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古今 ✐2007-05-01


雅各屯四百年:美国史第一章

史述

 

  从哥伦布於1492年发现“新大陆”以来,欧洲各国的海外殖民,展开热烈爭夺。英国远落在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后面。


阿美利哥 Amerigo Vespucci

  为什么新大陆不称为“哥伦布”?因为他不确知是新大陆。
  其实,说“发现”,是殖民主义者的混帐话。在这土地上,有几百万的印地安人,已经代代相传,居住了许多年,只是他们沒有去“发现”欧洲而已。
  有个意大利人阿美利哥(Amerigo Vespucci, 1454-1512),为弗罗伦斯的豪门麦迪西家族工作。当时,欧洲人还在爭论,哥伦布所到的地方,到底是不是亚洲;是亚美利哥航行南美洲东西岸(1499-1502年),“发现”确是另一块土地。到了1507年,华西慕勒(Martin Waldseemuller)制世界地图,因为阿美利哥的拉丁文名字是Americus Vespucius,就採用了他的名,称这地为“阿美利坚”,普遍沿用至今。


洛列 Walter Ralegh

  到十六世纪末,英国发现者洛列(Walter Ralegh, 1554-1618),到过北卡罗来纳海岸,但未成功建立永久居留的殖民地。不过,他能得处女王伊利莎白一世(Elizabeth I, 1533-1603)欢心,获准把把那地名为“维珍尼亚”(Virginia)。在当时,並沒有精确的界域,大致泛指墨西哥以北所能得的土地。
  无论如何,英国的地主多为贵族,世代传递,一般的人民,不能拥有土地。有志投机的人,组成了维珍尼亚公司,征召敢於冒险的人,到新大陆来发展。
  1606年十二月,维珍尼亚公司募得104人,全是年轻力壮的男人,登上了三艘小帆船,由贞节的苏珊纳号(Susan Constant)领队,率神祐号(God-speed)和发现号(Discovery),由伦敦扬帆出航。经过危险的大西洋水域,於1607年五月十四日,进入奇撒辟克湾(Chesapeake Bay)。


维珍尼亚公司派出贞节的苏珊纳号(Susan Constant)领队,率神祐号(God-speed)和发现号(Discovery),由伦敦扬帆出航,於1607年五月十四日,进入奇撒辟克湾(Chesapeake Bay

  他们知道美洲原住民,对殖民者並不友好,就选择雅各河口一块二哩长的半岛定居,三面临水,只有一路可通,自然易於防守。起名雅各城(James Citte),后来改称为雅各屯(Jamestown)。那地方现在属维珍尼亚州,座落在约北纬37度和西西经77度。


画家笔下的Jamestown

  如果他们以为美洲是地上乐园,那个地方可不是如此。原来那段地低溼,草木丛生,蚊虫很多,加上饮水不洁,容易染病。无论如何,既来之则安之。
  他们犯了一个错误:沒有及时种植,只靠运来的粮食,期望和印地安人交易所得供应。在当时,这两个来源,都是不确定的,会突然断绝。
  但印地安部族,还是不接受外来的人。他们刚来不到二星期,安置未定,五月二十六日,即受到约二百名原住民的攻击;结果,二人死亡,十人受伤。这是第一次的损折。
  以后的两年,真是十分艰苦。第一个冬天过去,约有一半来的人,埋葬在那里。公司严嘱他们,不得把坏消息外洩,以免影响投资和以后的移民。死了的人,在围牆內就地埋葬,不使印地安人知道虛实,免得趁人力单薄来侵攻。
  为了求生存,他们只得动手伐木造屋,还有个小规模的城砦,在十九天內完成居住。
  十二月间,由他们中唯一经历过军伍的史密夫(John Smith)为队长,率领一小队人去寻索食物;遭原住民埋伏,成为俘虏。
  那一带部族联邦的共王,是普卡坦(Powhatan),统治着数万人。他判決史密夫死刑;行刑的方式,是把头枕在一块石头上,敲出脑浆来献祭。就当他闭上眼睛等死的时候,意想不到的救星来了:一名约十一二岁的女孩子,跑来伏在俘虏的头上!


