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古今 ✐2009-01-01


创办金陵大学的文怀恩博士

曲拯民

 


文怀恩博士 Dr. John Elias Williams, 1871-1927

  暗室之后的作者蔡苏娟女士在世时,曾多次谈到Dr. John Williams创立金陵大学的事蹟,在她谢世后,我在宾州请托当地的图书馆员,查找金陵大学创校史;几经辗转,才自耶鲁大学图书馆借到一本John E.Williams of Nanking,只限一周,阅时曾略作笔记。
  文怀恩博士(Dr. John Elias Williams, 1871-1927)的祖先是威尔斯人,於三代前移民美国。文怀恩於二十八岁结婚后,夫妇受长老会支持差派前往中国,於1899年(清光绪二十五年)抵达上海,至於将往何地工作,则胸无成竹。时蔡苏娟女士年仅九岁,家住南京。
  他夫妇到后不久,即前往苏州,参加那年九月的华中各地基督教宣教士会议。事属湊巧,会中遇到蔡女士谊母李曼女士的父母李曼牧师夫妇。他们当时工作於南京,相谈之下,他们建议文怀恩夫妇到南京兴学,理由是中国为历史文化悠久之邦,人民多宗信佛教或道教,根深蒂固,复因受列強不平等条约束缚,排外情绪澎湃,基督教之传佈进行迟缓,不如以兴办现代化教育为初阶,然后徐求开展。文怀恩夫妇遂从其建议,会后前往南京,就住在李曼家中,至少半载。以后移出自住,据当年访者报称,李曼夫妇租住一所中国式民房,四壁与屋顶之间多间多处透风,冬季甚冷。


王正廷

  次年,正逢庚子义和团之乱,文怀恩夫妇随各地西侨同去江西牯岭暂避,继去日本。1901年,辛丑和约订立,夫妇返回南京。此时他们华语基础已具,遂先设立了小学,后创中学,名为益智书院(Presbyterian Academy)。1907年返国休假,途经日本东京,在中国基督教青年会协助总干事王正廷(1882-1961),工作於中国留学生中间。(那时,东京区有中国学生一万多人。)余暇则去参加兴中会召开的爱国演讲,也结识了孙中山先生。是年,王正廷赴美留学,先密西根,后耶鲁大学;文怀恩一家与王正廷同船。
  文怀恩因积劳成疾,医生嘱他暂时中止工作休养;因此他抵美后,在乡下劳动三个月。康复后,到美国各地演讲,专为筹设大学劝募捐款,结果非常成功,得各地长老会及北长老会国外宣道部支持。
  1908年,文怀恩一家返回南京,在汉西门及鼓楼中间高处置地兴建筑。董事会和建筑委员会附和他的主张,将校舍包括礼拜堂全部建成中国宮殿式,名为金陵大学(今南京大学)。


金陵大学正楼


大学礼拜堂

  1910年,金陵初设校时,在文理两院之外,还设有专为西方学生习中国语文,历史的语言学院。但金陵蜚声中外的卻是农学院,创於1914年,后与美国名学府康奈尔大学结为姊妹校。次年(1915年),医学院与护士职业专校也成立了,惟医学院於1917年併於新成立的齐鲁大学;当时合併的还有汉口医专及北京协和医专的部分学生。
  金陵大学虽为文怀恩所创,但他存心让贤,又因时常奔波於中美之间,无暇顾及学校行政,而甘心屈就副校长职。惟他那真正敬神爱人百折不挠的精神,卻见於他救災的工作。
  华中各地曾两度遭受天然災害,都是文怀恩本人亲赴美国,劝募账款。1911年,募款十一万银元;1922年,募款七百余万美元,有数十万災民受益,金陵大学是两度赈災的工作中心。正是由於他见义勇为的作风及感召,金大农学院始产生了。
  事缘1911年,豫东各地荒旱。災黎涌入南京,乞讨求生,扶老攜幼,一时逾四万人,嗷嗷待哺,不但其情可悯,且有损市容及治安。金大有美籍数学教员裴义理(Joseph Bailie)其人,向校方请求,将校园余地拨出,由他亲身领导难民破土而耕,种植蕃薯及各种豆类;又请准政府,将紫金山区荒地约二千亩开垦,捡出大小山石为材,沿坡筑路,並搭盖简单的农舍於山坡上下,以工代赈。结果数千人倚此为生。1914年,鉴於农业於中国之重要性,遂创设农学院。


农学院大楼(裴义理纪念堂)
一度为西人避难所(1927年三月二十四日)

