买柴火煮熟。有些学生家长送米粮到王校长家接济,均为王校长峻拒,他生性耿介,从不接受学生救济。学生们在无奈之余,只好包一包馒头丟进他院中,王校长收到才会感谢上帝与家人食用,闻者无不动容,甚至落淚。
  王校长是一位严师,是一位慈父,也是一位好牧人,他证道精辟,深刻,句句扎入人心。
  我於1987年第一次回青岛,立刻去探望他,王校长罹前列腺肥大症,医院因他年长,拒绝为他开刀。他生活极端困顿,晚景十分悲涼;但信心坚強,更加爱主,见证感人。


笔者与王校长雕像合影
瑞华中,小学在胶州购置的校产极广,1949年“瑞华中学”停办,现在著名的国內重点学校“山东省胶州市第一中学”,在原址继续兴学,並在数年前決定要延续昔日之“瑞华中学”历史,与现在的一中承接为一百週年,我虽未能出席庆典,但接洽该校当时校长刘文正先生,告诉他第一中学既承接了昔日的“瑞华中学”,便应了解教会学校创设的历史,才可传承,建议将我以自传题材撰写的悲欢交集的镂金岁月第一部分节译为英文,以中,英双语文刊印我的镂金岁月七千冊,赠送该校师生阅读,使现在的一中同学能了解当初创设教会学校之精神,並约同数位耄耋之年的老同学夏明,胡宝山,与现任胶州一中的呂伟清校长,以及欧洲浸会代表任雪竹姊妹(Alice Rinell)等,共同为王校长筹建一尊石像,作为永久纪念。
  历经八,九个月的艰辛筹备及常一诺,许昌华等艺术家设计与制作,终於2012年九月二十六日在胶州一中校园中树立起王校长的石像,纪念这位艰苦卓绝,为教育奉献一生的人物,让他那一袭黑衫与一本圣经能继续“发扬爱心教育,传承瑞华精神”。我当天在典礼中也将这付裱好的对联镜框赠送给呂校长,代表欧洲浸会的任雪竹姊妹则勉励校方承接王校长的衣钵,如同当年以利亚先知将衣钵传授他的门徒以利沙先知,使胶州一中能传承昔日的瑞华中学。


笔者与老校友们於雕像前留影

  当天几位老校友都十分激动地出席了王校长雕像的落成典礼,其中有我同班的大陆科学院院士张福绥,九十五岁高龄的资深校友程玉华长老等,都乘坐轮椅而来,我柱着一支手杖,拖一条痛疼的病腿,反而相对显得逊色了。而朴朴风尘远自欧洲瑞典及美国赶来参加典礼的传教士后代中,一些八,九十高龄的耆老更为典礼凭添了浓浓的爱心,不少人相约日后天上再见,而王校长的雕像则要在地上继续为神作见证;他将向现在一中年轻的学子们继续传讲他爱心与信心的见证。

笔者见证

註:记念王华亭校长铭文
  华亭校长 教之菁英
  导我瑞华 巍立胶东
  培育英才 男女並重
  钟灵毓秀 誉满寰中
  教学严谨 惜爱师生
  灵智兼顾 校如家庭
  尊崇圣道 信仰笃诚
  侍亲至孝 兄友弟恭
  一袭黑衫 两袖清风
  风骨嶙峋 志节坚贞
  瑞华学子 感戴终生
  立像见证 荣归天庭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母亲 ✍刘广华

寰宇古今

亚洲人的西伯利亚怎样失於俄 ✍史直

谈天说地

望羔成羊—保罗的教会增长 ✍亚谷

点点心灵

不同凡响 ✍余卓雄

寰宇古今

亚力山大的奇蹟 ✍冯虛

艺文走廊

谈散文写作(一) ✍殷颖

艺文走廊

你想什么? 从罗丹雕塑说起 ✍亚谷

云彩生活

称心园艺:冷水花 ✍余暇

寰宇古今

从煙台葡萄山说起 ✍史述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重遊北京 4 ✍郭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