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心灵 ✐2010-11-15


云海秋山

音凝

 

  来到金山经月,每晨到松下去享受森林浴,踏着珍珠似的白露走上山巅,眺望剪贴在海上的金门桥,与长桥彼岸的群山,以及山麓下面的臥波,而风物总是那么清晰,每一个方向都像是月历上精印的风景画。沿山崖一路走上走,松涛飒飒,海不扬波。晨间的遊人稀少,偶尔有一个晨跑者,气喘吁吁地由身旁越过,也无损於山水的靜谧。我多么期盼云雾能来调整一下画面,增添几笔朦胧。
  今晨登上山崖,林间便显出有些異样,当我一步走进松林,视线便立刻为云霏封住了。眼前的能见度只有数米,树与树之间只见白茫茫的一片。每一枝松针上都悬着一颗晶莹的水滴,当松针负荷不了水滴的重量时,便不断地落在地上,也冰冷地滴在我的脸上和颈上。这一大片松林与我自己都浸在涼云中,若非我十分熟悉山林间的每一条小径,几乎失去了所在,“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了。由云林中摸索着走上山顶时,隐隐约约地可以看出艺术博物馆的屋顶,像是空中的楼阁。馆前广场上一座橫枪跃马的铜像,在云雾中作势欲飞,但庭中罗丹的思想者卻在雾中消失了。这整片山林在云雾中換了一幅景像,林木好像在云中游走,乍隐乍现,忽晦忽明,极尽变化之能事。云可以带着树行走,这是我以前从来沒有经验过的。

  置身在云彩里,才能真正体会出吞云吐雾的感觉,吸一口涼云,顿觉身子好像要飘起来。而浮在云中的树叶,更能显出它朦胧的美。松叶的翠绿被白云渲染之后,好像晕开在纸上的水彩,颜色随着云的飘移而流动,颇有现代画的韻味。
  日光由林外射入,卻无法穿透云层。相持了许久,云雾才开始撤退,在一盏茶的瞬间,满山的白云都退到海上去了。由山头上望下去,啊!好美。整个的海面都被白云填满了。金门桥上余下了两个桥柱的顶端,海对面的群山也被云雾包围了。白云几乎浸到山顶,露出的几笔淡墨,完全是米芾的笔法。群山好像浮在云中,忽高忽低,时出时沒,这一片沉重雄奇的山岳,好像忽然失去了重量,山峰随着白云在浮动,恰似海上的浮冰。现代我不能不叹服造物者这枝神奇的画笔,看来祂写的山水都沒有定稿,随时会改变创意,轻挥彩毫,一幅工笔的山水立刻換成写意的泼墨。原来云雾是祂笔端的奇兵,在指顾间能即兴完成一幅新作,又能在不知不觉中还它以本来的面目,而丝毫不留下痕跡。
  我曾看过阿里山的云海,洶涌如波涛,在山峰间击撞流动,勾心斗角,变化诡奇。但这里的云海卻是一片纯淨的飞白,它充满了海面,而凝止不动,卻会慢慢地涨上来侵沒了群山,再从容地将山头一峰一峰地吞吐。你甚至会担心这一大片山水都会被白云销融了,最后在画面上只留下一大片空白,省卻了所有的笔墨。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相见的渴望 ✍于中旻

谈天说地

看!现今的美国! ✍林向阳

谈天说地

使徒保罗的榜样 ✍亚谷

谈天说地

借贷的智慧 ✍于中旻

点点心灵

我们来谈天(十八)天下一人 ✍余仙

艺文走廊

所罗门的真智慧话 ✍凌风

点点心灵

我们来谈天(七)天上的选召 ✍余仙

寰宇古今

智者失道 ✍亚谷

云彩生活

简易食谱:煎鲑鱼 ✍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