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07-04-01


圣城血雨
─自创世以来人类生命中最关键的一週

殷颖

 


圣城唯一遗留的圣殿西牆(哭牆)

一.基督与门徒最后的晚餐(犹太历尼散月十三日,礼拜四)

  在一週六日的开始,耶路撒冷的朝圣客,从通常的二万五千人,挤进了约十万之众。由於城內容不下如此众多人群,他们不得不到近郊的村落去落腳。人们都要在耶路撒冷吃逾越节的宴席,主与十二使徒也在一处预先安排好的地点去共进节前的晚餐。
  这天晚上的气氛有些不寻常,显得颇为淒清,门徒相互倚靠而坐,席间多用左手撐地,以右手取食。彼得坐在饭桌的末端,以便随时可起身去安排什么事情;甚至可以保护他的主人。左边坐着主所爱的门徒约翰,耶稣的右手则坐着使徒所尊重的司库及发言人犹大。
  饭后耶稣站起来脫下长袍,束上一条腰带,扮成奴仆模样,将水倒在盆中,开始为门徒洗腳。其实十二使徒在用餐前都已洗过澡,在进入餐室前也都濯过足。此时主为他们洗腳,不过是象征性的仪式,这是要提醒以耶利米的模式,在圣城中作象征性的教导。但不论象征与否,彼得都不愿接受这种方式;要让他所敬畏的主为他洗腳的事实。但主立刻表明如不洗,他便对主无分。急性的彼得又表示,这样便要求洗他的全身。耶稣再度说明这象征的含义:凡洗过澡的人,只要把腳一洗,全身便干淨了。並表示:你们是干淨的,但不全都是干淨的;因在门徒中,有一人要出卖我。正如当初大卫王所信任的手下亚希多弗背叛大卫王一样(撒母耳记下15:31)。而基督也将在今夜被出卖。
  彼得是惯常留神主言语的人,便就近要约翰去问一问:主究竟指着谁说是要背叛祂的。约翰因靠近耶稣的胸膛,便小声问主:“是谁要出卖你?”耶稣回答说:“我蘸一点饼给谁,就是谁。”说罢,便撕了一块饼在盘子里蘸了一下,塞进犹大的嘴里。在犹太人的风俗中,好友间会相互餵食,以示善意。门徒间有时也会彼此相互这样表达。而主对犹大的餵食,更表示给他最后机会,盼他能放棄卖主的计画。但显然撒但已佔据了犹大的心,悲剧已无可挽回了。

 

二.基督最后的试探(神性与人性的冲突)

