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08-03-01


又见樱花

亚谷

 

  三月春寒乍过,又是早春花开的季节。
  久闻华盛顿波多莫克河畔(Potomac River),樱花道的盛名,因往美国东岸之便,前去观赏。

  我们到的时候,已是四月初。樱花似乎欣赏我们自远方来,开得十分绚烂。不过,也有些呈现凋落了。
  那时节,冬天已过;所以樱花不似寒梅,露出苍劲老瘦的铁骨;而它的绿叶多还未发,所见的只是盈枝繁花,一朵又一朵的挤在一起,给人有无乃太腴乎的感觉。而樱花的寿命很短,大约耐不了一个礼拜,一阵风吹过,就飘飘散落,满铺在地上。
  樱花瓣儿薄,不耐久,给人歎惜其春到匆匆而来,春犹未深,即匆匆而去,寿命短促得可怜。

  大约在中国的盛唐时期,日本刻意模仿大唐文化,包括诗,建筑,和赏花的习俗。
  中国文人,传统的喜爱梅花,因为梅的铁骨耐寒,象征人的修养和气节。不过,虽然林和靖也曾大批植梅,一般说来,梅的个性表现甚重。日本选择樱花,作他们民族的代表,正表现其爱集体的性向。
  最流行的樱花,是近於全白的一种,仅有近花萼的地方,略呈淡红。
  中国人以为樱花代表女性美,而且红颜不能久驻。日本人也知道樱花象征生命短暂,他们对人生的了解,就是这样。日本的学校,常是在校园周围,遍植樱花。春季开学的时候,正是樱花开的时候,似是人生的少年期。武士的刀上,往往雕嵌着樱花。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樱花激励日本人民,为“圣战”作出极大的牺牲。日本兵士即使在孤立无援的绝望环境,也会奋战至死,将领们则在失败时切腹自杀,很少有投降的情形。这使美国将士尊敬而畏惧。飞行员把樱花漆在机身上,参加英勇的“神风”自杀队(Kamikaze),俯冲炸毀敌舰而人机俱亡,十分悲壮动人。政府宣传叫人民相信,这样为国牺牲,死是美丽的,卫国的英魂会化为樱花。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惨败结束。高级军官引咎自杀的,数目不少。但切腹之风,虽早已有之,提倡各样规定仪式,则始自鎌仓时代。在古典高级家庭的日本式住屋,都辟有专室,作自杀之用。其建筑特色,是室內所有的桧木地板,铺成直线指向那小台,略高於地面约半呎。切腹自杀被视为庄严的就义。有志自杀者,穿上和服,饮下清酒,盘膝正坐,充分表现武士道精神,不畏痛苦。切腹的顺序,是先自左而右,橫切再自上而下的纵割,深及心脏;通常还有预先约定的“介错手”,持利刃站在旁边,如果切腹者不即死去,要再砍下他的头,助其就义。日本人什么事都讲礼仪,要行之有其道。据说,切腹时,讲究的是坐姿端正不变;将死时,还得忍痛向前伏地上,以表示庄严和坚忍修养。日本武士爱鲤鱼,是为其能夠坚忍不拔,忍伤逆水而游,还能跃出水面,是武士的象征。

  日本流行遍植樱花,大约是明治维新时的事。那时,为了提高国家意识,表彰“大和魂”,激励国人自強,宣扬樱花文化。
  1912年,日本为了促进跟美国的友谊,赠送了三千株樱花,栽在首都华盛顿的波多莫克河畔。
  1956年,战败的日本,凡事仰赖美国。他们除了出口樱花新娘到美国之外,还再赠送三千八百株樱花,继续巩固友谊。所收的结果,是美国人早忘了半世纪前的仇杀,反而对太阳国景仰不已;不但电器,汽车,连经济管理,也惟日本之马首是瞻。
  日本人的国家富裕,是亚洲的经济強国,但自杀率甚高。战后虽然不再有因战败自杀的,可是其个人的责任心极重;政治人物甚或会社主管,如果有失职使公司受损,或名誉蒙羞,常见以自杀表示负责。这在其他国家,是不容易了解的。拿破崙予智自雄,祸国殃民,荼毒欧洲;滑铁卢覆败之后,不仅法国沒有把他交付军事审判,连受其征服祸害的德国,也有不少人崇拜他;而他自己,也沒有悔祸自裁的意向,反以为我是伟大的,错是你们的。
  世界上少有人理解日本的樱花文化。西方文化传统受基督教影响,重视生命,也给人重新开始的机会。当然,自杀行动是不值得鼓励的;但这种知恥负责的精神,是日本国势強大,工商业进步的原因之一。
  日本人好像很着意推广樱花;所到的地方,总不忘植下国花,作为他们属地的标识。
  初见樱花,好像是在青岛。日本从德国人手中攘得青岛,颇匆促的植樱花。可惜,日本的统治经营,也如樱花的匆匆凋谢,三十多年,刚夠樱花长成,即換回梅花。后来,在台湾再见樱花,是在当年日本总督驻在的草山,公园中有大片的樱花。每到春天,遊人成群,冒着料峭春寒和迷蒙的细雨,乐“花见”而不疲。可见民心向慕日本文化之深。
  美国人每年成群观赏樱花,只是橘逾淮而为枳,徒有“花见”,並沒见受樱花文化薰染。
  美国有传统的基督教信仰,伦理观念和受托主义精神,也随之而来;当信仰失去的时候,也随之而去。近年来的工商业,常以欺骗自肥,产品的品质,也每下愈況,信用扫地。政治领袖则腐败无能,低落到无以复加的地步;罔顾道德,制造谎言,侵略別的国家,是二十一世纪开场的恶劣行为,也是美国有史以来最可恥的战爭;不仅任意屠戮人民,也葬送了数以万计的大好青年,蹈侵越的覆辙,造成普遍颓废心理,经济上的损失,则更无法估计。
  可叹当政的人,还忝不知恥,夸夸而谈,不仅自己不曾考虑到引咎自裁,以谢国人,连悔改认罪,也不必敦促他那么作,退位让贤总该考虑过吧?但那人继续说谎欺世,脸都不红一下!日本人难以理解会有这种人,连灵魂都沒有,更遑论樱花魂了。可见即使把所有樱花都吞下肚子里,花还是感化不了某种人。
  走在樱花树丛下,看到清丽的樱花,一阵风过,落英缤纷,落在污黑的地上,还发出缕缕的淡香。只是波多莫克河的水,依然是那么的脏,许多年来,那样的流着,流着。…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寰宇古今

乐土瑞士 ✍曲拯民

艺文走廊

谈美国教育 ✍于中旻

艺文走廊

指主夸口 ✍凌风

点点心灵

秋之悸 ✍音凝

寰宇古今

生物知趣:睡眠趣谈 ✍苏美灵

艺文走廊

中国古典园林的明星 ✍谢顺佳

谈天说地

清教徒移民登陆 ✍史述

寰宇古今

诚实的重要 ✍史述

谈天说地

同居与离体论 ✍亚谷

点点心灵

绿 ✍音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