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08-10-01


以色列与国度观念

亚谷

 

  古希腊的一位哲人说:“人不能踏进同一道河两次。”因为河水随时间流逝,正是“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並且挟沙石俱下,当人再次踏入河中的时候,已经不是同一道河了。可惜,一直有人坚持只认招牌,以为地理名词,就是实际。
  那么,当前的以色列,可以称为“复国”吗?
  我们该看看主人自己怎么说。现在的以色列政府,自己说那是“建国”,並不称为“复国”。
  犹太教的保守派,或说敬虔派,並不承认是“复国”;因为沒有大卫的后裔坐在宝座上,也不是所有支派都归回。所以他们不承认现政府,以为那是人的作为,並非弥赛亚降临。他们所仰望的,是神“要将以色列人从他们所到的各国收取,又从四围聚集他们,引导他们归回本地…成为一国,有一王作他们众民的王。”(以西结书37:21-22)
  只是有部分基督徒,特別看到在英国和美国支持下,那古老的巴勒斯坦土地上,出现了一个有组织的政府,並且满有效率的,就一廂情愿的承认他们,以为是预言应验;更进一步,连他们的缺陷也视而不见。半个多世纪以来,美国倡导人权,而仰赖美国支持的以色列,卻常严重违反人权。美国犹太人虽然不是那么多,但掌握经济;政客们对钱囊特別敏感,知道为政之道在於不得罪巨室,那么就得放棄说公道话。

  今天,到圣经地区遊览的人,只要张开眼睛,不能避免的,就看见巴勒斯坦人受压迫的可怜情況:即使有以色列国籍,也不能免除歧视;基督徒更不必说了。巴勒斯坦人尽多基督徒,远比犹太人为多;但那些去旅遊的基督徒,好像从来不知道他们是主內的肢体,不去探望他们,不去与他们一同聚会。这似乎不是自然的事。
  不久前,美国前总统卡特(Jimmy Carter),指责以色列政府,阻断迦萨地区人民的生活供应,以为是违反人权。卡特是政客中少有的诚实人;现在身无公职,更可以讲诚实话。以色列政府则因迦萨的巴解游击队分子,向他们发射飞弹,危害国家安全,必须予以惩处。以少数人的作为,而集体惩罚所有的人,这可算不得公义吧?
  在弥赛亚国度里,是以公平公义统治。自称与弥赛亚同一血统,或等候弥赛亚的人,至少也该有些相似吧?
  在犹大亡国以后,以实玛利自恃是远房的宗室,有权操纵国事,就纠合暴徒,杀死巴比伦王立为省长的基大利,肆意屠杀人民,罔视人权。结果,自然为残余的人民,带来长久的災难。(耶利米书41:1-15)以实玛利固然罪无可逭,那些盲目跟从他助纣为虐的人,也负有责任。
  连不信神的人,也以人权为自然律,必须尊重。信神的人,更应该知道,神的旨意是尊重人权,因为人是神照自己的形像造的,不仅不可任意杀害,也不得无故迫害奴役。
  以色列是否有权违反人权?
  圣经旧约时代的先知,严厉指责他们自己国家的罪恶,社会不公义的事实,无畏无惧,忠心传神的信息,不怕谁指他不爱国,也不在意於博取人民的称讚。他们真是嫉恶如仇,卻並不是什么人民公敌,而真是神的仆人,以色列的诤友。只有假先知,才君王喜欢什么,就说什么,仿佛量身订制,及时供应。
  今天的政客们,也是同样货色,把以色列当作是神的选民;其实,神的选民,与当权的政府,並不是一回事;不论现政府作些什么,都予以支持,或视而不见,以为那就是“传统友谊”,实在是愚昧的,不义的。
  谁是“选民”,或“真犹太人”?第一世纪的使徒,回答这问题说:

外面作犹太人的,不是真犹太人;外面肉身的割礼,也不是真割礼。惟有里面作的,才是真犹太人;真割礼也是心里的,在乎灵不在乎仪文。(罗马书2:28-29)

  神的国降临,是神子民共同的盼望。但在弥赛亚国度里的人,是真正属祂,心灵更新的人,才是神的选民。神的选民,必然像神,在地上施行公义。政治领袖,更必须施行公义。
  按常理来说,树正影子也正,树斜影子歪。圣经说:“公义使邦国高举。”(箴言14:34)弥赛亚国度必不能不是公义的国;因此,国度的影像也必不可缺公义。圣经说到教会的原则:“神的国…只在乎公义,和平,並圣灵中的喜乐。”(罗马书14:17)任何相信神国,盼望神国,属於神国的人,而不行公义,是说不过去的。
  我们仍然要继续祷告:愿主的国降临。阿们。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南丁格尔 ✍林向阳

艺文走廊

约拿单如是说 ✍凌风

谈天说地

好的使者 ✍亚谷

谈天说地

父亲的公义与兼爱 ✍于中旻

云彩生活

称心园艺:圣诞玫瑰,铁筷子 ✍余暇

寰宇古今

再访天镜湖 ✍余仙

谈天说地

宗教改革的起源 ✍史述

寰宇古今

狼人,人狼,狼与人 ✍天涯过客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重遊北京 4 ✍郭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