  在早春的耶路撒冷,晚间仍十分寒冷,夜涼如水。耶稣与门徒由溫暖的餐室中走出,投入了冰冷的寒夜。他们一行走过了汲沦溪,向橄榄山的客西马尼园走去。汲沦溪在耶路撒冷城外,是一条干涸的河床。一年中只有冬日才有溪水。昔日大卫逃避他儿子押沙龙的追杀,便是由这里逃走。但耶稣卻选择了要面对死亡的苦难,而非逃走。
  橄榄山的客西马尼园,是门徒所熟悉的地方,因此处为主最常独自前来祈祷的地方。但这一夜卻是祂最后天人交战的场所,也是祂要步上死亡之途的起点。
  耶稣先将众门徒留在一处,然后带着十二使徒中的核心人物彼得,雅各,与约翰,再往前行。自主最后进到耶路撒冷以来,便已踏进了祂生命的刑场。耶稣在途中,曾不断地告诉门徒:祂这次来到圣城,将遭受极大的迫害与苦难,因为当时在圣殿中掌权的一批人:祭司长,文士等,都欲将祂置於死地。所以祂肯定会被杀,但三日后要复活。门徒听了好像在听一个故事,並沒有感到严重性。其中冲动的彼得甚至表示还要为主去死,但谁都沒有想到会变生肘腋,悲剧就在今宵;且出卖主的,居然是他们平日掌管金库兼发言人的犹大。而就在此时,当大災难即将来临的时刻,主虽一再警告,卻提不起门徒的警觉。当他们跟着主往前行走时,腳步踉跄,迷离的睡意袭上了每一个人的心头。
  主无奈地对这三名忠心的门徒说:“你们等在这里吧,我要一个人到前面去祷告”。於是祂往前继续走了数十码,一时忧愁与伤痛如山岳般的重量,排山倒海地袭上祂的心头。耶稣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心灵与意志都被殇痛的情绪所控制;主开始放声号哭,悲声震撼了客西马尼的山野。夜鸟被惊得扑扑地飞起来,投向了无边的黑暗。基督匍伏在地,淚流满面,身体抽动,冷汗沿着额角直流,濡湿了面前一大片的岩石与土地。主双手伏在地上,身体颤动,口唇颤抖着,呼天抢地祈祷着:“阿爸,父啊!在你凡事都能,求你将这杯撤去…然而不要从我的意思,只要从你的旨意。”
  时间在紧迫中被压缩,一分一秒地后退,让这宇宙间最大的悲剧,撒但与他的使者们所策划的攻击,无情地展开。卖主的犹大,伙同一队兵丁,手执着火把与刀棒,正沿着汲沦溪,由奸细加略人犹大引领扑向了主祈祷的客西马尼。
  主焦急而且失望,祂不断地起身去察看门徒,看到的卻是几张熟睡的脸孔,而且还发出了鼾声与呓语。主不断地搖醒他们,並一再警示:“总要警醒祷告,免得入了迷惑,你们心灵固然愿意,肉体卻软弱了!”
  孤独的基督,在最后的时刻,多希望祂的门徒能与祂一起度过难关;如今卻连这平时最贴近祂的三个人,都昏睡在梦乡中。天地间,只賸下基督一人在孤军奋战。主最后再度跪下祷告:“我父啊,这杯若不能离开我,必要我喝,就愿你的旨意成全!”
  天人交战已正式结束,基督以神性战胜了祂的人性。
  在暗夜中出现了无数支火把,与嘈杂的人声;一群手执刀棒的人影,已迫近了主祈祷的荒园。隐约中那个卖主的犹大,趑趄试探着走近了主,作势要与主亲吻,基督凜然地对犹大说:“你用亲嘴的记号卖人子么?”犹大惭愧地退后,並低下了头。耶稣昂然地站在逮捕祂的人群前,面向着他们:“你们要找谁?”他们回答说:“找拿撒勒人耶稣”,耶稣坚定地说:“我就是。”“我就是”一语出口,逮捕的兵丁们闻声后退,而且摔倒在地。因为主说的“我就是”,正是创造天地之主耶和华上帝的名号。神之尊称的威严,使这些撒但的鬼魔魍魉应声倒地。

 

三.汲沦溪的石阶

  逮捕者们在一度愣神之后,立刻将沉重的铁链套上了基督的身体。兵丁们将基督连踹带踢带打,拉着主走出了客西马尼,一路吆喝着,拖拉着基督,到大祭司的庭院去受审。


基督被捕解往大祭司庭院的石阶

  通往大祭司的院落,必须经过一段山路,要爬行一处石阶。这一段石阶並不算长,也不很高;是层层疊疊以石灰石铺设,缝隙间长满杂草。这些盘根错结的杂草,已生生灭灭地延续了数千寒暑。碎裂的石板上,疊印着千千万万的足跡;当年大卫王仓皇间曾奔下这层层石阶逃避仇敌的追击。几千年之后,大卫的后裔,基督耶稣再由这层层石阶上踏下祂沉重的腳步,到客西马尼去祈祷。並经由大祭司的手下逮捕,再以铁链缠绕着主的身体,粗暴地一路将主拖上去,推向大祭司的庭院。
  如今这一层层的石阶仍然在那里,无数朝圣者的足跡,还不停地在上面疊印着。但在这千千万万个踏过的足跡中,卻有人类的救赎主—耶稣基督的腳印。这段石阶,要向世人见证基督为人类留下的受难足跡—是创造天地万物之主宰的腳印。祂曾经痛彻心髓地被钉在十字架上,由这双足中流出来的血,染红了各各他,染红了人类的历史,留下了血红的爱的印记。

