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09-07-01


“全球化”使世界末日提前报到

殷颖

 

  “全球化”为今人引以自豪的“成就”,由於现代科技之超速发展,已将我们居住的这个地球缩小了。航空业使昔日仅靠舟车,要成年累月之行程,缩为朝发夕至。卫星的电子通讯更能将世界各地发生的新闻,在分秒之间传遍全球。因此地域文化之区隔,均相对減缩。全世界都能紧密地连在一起。从前遙不可期的距离,都已消弥於无形。所以从前巨大的地球,今日已变成了一个地球村了。


画家笔下的巴別塔

  其实人类这种想法,要结合融铸在一起,共谋发展的愿望,古已有之,而且这种愿望几乎达成,那便是“巴別塔”之建造;当时的人语言相通,极易团结,便決心要建造一座城与一座塔,使塔顶通天,以传扬自己的名(创世记第十一章)。若非神变乱了人的语言,使彼此无法沟通,使所建之塔功败垂成。若能成功建构,其结果便会因人之叛离上帝,早已覆亡。如今在伊拉克境內尚可找到昔日“巴別塔”的遗址,可作为今人之鑑戒。
  今人所建构的航空航天事业,可上达月球,可观测一些星球的实況,便是继承了昔日“巴別塔”时人未竟的意愿。而今“全球化”的“成就”,更可以傲视古人,使全球的六十余亿人口,可以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人定胜天的理想,已跨进了一大步,成为可傲古人的志业。这些“成就”确实为人类带来了许多方便与财富,促使世界空前的发展与繁荣,但这种“全球化”的无法阻挡之势,卻也为人类带来了巨大的災难。而这些毀灭性的災难,人根本难以阻挡与抗拒,只能眼看着让我们所居住的这个地球加速走向灭亡,使世界末日提前报到。痛定(其实才刚刚开始)思痛,与人类由“全球化”获得的利益相较,是得不偿失,且得失完全不成比例。这些毀灭性災难,以人类目前的能力,根本无法自救。这不禁使我们想到,当初如果神不阻止“巴別塔”的建造,人类便早已在这个地球上消亡了。


如今在伊拉克境內尚可找到昔日“巴別塔”的遗址

  “全球化”为人类直接与间接带来的災难,主要的有以下几种:

一.地球暖化带来的天災与环境破坏

  全球化最主要的动力是靠工业的超速发展,而世界几个超级工业大国几乎已耗尽了地球上可用的能源。在制造工业产品时所排放的二氧化碳将地球的溫度不断升高,溫室效应的结果,则造成地球的暖化现象,使两极的冰帽逐渐销融,冰架相继坍塌,海水不断增高,许多岛屿都将沦入海中。由於地球溫度的增加,导致的台风,水災与旱災正在肆虐世界各地,进而造成地震与海啸,在一瞬间可以夺去数十万人的生命。由於生态的严重破坏与失衡,许多动植物都濒临灭绝。而工业的废气废水也将空气水源污染,举世已很难找到清洁的空气可以呼吸,纯淨的饮水可以维生。人类因此罹患了许多怪病与不治之癌,且超速恶化,医药无效。多少生命都在危殆死亡之中。


地球暖化使两极的冰帽逐渐销融

二.“全球化”使新病毒扩及全球

  “全球化”使全球六十五亿人口在同一时间內相互传播,全球人口几乎是同一脈搏,同一呼吸,乃至同一命运。举世人类都粘在一起。而由於工业后遗症所制造的各种污染,在世界各地陆续发生,並且迅速蔓延全球,无人无地可以倖免。在往昔虽也有过可怕的黑死病,但多半集中在一个地区,不会无限地向外扩散;如某一地区发生了瘟疫,将这个地区封锁了,便不会外传。可使疫情在一个地区內局部化。但如今世界早已“全球化”了,交通便捷而频繁,疫情便不可能再被局部封锁,一旦有了疫情,便会迅速传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近几十年来所发生的疫情,如几年前的“非典”(SARS)与禽流感(H5N1)以及新近的甲型流感(H1N1),无不所向披靡。由高科技的国家到落后的地区,瞬间都会沦陷。而此类新病毒的产生正方兴未艾;为人类造成的恐惧比恐怖攻击还要可怕,而此皆拜“全球化”之赐。

