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心灵 ✐2008-08-01


悲欢交集的镂金岁月(十二)

我受益最深的三位国文老师

湮瀅

 

  我由小学四年级开始,便喜欢国文与作文。小学五,六年级时,我的作文更常常受到老师的讚许。那时的国文老师,是一位年高德劭的老秀才张子谦先生。由於张老师年事已高,讲课时声量很小,坐在后面的学生听不太清楚,便不断有些小小骚动。张老师是天生的好脾气,很少责备学生,所以他的国文课总是一片乱哄哄的。我当时年纪比较小,坐在最前排,对他讲的课,听得很清楚也很能领会。我对张老师深邃的国学修养,极为崇拜,向往,礼拜六上午的作文课,便成为我最欢喜的时刻。但他常在我的作文簿上,批註“不可过於求高”,不断地提醒我。记得有一次,我作文簿上的评语是:“文如水流花放,蓬蓬远春…”,张老师还在课堂上公开朗诵我的作文,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得到的最高荣誉,毕生难忘。


瑞华小学及中学之国文老师张子谦先生

  张老师不但是一位饱学的通儒,而且是一位仁厚的长者,更是一位十分执着而忠实的教育家。他对每一位学生,都不厌其烦地阐释,教诲,现在回想起来,仍教我感动不已。记得在冬天寒假的时候,他特別为对古诗文有兴趣的学生义务开课。在北方的隆冬,天寒地冻,课室中又缺少取暖设备,寥寥几个学生,坐在空旷的大课堂里,手腳冻僵,读得相当辛苦。但卻能由老师浩瀚如海的国学知识中,一窥文学堂奧,那时我的心既火热又兴奋。直到现在,我还能背诵一些那时所学到的诗文呢。张老师主张:写文章要简洁雋永。犹记得他教的秋水轩尺牍中那篇“冬日谢赠火碗”:“承惠火碗,是念范叔之寒,而煦以伯鸾之热,饮和食德,每餐不忘矣,谢谢。”多少年来,每忆及张子谦老师,这则短简便浮现心头。
  第二位,是瑞华中学的张誉庭老师。这位张老师,据说曾选为贡生,有极丰富的教学经验,博古通今,除国文课本外,也教一些著名的杂文。张老师最推崇蒲松龄的文章,认为蒲氏文笔简洁生动,中国文言短篇小说,无人能出其右。他列举两文作为示范,其一为聊斋誌異中的“金和尚”。蒲氏描述金和尚出殡的盛況,堪称一绝,寥寥数语,便能将“看热闹”写得空前绝后:“倾国来瞻仰,男攜妇,母襁儿,流汗相属於道。人声沸,百戏鞚鞳,都不可闻;立者自肩以下皆隐,惟见万头攒动而已。孕妇痛急欲产,诸女伴张裙为幄罗守之;但闻啼声,不暇问雌雄;断幅繃怀中,或扶之,或曳之,蹩蹙以去,奇观哉!”
  其二为聊斋誌異中的“赌符”。这篇文章的绝妙处,在文后的“異史氏”对嗜赌者的评文。张老师慨言:赌徒读了这篇评论而仍不能戒赌,便真是无可救药了。

異史氏曰:天下之倾家者,莫速於博,天下之败德者,亦莫甚於博。入其中者,如沉迷海,将不知所底矣。夫商农之人,具有本业,诗书之士,尤惜分阴。负耒橫经,固成家之正路;清谈薄饮,犹寄兴之生涯。尔乃狎比淫朋,缠绵永夜,倾囊倒箧悬金於嶮巇之天。呵雉呼卢,乞灵於淫昏之骨。盘旋五木,似走圆珠。手握多张,如擎团扇,左觑人而右顾己,望穿鬼子之睛,阳示弱而阴用強,费尽魍魉之技。门前宾客侍,犹恋恋於场头,舍上煙火生,尚眈眈於盆里。忘飧废寝,则久入成迷,舌敝脣焦,则相看似鬼。迨夫全军尽沒,热眼空窥。视局中则叫号浓焉,技痒英雄之臆,顾汇底而贯索空矣,灰寒壮士之心。引颈徘徊,觉白手之无济;垂头萧索,始元夜以方归。幸交谪之人眠,恐惊犬吠。苦久虛之腹饿,敢怨羹残。既而鬻子质田,冀还珠於合浦。不意火灼毛尽,终捞月於沧江。及遭败后我方思,已作下流之物;试问赌中谁最善,群推无袴之公。甚而枵腹难堪,遂棲身於暴客。搔头莫度,至仰给於香奁。呜呼败德丧行,倾产亡身,孰非博之一途致之哉!


张誉庭老师为第一排左起第二位

  另一位国文老师,是石晓峰先生。石老师文采斐然,博闻強记。擅书法,有些恃才傲物。讲课时朗读课文,融入情感,手舞足蹈至忘我之境。他有时衣着的破长衫上满了补靪,状似乞丐;有时忽然西装革履,俨然绅士。同学多以为他怪異若癡,我卻能深深体会他的文心,受益良多。


石晓峰老师为第三排左起第三位

  这三位饱学的老夫子,均为当时的国学硕彥。王华亭校长便常常慨叹说:“这样的国学大家,死一个,少一个,恐再也找不着,遇不到了,同学们应懂得把握机会,好好学习。”
  离开瑞华母校后,我再也沒有机会亲炙这三位启蒙老师,而我之能略通文墨,並能执笔为文,卻是深受这三位恩师的栽培,感恩不尽。

本文选自作者自传悲欢交集的镂金岁月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04D/bookfiles-04D011.htm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艺文走廊

约拿单如是说 ✍凌风

谈天说地

父亲的公义与兼爱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好的使者 ✍亚谷

谈天说地

南丁格尔 ✍林向阳

点点心灵

图画活了 ✍陵兮

点点心灵

鸟鸣山更幽 ✍吟萤

谈天说地

新年新希望 ✍于中旻

点点心灵

“我渴了” ✍殷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