 

四.血雨橫飞的彼拉多中庭

  基督被推进大祭司亚那的庭院中。亚那为当值大祭司该亚法的岳父,那个一心想将耶稣置之死地的人,其动见观瞻,都会牵动当时犹太的宗教界与政局。但这个邪恶的大祭司,有时卻也能一语成谶:“一个人替百姓死是有益的”(约翰福音18:14)。这批邪恶的集团分子,早已将基督定了罪;只等基督再承认自己是上帝的儿子,大祭司便可以撕裂衣裳,宣布基督说了僭妄的话,便能将祂定成死罪(马太福音26:57-68)。但当时的犹太为罗马的殖民地,並沒有处人死罪的权柄,所以将耶稣折磨了一夜之后,还是必须将主押解到巡抚彼拉多的衙门去受审。在那里这批居心叵测的奸党,才能将基督处死。
  其实彼拉多十分清楚耶稣並沒有罪,祂完全无辜,本应当庭释放;但碍於大祭司的面子,也不能不虛应故事一番,开庭审理。而审讯中基督向他提出了一个彼拉多从未想过的话题:“我来到世间,特为给真理作见证;凡属真理的人,就听我的话”(约翰福音18:37)。这话题让彼拉多困惑不解,他只冒出了一句:“真理是什么呢?”让这个“大哉问”,一直悬盪在时空中。
  彼拉多原想释放耶稣,但大祭司的团伙们,坚持不肯,宁要一个真正的罪犯巴拉巴,也不要公义无罪的耶稣。彼拉多在无奈中,只好先将耶稣行刑鞭笞,这样也许会引发犹太人的同情心,而释放了耶稣。
  在约翰福音第十九章第一节,只记载了一句话:“当下彼拉多将耶稣鞭打了”。但“鞭打”之过程卻十分惨酷,令人惊心,连天地亦动容。
  按当时罗马的笞刑,每打四十減去一下,兵丁就将彼拉多的中庭,作为鞭笞的刑场。兵丁将耶稣剝去外衣,以铁链将主拷锁在石桩上。再由几个身強力壮的士兵一同执刑。笞鞭有许多种,先以籐鞭抽打,在基督的背上,腿上印下了无数条深深的鞭痕。继之又使用带有倒刺铁钩的皮鞭,由几个兵丁轮流着尽力抽打。一时血肉橫飞,行刑者的身上与周围的空中及地上,都溅满了血雨。基督的惨叫,让围观的群众惊呼连连。基督的身上刻满了密集的血纹,地上的石板缝隙中,积满了主身上流下来的血水。一时基督的惨叫,血花的飞舞,与行刑兵丁们的吆喝及狞笑,谱成了一支血腥的“地狱交响曲”。
  由基督被捕开始,约翰便与主的母亲马利亚,紧随在后。当一鞭鞭抽打在耶稣身上时,都像是抽打在马利亚的心上;基督的身上在流血,马利亚的心中也在滴血。她的心如刀割,眼看着自己十月怀胎生下的儿子,被不公不义的皮鞭造成重伤,一位慈母的心,如何禁受得起。她的每一根神经都随着飞舞的皮鞭在抽搐,收缩。她的心已被基督的惨呼喊得破碎,她甚至无力站立,必须紧倚着约翰,才不致倒下。
  鞭笞卻还未停止;鞭了背部,再翻过来抽打前身。兵丁们要将基督鞭抽至体无完肤。打到行刑者们的气力都用尽了,兵丁们身上染满了耶稣的血跡时才松手。而地上的血水已在石缝间汇成了小溪,血水将白色的石板前庭整个染成了一片腥红。
  彼拉多将基督引到众人面前,指着祂向人们说:“你们看这个人!”(约翰福音19:5)彼拉多本以为将耶稣鞭打成一个血人,这样的笞刑,应该可以让这些残忍的宗教领袖们感到满意了。但让彼拉多十分意外的是,祭司长与他所怂恿的同伙们,居然都齐声喊着:“钉祂十字架!钉祂十字架!”这便让彼拉多感到为难了。当他仍在犹豫不決时,祭司长更使出了最毒的狠招:“除了该撒,我们沒有王!”这批原本恨透了罗马统治者,时刻要想推翻罗马政府,回复独立的犹太民族主义者,居然为了要治死耶稣,竟违背了自己的良心,说出这种无恥与丧尽天良的话来。完全不知羞恥为何物,这充分显示出他们邪恶的本质,是道道地地的撒但门徒。千古以来,这种败类有志一同,无分古今;在主受难两千多年之后的二十一世纪,甚至就在我们的眼前,这类丑剧也还在不停地上演着。