Pocahontas 普卡康蒂雕像

  这英勇仗义的女孩子,普卡坦酋长的女儿普卡康蒂(Pocahontas原名Amonute,或Matoaka);她父亲有约一百名妻子,在所生的大群儿女中,这位公主最得宠爱;“普卡康蒂”这个別名,是“小淘气”的意思,大约是得父王纵宠任性。这样,她救了史密夫一命,也可能间接救了整个殖民地社区。
  这俘虏在部族中度过圣诞节,与他们同享火鸡餐,普卡康蒂来从他学几句英语,慢慢可以交谈。
  1608年一月一日,普卡坦宣告史密夫是朋友,把他释放,並互相交易。不久,一艘运送接济物品的船,从英国来到,载来了80名新移民。但几天后,由於新来的人失慎,把雅各屯的小城砦,连供应品,给一场火烧毀。印地安部族並沒有趁火打劫,反给予相当的救济。英国小殖民地人民,放下了一部分的文化优越感,与原住民似乎可以和睦共处,虽然仍然有文化上的差異,难以完全互相了解。


James Smith 史密夫雕像

  那年夏天,雅各屯有很多人染病。维珍尼亚公司的代表,是“总统”莱克里夫(John Ratcliffe)。此君不想为社区谋福利,卻作威作福,要建立总统官邸,俨然小皇帝!当他任期屆满,九月十日,史密夫被选为居民议会主席。
  史密夫规定,所有的人都得工作,分为三队:一队入林打猎;一队下海捕鱼;一队预备食粮过冬,等下一次供应船来到。任何人必须守纪律,不得閒懒,不得咒诅。
  1609年八月,新移民约三百多人来到,其中也有眷属,並运载来大批的补给。
  九月中,意外的火药爆炸,史密夫烧伤严重,在十月里,乘船回到英国医治,再未返回新大陆。他在那里,於五十一岁逝世。
  次年,一批八艘帆船从英国启航,遇到暴风,在百慕达(Bermuda)避风修理。五月,进入奇撒辟克湾,循雅各河上驶;到达雅各屯,发现原有的约五百居民,只剩下六十名!他们经过可怕的饥荒,沒有印地安部族的供应,许多人活活饿死,有人杀死妻子,用盐醃来充飢;有的人饿得吃靴子的皮革。
  领队的人,決定把剩余的居民都载返英国。正在将放棄殖民地扬帆撤退的时候,德拉威爵士(Lord De La Warr)率同150人和丰足的供应品来到。他们重新安置,雅各屯放棄了三天之后,再次复活!但德拉威爵士卻染病了,勉強挨过了十个月,乘船回英国治病求活命要紧;只留下了他的名字,用来称美洲殖民地的一个州。
  1611年,新总督兌勒(Thomas Dale)来履任。此人英明有为,颁行严格的纪律,並废除公社制度,准许私人开发土地。
  是哥伦布的航行,把美洲的特产菸草,进口到欧洲。经过一个多世纪,吸菸在英国已经流行;不过,仍然有人持怀疑态度,当洛列被判斩首的时候,他口啣煙斗赴刑场,还被以为是異端的证明。
  在雅各屯首先垦地种植菸草的,是洛勒夫(John Rolfe)。
  洛勒夫是个精明的“有心人”。他在三英亩土地上,开始试种,但所产的菸叶味道不夠满意;洛勒夫就採用西班牙人在加勒比海岛的种子,种成香醇有甜味的菸草。以后,维珍尼亚菸草,成为有名的产品。
  那时,英殖民地的人民,视原住民为野人,在寇雠和野兽之间,以猎取杀戮他们为乐,彼此关系自然不好。同时,新来移民继续扩展,渐沿雅各河侵入內地。普卡坦的部族,只好迁避得更远。
  在一次冲突中,殖民地人民杀死了一个部族的王后,连她几个年幼的孩子,也一併屠杀。
  1613年四月,普卡康蒂去探访波多莫克(Potomac)一个部族。一名船长看见,绑架她以为人质,交涉她父亲送还擒获的英国人和武器,並付赎价。普卡康蒂看到人性如此,又惊又怒,但无法脫身。孤单无助中,二十七岁新近丧偶的洛勒夫,来同她交谈,自然颇得安慰;洛勒夫是个虔诚的信徒,並教导她圣经道理。
  当时,普卡康蒂约十七八岁。1610年,已是有夫之妇,嫁了同族的男子名叫柯孔(Kocoum),有沒有孩子不得而知。经过总督许可,普卡康蒂再作新娘,於1614年四月五日,与洛勒夫在雅各屯教堂正式结婚。给她起了个新名“利百加”,虽然她与甘愿嫁以撒的哈兰女子並不一样。
  普卡坦酋长知道女儿落在人家手中,不由得他不同意,但求白人善待他的女儿。这样,強迫下的婚姻,卻使双方维持和平三四年。雅各屯渐渐趋於兴旺。
  1614年六月底,洛勒夫的菸草收成,首次装船运销英国。维珍尼亚公司要他带利百加同到英国,好作活广告。
  果然,越过大西洋,到了彼岸的利百加夫人,穿上时髦装束,颇能轰动一时。她被称为“公主”,仪态大方,俨然贵妇。英王雅各一世,也曾接见这归化的臣民。
  1617年三月,洛勒夫同普卡康蒂夫妇,准备登船返回新大陆。普卡康蒂患病,死在伦敦以东泰晤士河上的墓送(Gravesend)。
  1618年,普卡坦崩逝,“和亲”政策随之死亡。
  1619年,英国殖民地的首屆议会代表,在雅各屯集会,通过立法,限制菸草价格。
  1620年十一月,英国清教徒移民在普利茅斯(Plymouth)登陆,建立社区,有规律的发展,“新英格兰”代维珍尼亚而兴,成为商业和文化的中心。
  维珍尼亚的英国殖民,种植菸草获利,需要更多土地,贪得无厌,渐侵入內地。继任的新酋长是奧朴战凯奴(Opechancanough),決定猝然反攻,於1622年三月的受难节,屠杀了347名英国殖民者。英国殖民地军队施行报复,放火焚烧原住民的房舍,杀死更多的人。於是双方为仇,互相残杀,战爭持续多年。
  1624年,英王雅各撤销维珍尼亚公司,以维珍尼亚为皇家殖民地。至1699年,维珍尼亚首府移往威廉斯堡(Williamsburg),雅各屯终於沦为荒废。


