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08-06-01


饭碗爭夺战

亚谷

 


ASEAN 徽旗

  东南亚国家共同组织,称为“亚细安”(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 ASEAN),有个特別徽识:一束稻子;原因是这几个国家的人民,大部分以稻米为主食。
  米,是餐桌上的主要食品,一般家庭每年消耗量甚多;所以说到“饭碗”,大家都能领会是职业或生活的供应。米,也是辅助食品或饮品的原料,且有些成为工业原料。
  这几个月来,米的价格暴涨,引起了这地区的特別关注,其他物价以食用油领先,也随之上涨,引起了当政者适度的恐慌。
  联合国对於米价的狂涨,也极为着意。因为有些地区,人民生活困苦,是以米为主食,有米装满肚子,即无他求。所以米是主要救济物资。一旦米价暴涨,救济资金能夠买到的东西,实际就減缩了,成为严重的问题,许多难民能不能活命,可能导致政治局势不稳定。
  米价出了问题吗?确实如此。因为在年內米价就涨了一倍,二十一世纪开始只七年多,涨价五倍。产区稻米的減产,就算加上歉收,总不会达到那么高的比例。
  时间似乎是巧合,近年来石油价格的飙涨,也像是脫缰之马,腾跃千里。上个世纪末,原油价格还只不过三十美元;近来就报价近一百二十美元,涨的太有些离谱。
  米,作为基本食物,是需要弹性很低的,米价便宜,人不会忽然食量增加许多倍;因为食物对身体虽然有效用,但人贪吃总有个限度,一旦超过边际,就产生反效用,胀得叫你受不了。不过,人的贪心,是沒有限量的,数字的增加,对人有诱惑力。
  实在说来,抬高粮价,最大的祸源是人为因素。
  贪婪,使有些人不顾別人死活,乘机拼命捞钱,越多越好。不过,对於消费者来说,束紧腰带,只是一时不得已之计,束得不能太紧,时间不能太长,否则人民就活不下去了。如果经营粮食的人,忘记了还有仁慈那回事,就非出人命不可了。
  圣经很注重仁慈的原则。旧约律法记着说:“不可拿人的全盘磨石,或是上磨石作当头,因为这是拿人的命作当头。”(申命记24:6)这显明神的慈爱。古时的石磨,是日出磨粮食的工具,与民生有关。神特別吩咐祂的子民,借贷给人的时候,如果需要抵押,总不可把人家的磨也拿去,使他无以维生。当然,如果把人挤到无粮食可磨,可吃,是多么不可思议的残忍!
  当然,作各样生意,都是想赚钱,包括商品低买高卖在內;但操纵粮价,囤积居奇,是把人的生命当赌注,不顾人民死活,太不应该了。

  吃饭是人生基本的需要,中国有“民以食为天”的说法,是说吃饭太重要了。沒有饭吃,像天塌下来一样。或说,吃不上饭,就沒法活,就算天塌下来,也沒人管。历史上所有的造反运动,都是发生在饥荒老百姓吃不上饭,为了饭碗,不得不铤而走险。
  虽然联合国宪章,明文规定,“不虞缺乏之自由”,但那么多人吃不上饭的时候,提倡“人权”的国家,表示关心,只表面显示关心,实际行动还该有增加许多的余地。世界上強国的领袖,个人生在富裕的家庭,托父祖之荫庇,从来不知道饿肚子的味道,只拨点钱赈災,就算作事如春风了无痕。
  看,把粮价提高到人民买不起,他们还有什么不能作得出来?
  根据新闻报导:非洲国家,就有的发生缺粮暴动,当政者照例动用安全部队镇压,造成多人死亡。在肇事地区以外的国家作些什么?就算立即运到大批粮食,落到独裁的政府手中,不过是增加了控制老百姓的资本:不听话,就不给你饭吃!他们早就熟知,控制人的胃,是控制思想最好的办法。还有的表示,就是再来一次予以谴责的官样文章。
  另一个问题,是石油涨价。
  石油不仅是作汽车的燃料,也是发电和转动生产机器的动力,更且有农业的用途,甚至可以作纺织原料,作成衣服穿在身上,更重要的是,可以作肥料,用以增加粮产。用於农业,就不能用於工业。
  可是,现在更多的国家,变成了工业国家,包括中国在內,需要更多的石油。但石油的储藏和出产量,都是有限制的;而且有煤的地方,就沒有石油。你嫌人家燃烧煤外动力,造成空气污染,改用石油如何?大家要油,就沒处加油,供求律的自然支配,必会涨价;加以人在刻意操纵,必然大涨。生产粮食,要用肥料,粮食涨价,也该说得过去。这样说来,合了那句老话:“水涨船高”!
  稻米价格的涨跌,本来不该有这么大的影响。但交通便捷,地球变得缩小了,地球表面上所有国家和地区,都成了邻居,有密切的关连,在观念上,也该有更密切的关连。
  尽管石油用途多,工业化的需求高,产石油国的人,还是要吃饭,或说靠食物维生的。如果他们坚持高价石油政策,何不让他们吃喝石油?
  沙漠不毛之地,农产品很少,是石油的出产,使他们成为暴发戶,世界上不同地区和不同人种,都去那里甘心作他们的奴工,服侍他们,从建造房屋,到家庭服务,任他们颐指气使。堂堂美国的军队,成为他们僱佣的看门狗,保护几个酋长家族的安全。宣讲“民主”的领袖们,到了最不民主,最缺乏自由的地方,同那些小独裁者坐在一起,该是宣讲的大好时机;但民主掮客的政客们,只有奉承乞怜的份儿;他们胁奸谄笑,大拍露牙齿的照片,嘴巴忙不过来,沒时间讲正直的话,沒时间为人民讲话。
  圣经说得很明白:“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申命记8:3;马太福音4:4)不是单靠食物,说明还是需要食物,只是不可以为胃口所支配;更重要的,是信靠神口中的言语。人,不可因口腹需要,就忘记神的话,噤口不言。政客们哪有余剩的时间,作人民的声音?这与古今的假先知同出一辙。不过,他们尽有时间和精力,说假话。
  另一个“米战爭”(Rice’s War),是美国国务卿米康(Condie Rice,又译:赖斯)挑起的侵略战。布殊总统说,此女是他的“母亲”。实际上,米康比布殊还小上几岁。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杂誌给米康一个雅号,称她为“Princess of War”。此人聪明狡黠,只是谲而不正,缺乏道德观念,而像布殊一样,沒有实际经验和远见,热心作战爭贩子,推销武器,惟求扩张,把侵伊拉克战爭弄成美国之癌。
  主耶稣说:“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约翰福音6:51)这表明旷野的吗哪,不如永生的食物重要;但不是说肉身的粮不重要。不要忘记:主耶稣在加利利海边说这话,是先以五饼二鱼供应五千人吃饱(约翰福音6:1-14)。得饱肉身的粮,能夠保持生命继续,才可领受生命的粮。
  说来说去,老百姓的生命,还是控制在政客民的手里。惟愿此等人的良心还有一丝余光,顾人民的死活,不要让“米战”久悬不決,让老百姓活下去。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艺文走廊

约拿单如是说 ✍凌风

谈天说地

父亲的公义与兼爱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好的使者 ✍亚谷

谈天说地

南丁格尔 ✍林向阳

寰宇古今

南丁格尔—执灯的夫人 ✍史述

寰宇古今

英王亨利八世 ✍史直

谈天说地

月到中秋 ✍于中旻

点点心灵

大自然的胡须 ✍湮瀅

点点心灵

魔术铜钱 ✍余卓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