 

五.碧血染红了苦伤道

  彼拉多虽心不甘情不愿,但犹太人的大祭司卻抓住了他政治上的弱点,他也只好去作该撒的忠臣,将这位无辜的耶稣照他们所要求的,判钉十字架。
  基督是在大祭司的院中受了一夜的折磨,又在彼拉多庭院中被打得皮无完肤。时已近中午,祂卻汤水未进。如今还要背上十分沉重的十字架,走向各各他的刑场。


基督走过的苦伤道窄巷


受苦节苦伤道遊行的行列

  基督这本已虛脫的身躯,如何禁受得住。当十字架压上肩头,祂才勉強走出了几步,便不支倒地。而押送的兵丁们手中的皮鞭,便如雨点般落在主的身上,血肉再度在这条窄巷中橫飞四溅,不时还溅落在旁观者的身上,脸上,随即爆起一片惊呼,尖叫。耶稣用尽全身残存的气力,卻总是无法扛起这支沉重的木架;在一路颠踣中,不断跌倒,让皮鞭与十架一起砸到祂即将粉碎的躯体上。作为一个人子,祂到底能承受多少痛苦?一个人的躯体能忍受多大的压力?耶稣基督道成为肉身,便是要用祂的肉身来接受人间最大的痛苦:心灵上的,人格上的,以及躯体上的,要让痛苦与羞辱的极限在人子的身上完成最后的试炼。而这些痛苦与羞辱,原本是第一亚当及其后裔历来所累积下来的总和,卻要在一夕之间,由基督一人来承受。
  在飞溅的血雨里,在兵丁呼喝叫骂与妇女们的尖叫哀号中,基督腳步踉跄地向前一寸寸地挪移,祂仆倒,爬起;再仆倒,再艰难地爬起;祂必须走完这苦伤道的全程。兵丁在围观的人群中,拉来一个名叫西门的汉子,与主一同背这副沉重的十字架。由开始到各各他的这段不算长的路程中,基督共倒下了十三次。祂的血液染红了这条古道。苍白的石头,已被基督的鲜血染成深红。如今再经过了两千年风雨的冲刷,主血跡所刻下的印记仍然沒有消失。

 

六.人罪所筑起的髑髅地


耶路撒冷城牆外观

  在耶路撒冷的城外,有一座荒涼的禿山,名叫髑髅地,又名各各他。地的形状颇像一具人头的骷髅,因而得名。是一块二十二呎高的岩石,矗立山头,人们由远处便可望见。这是耶路撒冷处決人犯的刑场,因耶路撒冷是圣城,所以不能在城內杀人。
  行刑开始了,沉重的十字架被掷在地上,兵丁将气若游丝的耶稣按倒在木架上,先将耶稣的手臂缚在架上,再将主的双手以长铁钉钉在木头上,因木架豎起时,双手无法承受身体的重量,手掌便会拉断裂开,身体便要倒下。然后再将主的双腿拉直,量好位置,先将一块锯好的斜形橡木座钉牢在十架的下方,才将主的双足交疊起来,以长钉钉在木座上,以防下坠。最后再在耶稣的头上钉上一块木牌,牌上用希伯来,希腊及拉丁文,写上“犹太人的王拿撒勒人耶稣”。
  钉架的作业由几个兵丁执行。当铁鎚敲下时,基督的惨叫声震动了各各他的山野,成群的乌鸦被惊起,扑扑地飞向耶路撒冷的城头。粗野的罗马行刑者当作是一种娛乐来享受;主的惨呼中夹杂着兵丁粗鲁的咒骂与讪笑,鲜血由木架上流下来,染红了大片的砂土。兵丁们钉好后,再将木架翻转来,重重地砸在地上,将背面透过来的钉尖用铁锤敲倒,以防铁钉滑脫。最后才将木架以绳索拉起来,拽进到预先挖好的土穴中。这样便完成了全部的行刑过程。兵丁们行刑后,完成了艰辛的任务,现在可以轻松一下,一齐坐在十字架下面来拈阄,瓜分由耶稣身上脫下来的衣裳。旁观的人便揶揄耶稣说:“你是上帝的儿子,现在可以由十字架上下来吧!”
  基督由十架上望下去,看到这群可怜无知的人,就怜悯他们,向上帝喃喃地祈祷:“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
  与基督同时钉在十字架上受刑的,还有两个強盜,分別钉在基督的左右。一个恶性不改,在刑架上还要讽刺基督,但另一強盜卻向主祈求赦免,主立刻向他宣告:“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