三.“全球化”造成全球的经济大災难

  南亚的大海啸夺了数十万人的性命,但由去年(2008年)爆发的金融大海啸,卻能在瞬间席卷全球;使今日全球的六十五亿人口,无人不受其害。以往如世界某地区发生经济衰退,多半限於一隅,如1930年代美国的经济大萧条,仅仅限於北美地区,最多使附近的少数国家受到波及。但对世界其他地区的影响便十分有限,但如今世界已“全球化”了,纽约华尔街(Wall Street)大亨们闯下的金融災难,便会立刻扩及全球,使人人受到危害,无人无地可以倖免。“全球化”的人造怪兽一发威,举世在顷刻之间便会为它吞噬。

四.恐怖攻击“全球化”

  “全球化”最早向举世掷下的一颗炸弹,始於2001年911的美国世界贸易大廈的恐怖攻击。此后防恐的口号便传遍了全球。原本只发生於中东地区的人肉炸弹自杀攻击,自从纽约的双塔高楼在举世注目之下,被攻击爆毀之后,防恐已成为全球的课题。接着便是连年在中东地区,迄今仍在进行的阿富汗,伊拉克战爭,举世之人无不受其影响。无论您在世界任何一个机场中登机,所受到的严密防恐检查,都会使您产生一定的心理压力。而人肉自杀炸弹,也随时会在世界任何一个地区引爆,血肉橫飞的场景,也随时会在不定时不定点发生,“全球化”已使举世活在恐怖阴影之中。

结语

  由“全球化”引起的災难,使我们想起了“叶公好龙”的故事;新序杂事中提到叶公子高好龙,以钩写龙,以凿写龙,将其居室也雕上龙文,好龙成痴。便引起天龙下来显身於叶公;天龙在其门前出现龙首,在室中显示龙尾,叶公见了真龙便五內无主,棄而走避,且失其魂魄。新序杂事中记述:“叶公非真好龙也,好夫似龙而非龙者也”。叶公根本不知真龙之模样,他平日所好龙者是他自拟的似龙非龙的臆测之图。一旦见到真龙出现,便吓死了。世人企求的“全球化”,原以为好处多多;远自始祖们,在筑“巴別塔”时,便为自己描绘了一幅美丽的图像。等到今天人们使其实现了,才知“全球化”的真像。它根本是一个人所不能控制的恶魔与怪兽,它虽为人类带来了不少经济效益,但其后患卻贻害无穷;使今天举世之六十五亿人口,都在这个巨兽之前战慄恐惧,不知何以自处。
  “全球化”是物质主义的结晶,好像当初亚当在伊甸园中伸手摘食的禁果,一旦服下,死亡立至。当全球人类在凭恃人之有限智能向此目标冒进时,早已将神的诫命与律例拋诸脑后了。要群策群力,便能人定胜天。但当人类闯下这个大祸后,卻无法善后。今天举世的六十五亿人口,若能及时悔改向神认罪,俯伏在基督恩典的十字架下,仍可得到拯救。只有十字架的救赎,才能力挽狂澜。除神以外,別无救法。“全球化”当然也可以使福音信息在瞬间传遍全世界,更可在同一时间让举世的信徒,一同向上帝祷告。呼求救恩的赦免。亟盼今日的教会能及时反省,善用不多的时间,向全球传扬福音以拯救失丧的灵魂。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起初神创造 ✍亚谷

谈天说地

从美国撤军阿富汗谈起 ✍林向阳

谈天说地

谁是中心 ✍于中旻

艺文走廊

施洗约翰的独白 ✍凌风

点点心灵

乡居琐忆 ✍余仙

谈天说地

苏俄一文一武援华 ✍于中旻

谈天说地

溫和 ✍于中旻

乐趣飘送

杜兰朵歌剧 ✍刘广华

寰宇古今

我们与印地安人 ✍史直

谈天说地

称义之道 ✍于中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