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古今 ✐2007-03-01


平靜的印度洋

曲拯民

 

  第二次世界大战海上的主要战场限於大西洋和太平洋。德,意联军的海上势力仅及地中海,未得南进。日本舰队止於马来西亚海域,因此印度洋是平靜的。

  第一次大战时,英,德两国在非洲爭夺印度洋的制海权,於1914年在今坦赞尼亚(Tanzania)海岸外双方互沉一舰。英,德两国捉迷藏式的海战十一个月后即行结束,其幅面和规模都不大,败溃的为德国。
  1526年即明嘉靖五年,蒙古王朝(Mogul Empire)兴於印度,二百余年后宗教性的內乱迭起,疆土四分五裂,结果许多小邦兴起,英国东印度公司遂取得经营权,历时约百年,英政府正式殖民印度八十余年,到1946年独立为止。一百八十年来贸易与谋利目的实质上超过征服和战爭。不设防城市式的小邦,只能逆来顺受。
  明永乐至宣德年间郑和(1371-1433)七次下西洋(1405-1431),西洋即今之印度洋,旨在开通贸易,宣扬大明的国威,兼有对元亡前后中央亚细亚所兴帖木儿帝国取海上包围形势的意味,故远达天方(阿拉伯)及东非海岸。那时,阿拉伯人在东非各地已创许多小邦国。那时对国人生疏的名称新唐书早有论及,而当时小说中的“崑崙奴”已在说明那些小邦国的商人将“黑奴”间接运来中国。郑和对南洋曾用兵动武,但印度东西海岸各邦卻是倾向於交易互惠,因此设立了许多贸易基地,其中最显著的是古里,即今日的Calicut是粗棉布与香料的集散地,今日犹然。
  较郑和晚约七十年的葡航海家华斯寇(Vasco da Gama, 1469-1524)自欧洲绕好望角远航三次入印度,终於客死该地。他第二次去印度时曾沿途攻击东非海岸的小邦国,唯非大规模的战爭。
  比阿拉伯人较早入印度洋的是北非的摩尔人(Moors),他们是公元前与罗马帝国爭雄迦太基帝国的遗民和阿拉伯人通婚的后裔。再早为波斯人,希腊人和腓尼基人。公元前十世纪,犹太国的所罗门王建殿,腓尼基人给他在红海口岸的他施(今Agaba湾)运进孔雀,象牙,猿猴等,是为在印度洋贸易的先例。

  1950年代,中国人经香港移民南美的人数众多。在航空仍未发达的时期,前往南美必经印度洋。就我自己的经验而言,地中海的水最是平靜。曾目见希腊各海岛上孩子们在门前垂钓,海水的升降度不过一码,是地中海终年风平浪靜的证明,其次应为印度洋。最不“太平”的是太平洋。仅就台湾海峡,山东省尖端的成山头,香港到马尼拉这三段海路来说已足证明那些经常航行太平洋的人所告,在气候恶劣时那排山式的洶涌波涛冲击船身的可怕,並非夸大其辞。
  1953年,初度出国作商业旅行,我从香港先到马尼拉,以罗以罗,后自星加坡到印度洋南部的英属模里西斯岛(Mauritius)前去东非洲。星加坡到模岛航程九天。一路上真是海天一色,风平浪靜,未见到有晕浪的客人,至少一等舱的旅客如此,虽然所乘的荷轮只有六千多吨。选中国餐饭的除了我和自称为豬鬃专门,四川人龚姓富商外还有上海申新纱厂东主荣德生一家人的第二,三代十余人。据新寡的荣家长媳告,家公荣德生原是我同乡,来自山东,是南通张謇的学生,並受他的大力扶持,始有后来的开展。张謇,光绪间进士,官修撰,数年后,辞官归里,设纺织学院並营纱布。民国肇始,一度任农商部长,未久便辞归。荣家人对国民党不满,因此不在台湾设厂,改在巴西投资造纸厂及纱厂。荣家此行的家长是国內外驰名资本家荣毅仁的大嫂,她丈夫先一年乘飞机於香港区坠落某岛山上丧生。同船的荣家儿女约七,八名,不知荣智健是否在內。行三的荣毅仁当时可能留在国內,此点当时荣家大嫂不曾提及。
  第三天过赤道,船员扮演“海龙王”的闹剧。九天后我在模岛下船。
  模岛东西二十余英里,南北三十英里,中央山区海拔一千二百英尺,终年气候溫和,沿海绝少鲨鱼,可供游泳及拾取珍奇蚌类的海岸环岛可寻。该岛为葡人发现,荷兰人营之,种糖蔗,於天災后放棄,遂成法属,终於战败后成为英属。那时该岛人口不足五十万,包括华人一万三千,其九成五为广东梅县的客家人,余者为南海顺德人,通称南顺人,经营着食品杂货,遍及全岛。模岛的经济惟靠蔗糖及其副产,共二十一间糖厂,二为英人所有,其余由法国人经营,各糖厂在自成一小村镇,我曾去过每一角落。
  模岛雨量充足,高地全年达二百吋,所以处处有小湖,溪水沿路旁,鱼虾繁殖其中。全岛丘陵起伏,风景优美,不愧为世外桃园,然非我应终老之地,当时肩负六间香港厂商在东非开拓新市场的任务,於一年后便搭法航的客货轮前往。
  启程的次日抵法属La Reunion,华人称之“旺岛”。它比模岛大,但人口不及模岛之半,华人不足两千,客家人与南顺人约各半。本岛中央山区有火山,山下有溫泉区。此法轮只停六小时,故未及登山,仅在海口及附近浏览一番,恍如置身法国村镇。
  旺岛是香兰花(Vanilla)的一重要产地。它与印度洋的马达加斯加(Madagascar),科摩罗(Comoros)三处供应着全世界所需的七成。如所周知,模岛,马岛各已独立,科摩罗四岛之一与旺岛迄今不肯独立,甘作“法国海外土地的一部分”。