 

七.马利亚的心如刀刺透

  基督由被捕,受审,到各各他被钉的前后,祂的门徒都四散奔逃。最后只有主所爱的门徒约翰陪伴着马利亚,一路跟随到刑场,並且亲眼看见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惨状。马利亚已数度昏厥,幸有约翰在旁照料。当基督受钉刑时,每一声惨嚎,都刺痛着马利亚慈母的心肠。而眼见耶稣所受的酷刑,马利亚肝肠寸断,她将双手插入土中,无助地抓起了两把土石,只能无语问苍天。等十架立起来,她便走到架下,用双手抱住基督钉在木头上染满了血跡的双足,並用嘴唇去亲吻。以哀恸的双目仰望木架上的基督。伤心的基督低头看见约翰在近旁,便对马利亚说:“看你的儿子”。再向约翰说:“看你的母亲”。
  主在最后的时刻,将祂肉身的生母付托给约翰。主已向天父尽了大孝,在死前又向约翰托母,也尽了他人子的孝心。
  当初马利亚抱着婴儿耶稣到圣殿中去行奉献礼时,西面为孩子祝福,已向马利亚说了预言:“你自己的心也要被刀刺透!”(路加福音2:35)。而现在马利亚的心正被刀刺透。主的血由十架上流下,马利亚心中也正在淌血。而终其一生,她每逢想到基督时,也都在泣血。

 

八.天怆地恸,基督为世人舍命

  由上午十时左右,基督在十架受刑,掛在木架上(犹太历尼散月十四日,礼拜五)受难的时间大约已持续了五个多小时,主的血几乎已流尽,涂红了这块突起如骷髅地的刑场。这座骷髅山岩像是用人类的罪恶垒成的。而如今钉在其上的基督,卻变成了罪恶惩罚的对象;成为一个十恶不赦的罪魁,正在遭受刑罚残酷的惩治。此刻在十架上受刑的基督,连上帝都掩面不忍看。因神是圣洁的,不能与罪犯的代表基督相接触。而这便是基督最最痛苦的时刻;主的心灵与肉体在双重重创下,已完全崩溃。祂不由自主地用祂的母语,喊出了心中的恸:“以罗伊!以罗伊!拉马撒巴各大尼?”当神掩面离棄祂的时候,才是主的恸中之恸!
  十架的刑罚延至礼拜五的下午三时,天地同悲,日月变色!因为神已掩了祂的圣面。一时地大震动,山岳搖幌,许多異常的现象同时发生,一些坟墓都被震得裂开,墓中的圣徒们走了出来,纷纷走进耶路撒冷向人们显现。
  十架上受难的基督,生命已到了尽头,祂以微弱的声音说:“我渴了”。有兵丁以矛尖穿了一块海棉,蘸了醋送到主的唇边。基督嚐了醋的苦味说:“成了!”祂用最后的力量,发出了祂在世上最后的祈祷:“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基督便在十架上为祂所爱的人们(你与我)献出了生命。
  祂死了。
  当基督在十字架上交出了祂的灵魂,也正是逾越节羔羊在圣殿中宰杀献祭的时候。