五月花号(仿造品)

  综观新英格兰地区和雅各屯的兴衰,发现一个对比,值得思想。
  清教徒移民,基本上是一个乡村教会的移植,主要是为了追寻敬拜的自由。他们的领袖有信仰,有理想,有才具。他们乘五月花号远航,到达的时候,恰值那地区疫病流行,原住民部族离去,留下了食物,刚好供新移民过冬。而他们以向原住民传福音为目的,以后为了福音,舍己为人,不惜牺牲生命;与原住民之间的彼此关系,大致维持友好。在这基础上发展,顺理成章,成为“造在山上的城”,建立了美国以后的成就。
  维珍尼亚殖民地,是为了得利而冒险,唯利是图。因为那时的学校,是为了造就教牧人员设立的;他们的领袖,缺乏教育,沒有远见,也沒有甚高的组织能力。既搞不出什么“五月花宪章”,也不具备信仰和爱心为动力,虽有适宜的气候与土地,但只能在菸草上发展,比起北边晚来的移民,则显得乏善可陈了。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看!现今的美国! ✍林向阳

谈天说地

借贷的智慧 ✍于中旻

谈天说地

相见的渴望 ✍于中旻

艺文走廊

所罗门的真智慧话 ✍凌风

谈天说地

使徒保罗的榜样 ✍亚谷

点点心灵

我们来谈天(十八)天下一人 ✍余仙

艺文走廊

黑人的倾诉 ✍凌风 译

寰宇古今

耶稣的腳印(三)艾.凯伦 ✍殷颖

谈天说地

先知孤单的声音 ✍于中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