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心灵 ✐2010-09-01


海韻

吟萤

 

  金山的青年夏令营邀我去担任一次专题演讲,使我有机会一遊这海滨的消暑胜地。
  金山的海水浴场,是一个极出色的夏令营地,在沙滩上,松林中,有数栋大型的营房,可供团体居住。此外也有几座小巧玲珑的房舍,散置在海滨的松林里,如童话故事中的彩色插图,美极。
  凌晨,我迎着海上的朝暾,踱在每一条细沙的小径上。不时有松针与露滴被海风搖落。隐藏在高涨的水银柱后面的“秋天”,虽然在午间仍然被夏日的燠热统治着,但在凌晨的轻寒中,毕竟已使人接触到秋的指尖。特別是在这敏感的海滩上,冷冷的海风,与激越的涛声,已奏出了秋的序曲。而我的心灵,也随着我的腳步,踏实在秋的泥土里。我由沙径上检了一枚松针,握在手中,悄悄地向海滩走去。

  一片郁郁的蓝,写出了清秋的海韻。朝阳已由山后升起,探出了无数条光臂,拥抱着海滩。海风飒飒,吹满了我的衫袖,也吹乱了我的头发。我踏着细软的沙滩走到海边,几个浴场的工作者,正拥衾高臥在沙滩上,枕着海风入眠。也许还在做水手的梦吧!我沒有惊动他们,我佇立在海滩上,望着白色的浪花出神,海浪像一排排穿着白色铠甲的中古骑士,英勇地冲向海岸,前仆后继地用它们蓝色的血液,沿着沙岸的涟漪,写下了它们壮烈的史诗。前面的一排仆倒了,又一排战士呼啸着登陆,他们这英勇的行动,激起了我心中的敬意,我肃立在沙滩上,向这些无畏的勇士们致注目礼。
  我抬起头来,发现海天凝接处立满了一排排的云树,透明的乳白色,玲珑如珊瑚,靜靜地立在那里,朝霞的嫣红与海水的碧蓝,都无法感染它们,远远看去,是那么纯白纯白。
  早晨的海上沒有渔帆,也沒有海鸥,只有一片汪汪的蓝,白色的浪花叩着沙岸,好像琴键被一只无形的手弹奏着,时而似李斯特的狂放,时而如萧邦的细腻,我知道那是造化者的手所奏出的海韻,一片清越盈耳的铿锵。
  靜靜的海滩上只有我一个人,朝阳在沙滩上为我写下了一条瘦瘦长长的影子,我感到很孤独,但在一瞬间我忽然体会到我从未有过的丰富。我独自拥有了这一片碧蓝,一天云树,新绽的朝日,与这清秋的海韻。我不自觉的低下头来感谢造物主的赐予,我发现我的眼睛是潮湿的。
  左边沙岸的尽头是一座绿色的山崖,旁边有几栋简陋的小木屋聚集在沙滩上。屋旁散置着几只渔船,如画面上的靜物。这幅靜美的画面,吸引了我的腳步,我沿着海边走过去,这条沙岸很长,我足足走了四十分钟,阳光在我前面绘了一条长长的投影,我在身后留下了一行浅浅的腳印。四周出奇的靜寂,我好像行在一条原始的海岸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我脫下鞋子,赤足走在湿湿的沙滩上,浪花涌上来舔去了我留下的腳印,好像我在稿纸上涂掉了一行歪科的诗句。
  当我再抬起头来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奇蹟:我本以为无人居住的小木屋中,竟走出了一簇渔夫,抬着一卷长长的鱼网。另外有几个人用木杠抬着渔舟往海边走去,呵!原来他们这么早就要到海上去作业了。我停在沙滩上,看着这幅靜的画面,转变成一幅动的画面。平坦的海滩上,好像出现了一群蠕动的蚂蚁,他们簇拥着将那只木船推进海中,然后将那只巨大的鱼网拉到水里去。我原以为他们要迎着旭日扬帆而去,意外的那只木船牵着鱼网在水上划了一个极大的弧形,仍然停在岸边,将网口收在沙滩上,网上的浮木漂起来,数十个人团团围着鱼网,浮动在海水里。远远望去,好像数十个小圆点。恰似一群水手,手拉着手,在海上围成一个大圆圈子跳圆舞。我慢慢走近,才看出他们在努力拖着鱼网往岸上拉,无数只酱紫色的膀臂,绘成一幅力的画面,一幅和谐的健与美的构图。他们在沉默而努力的工作着,除了拉网的嘶嘶声,与海涛的呼啸,再听不见別的声音。我忽然发觉我独自孤零零地站在海滩上,作为一个旁观者,我破坏了这画面的美。我感到很窘。我直觉应该参加他们工作的行列,於是我走过去,在网边找到一个空位,参加进去。沒有人阻止我,也沒有人说一句话,大家都在弯着身子用力。沙滩上踩满了深陷的足跡,但我看到每一个人的脸上都闪耀着希望与欢愉的光辉。
  拉着,拉着,我看到自己额上的汗珠如雨滴般洒落在沙滩上。在这一群健壮的渔人面前,我显得太渺小了。我颤动的双臂,苍白而无力,但我心中卻充满了兴奋的喜悅。忽然在拉网的行列中,爆出了一声孩子的欢呼:“啊!鱼!”原来在逐渐收缩的鱼网中,水面上满是跳跃的鱼,映着朝日,闪亮如水银,拉网的人们也随之爆出一阵欢呼,每一条手臂更加上气力,最后鱼网终於拖离了水面。大家都靠拢过去,许多小孩提着蓝子到网边来捡小鱼,鱼网张开,响起了一片鱼身的攒动声。网中捕获了一大堆银亮的鲜鱼,急骤地掙扎跳跃着,人们开始用竹筐盛起来,每一张流汗的脸都沉醉在收获的喜悅里。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分享收获的喜悅,我兴奋得几乎跳起来。我试了几次,才在网中捉住了一只蹦跳的活鱼,我将它握在手中,觉得那么真实,心中有说不出的满足与激动。
  我握着这条鱼踏进了海水,澎湃的浪花涌过来,打湿了我的裤腳。我将握鱼的手潛在水中,然后再抬起来,我忽然觉得我十分愚蠢,造物主将整个大自然完全予人欣赏,而贪得的人卻紧握着一条小鱼沾沾自喜,为满足自私的“捕获”的慾念,而剝夺了另一种生物的生命与自由。这种愚蠢的举动,破坏了大自然的和谐,也破坏了美。我随手将小鱼还给大海,它急骤地随着碧涛逸去。我心中感到释然而欢愉,身上顿觉轻松了许多。默听着涛声的节奏,好像大海的祈祷。我低下头来,踏着海韻的旋律归去。
  我感到一种迷失:我迷失在这郁蓝的海韻里。
  我满足於这种迷失。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归回田园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5.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心康身健 ✍于中旻

寰宇古今

1959年,记忆中的吃月饼 ✍北郭居士

谈天说地

两把火 ✍亚谷

点点心灵

我们来谈天(二十)天家乐 ✍余仙

谈天说地

整肃与炼淨 ✍于中旻

艺文走廊

狮口的见证 ✍凌风

寰宇古今

奧古斯丁 ✍余仙

谈天说地

奴役制度与美国內战 ✍亚谷

谈天说地

什么是大罪 ✍于中旻

谈天说地

问与答:关於以色列 ✍文中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