主被钉之各各他今为圣墓堂


圣墓堂內之加略山堂

 

九.慑人心魄的裂帛声

  当基督在彼拉多处受审,被鞭笞,背上十架走向各各他的刑场时,圣殿中正在忙着预备宰杀逾越节的羔羊。因为这一天是犹太人最重大的节日──逾越节。人人都要纪念当年以色列人由为奴之家的埃及出走,在十災的最后一天,每一家都宰杀了羊羔将血涂在门楣上,这样当夜天使看到时,便会越过去。在一夜之间,全埃及哭声震地,因为每一家中的长子都被杀死了。但犹太人卻能平安度过,並掙开了埃及法老的奴隶枷锁,获得了自由。所以犹太人世世代代都要纪念这个重大的节日。而恰恰当天又逢安息日,当两个节日合在一起过,意义特別重大。
  献祭的人们正在圣殿中排队等待,每一家的献祭者都拉着他们的羊,以手按在羊头上,将羊的喉咙部分露出来,等待祭司的宰杀。祭司们排成一队,将祭羊喷出的鲜血收在金银的器皿中,然后联手传递到祭坛旁,倾倒在坛上献祭。再把宰杀过的羊只剝皮,把双角掛在柱子上,将其內脏剖出,将腰子与部分的肝及肥尾巴放在盘中,並小心翼翼地不要伤及骨骼;因逾越节献祭的羔羊,不可使骨头折断。
  当祭司们正忙碌的时候,忽然天崩地裂的一声巨响,震耳欲聋,圣殿的地与石阶都被震裂,接着至圣所前悬掛的那一幅幔子,由上到下撕裂成两半,像由两只巨大的手,将它撕开。布幔撕开的裂帛声,尖锐且刺耳,慑人心魄;祭司们都用双手掩上耳朵。大祭司该亚法惊得跌倒在地,他头上的金属冠,及手中的铜杖都摔出了老远,沿着石阶滾下去,不见了。
  当圣殿中祭司们宰杀逾越节羔羊的时候,十字架上的基督卻刚刚作完祂最后的祈祷,将祂的灵魂交给了父神,完成了祂为人类献上的挽回祭。

 

十.复活的第一道阳光(犹太历尼散月十六日,复活主日)

  安息日在悲伤与不安中度过。
  七日的第一日清晨,圣城耶路撒冷安谧如常。一夜都沒睡好的抹大拉的马利亚,和另一个马利亚,清早天还蒙蒙亮的时候,两人便跑到安葬耶稣屍体的坟墓去探视,她们攜带了许多香料,要去膏耶稣的屍体。因为中东气候炎热,屍体通常在一两天內便会腐败发臭,所以涂抹香料是十分必要的。
  这两个马利亚走在路上时,才想起了墓门口有一块巨大的圆石,无法辊开。正耽心时,走到墓门口,卻发现挡在墓门口的石头,早已不见了。一缕阳光穿过了坟墓的洞口,照见墓內空无一人。只有裹屍体的细麻布与头巾还留在那里。两人顿时感到困惑与伤痛,急切间不知主的屍体被移往何处。正猜疑间,有两个人站在旁边,衣服洁白放光,她们吓得将脸覆在地上。那两个人说:“为什么在死人中,找活人呢?祂不在这里,已经复活了!”
  她们便想起了主的话:“人子必须交在罪人手里,钉在十字架上,第三日复活。”
  她们急忙离开坟墓,要跑回去向十一位使徒报信…
  她们又害怕,又颤抖,又惊喜…


基督埋葬与复活处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艺文走廊

彼得的独白 ✍凌风

谈天说地

感恩与惠民 ✍于中旻

谈天说地

智慧价值观 ✍于中旻

谈天说地

最后防线 ✍亚谷

点点心灵

领袖艺术十三篇(一)言语 ✍余仙

谈天说地

不能不说与趁水打劫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先知孤单的声音 ✍于中旻

谈天说地

极峰的悲哀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圣诞的问候 ✍余卓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