  金大校舍曾两度为中外人士的避难所,难民中包括蔡女士的家人。1913年,是辛亥以后的所谓“第二次革命”,在南京市有多日巷战和肉搏,无辜平民死亡四五百人。第二次是北伐时期,国民革命军入城前后数日之间。
  1926年末,革命军自广东北上,到长沙时,将有“耶鲁在中国”的湘雅医学院烧毀。此种反洋反教的气氛,使金陵大学教职员开始担心本身的安全;当时南京市的治安也不稳定。
  1927年三月二十三日,国民革命军在南京城外获胜;下午进佔紫金山及雨花台,市民以为将有巷战,纷纷离城逃命。南京一带原为北军苏督孙传芳及鲁督张宗昌的军队共同驻守,北军自感势弱,求助於东北军张作霖;东北军先一个月入城,即行霸佔民房,強拉民伕。居民惶惶不可终日,富有者逃难他去,商店上锁,米店关门,有待救济的贫民约八千人。
  二十三日彻夜枪砲声不停,市民和衣而眠。二十四日天未明,美侨妇孺一百七十名,经美国领事安排撤退至下关,登上美砲舰OrestonNoa暂避。黎明,北军开始渡江北退,南军开进城西南及鼓楼区。金陵大学位於鼓楼之西,首当其冲。文怀恩与同工们登上金大之了望楼,只见远处入城南军骑马之先锋,高擎青天白日旗,心中无限欢欣,准备相约教职员一同出走校门列队欢迎。
  那天早晨,文怀恩去医院探视了病人,再参加早祷会,与校园巡夜的人交谈。此时入城的南军,军纪荡然,任意进入外侨民宅抢劫放火。先有英领署被侵扰,继有日领署被捣毀,日本卫兵被殴打而逃。这些都是金大教职员亲见,但未出现於报章。俟金陵大学住宅区被侵扰后,文怀恩与西人一行共七人出外察看,即为枪兵拦住,並被強行搜身,旁观军人向天鸣枪示威,高喊:“打倒洋鬼子!”“打倒帝国主义!”结果,七人的钱包,金笔,表等物,都成了国民革命军的战利品。文怀恩用华语向劫夺他的人请求说:“给我留下这表吧!它不值什么钱,是母亲给我的纪念品啊!”所得到的答覆是对准他脑门开了一枪。文怀恩应声倒地,与世长辞。
  为这次在南京的暴行,美国领署向本国请示应付的办法。同日下午有了答覆:江面上的美舰两艘与英砲舰向西侨集中区及金陵大学所在的鼓楼区发砲,以示警告。这就是史家所谓“南京事件”的来源。吳相湘在其所著第二次中日战爭史上记了一句:“北伐军在南京与外国人冲突。”据蔡女士说,南京事件发生时,有七名洋人丧生,可能包括一名失蹤的日本人。当时南京的日侨,也受到相当的损害。
  文怀恩博士被杀的消息,震惊中外,京沪一带更是如此。各界纷纷致书信或电报,慰问夫人及家属,对中国驻美公使施肇基及美国国务卿凯洛表达遗憾,致哀敬的民间组织在五十以上。文怀恩博士生前的好友王正廷,以后作了国民政府的外交部长,特为他撰六百余言的墓铭。
  我迄今存有一幅影印照片,日期为1929年三月三十日,可能是文怀恩博士葬礼二周年纪念日。王正廷由中国驻美使馆祕书作陪,前往墓前敬献花圈,並摄影於碑侧。那时,王正廷已由外交部长(1928-1929)调任驻美大使,这可见当时政府对中美邦交之重视。


前外交部长后驻美大使王正廷(中),与同僚立於文怀恩墓碑之旁。

  自1924年至1927年三月,日本若槻內阁的外务大臣是币原喜重郎,一向对中国的內爭採取观望与不干预政策,而素来同情中国也是孙中山好友的犬养毅,亦为此时內阁阁员之一。中国史家说,在这段时期中日之间並无不愉快事件发生。
  1927年三月二十四日的南京事件后,同年四月初,日本政友会总裁田中义一,对若槻內阁及币原外相发动了无情的攻击,结果內阁倒台,田中当政。四月二十日,田中组成內阁,自任首相兼外务大臣。同年七月,日本出兵山东阻挠北伐。此后中日关系进入新的一页。南京事件是中日两国历史改变的标识,也改变了世界史,是不幸的,悲惨的;它也伏下了十年后(1937年十二月)南京大屠杀的导火线。这实在见仁见智,史家难作定评。
  文怀恩博士殉难时,蔡苏娟三十七岁。由於她与谊母在京沪间的工作,以及李曼老牧师夫妇与文怀恩博士的旧谊,她与文怀恩夫妇也保持着友谊上的往来,因此半世纪前的往事仍能娓娓道来。本文仍多取材於John E.Williams of Nanking
  文怀恩博士在华从事传福音,兴学,救災,建设等多项事工,凡二十八年,期间往返奔波於中美之间十余次。除去返国募捐,购置,物色人选等,在华工作约二十年,对中国宗教教育与学术上的伟大贡献,影响深远,垂之青史。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艺文走廊

扫罗王的独白 ✍凌风

谈天说地

相爱 ✍亚谷

谈天说地

从世纪船难谈见死不救 ✍林向阳

谈天说地

两家斗爭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大同社会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复活主的三现 ✍凌风

谈天说地

无口袋的制服 ✍余卓雄

谈天说地

聘牧记 ✍于中旻

寰宇古今

缪素筠 ✍于中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