香兰花 Vanilla

  香兰花,中国可能无出产,为兰花属,是攀附植物,寿命约十年。种植出土三年后始开花结豆荚,趁其半熟,摘下风干,然后烘焙成褐色备用。唯其生产成本高,始有合成品行世。
  第五天船抵马岛西岸的马鸠恩卡港,我去拜访侨领老寿成,蒙他陪我遊览市区。马岛和旺岛同,英镑区进口货物必先申请外汇,因此与港间的贸易大有阻碍。全岛华侨约七千,全部是南顺人,惟有一戶例外:十九路军在上海抗日(1932)时期任参谋长的黃強将军,我们在模岛相见,听他亲道此事。黃強是客家人,留法读军事,与马岛当时的法总督在越南受降时期(1945-46)结为好友。南顺社团在马岛影响力颇不寻常,深及移民的选择。百年前,南顺和客家人在模岛由於贸易上的爭夺而构怨,南顺人甘败下风,遂移马岛而营。
  马岛於1960年独立,东面的模岛於1968年独立。
  马岛附近渔产甚富,鲨鱼特多,环岛不可游泳,独有岛北端之诺西湾(Nosy be)例外,船停竟日,我和同船的英国夫妇台拉牟下船到海滨浴场去游泳。他任职香港发电厂,到模岛完成婚礼,太太姓莫,有四分之一的中国血统,出生本岛。一等舱有几名法国公务员可操英语,其一为法总统戴高乐将军麾下的校官,一度流亡英国,英语流利,我们多次谈论第二次大战的事,因此途中未感寂寞。此次远航,也是海不兴波,但不能说是如履平地。船在马岛停泊四次,途中停科摩罗岛首都只两小时,不及登岸。如前所述,它亦香兰花产地,共四个岛,其三联合,於1975年宣告独立。
  船之旁,时见海豚群随行,千百的飞鱼如同给船开路,爭先恐后地飞向前方,巍为奇观,前所未见。
  辞別了去马赛的客人,我在英托管的坦干尼卡(Tanganyika)上陆。
  在模岛我曾见到一位广东郑姓中年人,他自称为国民政府最后一任的驻赞济巴(Zanzibar)岛领事,他谈到该岛的民俗和风光,於是前往一看。它距东非海岸二十英里,我去看了岛上许多遗跡:具有千年历史波斯人的浴场,四百年前葡人的教堂,三百年前奧曼古堡,“黑奴”拍卖市场。还有两座铜砲是葡人的遗物,陈列於市立公园。
  阿拉伯半岛南端奧曼(Oman)的回教主统治该岛约二百三十年,在末期成为英国的保护国,於1963年独立,次年併於坦赞尼亚。
  人口不多,面积不大的模里西斯,旺岛和赞济巴,由於四面环海,真是天罗地网,暴力犯是插趐难飞的,其治安之佳可取“夜不闭戶”四字喻之,故为印度洋至平靜的地。以上是1950年代的景象,数十年后的今日必然有些改变。
  除去1954-56最初两年间时常旅行东非洲各地外,从1957直到1973年离境移民美国,十多年来,无日不接触印度洋岸:沙滩一带和家人踱步,日常工作完毕后沿海滨马路驶行,暖季的週末游泳…我从未见到有白浪滔天,怒海翻腾的景象。
  印度洋沿岸沒有扩张海上势力的列強,所以能继续保持平靜。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苏俄一文一武援华 ✍于中旻

谈天说地

起初神创造 ✍亚谷

谈天说地

谁是中心 ✍于中旻

点点心灵

乡居琐忆 ✍余仙

艺文走廊

施洗约翰的独白 ✍凌风

谈天说地

从美国撤军阿富汗谈起 ✍林向阳

艺文走廊

家国传承 ✍于中旻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伊斯坦布尔印象 2 ✍郭端

艺文走廊

詠物诗篇 ✍于中旻

艺文走廊

母亲的圣经 ✍凌风 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