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07-02-01


逢豬谈豬

冯虛

 

  豬列十二生肖之末。在干支排到“亥”字,才轮到它;不及鸡口,也远逊於牛后。於是,人“以貌取畜”,以致“亥豕”排名最后。
  在世界上大部分地区,豬牺牲了,摆在餐桌上作人食物,颇受欢迎。甚至他们的器官,也可以捐给人,代替残破失修的器官。
  我认得有的病人,经过換心瓣的手术;他们的医生选用豬心瓣。我希奇,为甚不用类人猿(Anthropoid Ape)或猴子的心瓣。据说,豬家族身上的基因(DNA)组列,有百分之九十以上与人相同,而猿猴等动物,相同率则低得多,大概不到一半。希奇的事。
  这样,如果“进化论”可以成立,从基因科学看来,猿猴要先变成豬,豬更上一层楼,再变成人。不过,可得小心,另一个可能,“进化”成巍巍然豬公,不会是多数人的意愿。
  无论如何,豬在十二生肖中,敬陪末座,多少年代来一向如此,定序难改;而说谁是豬,也绝不算恭维的话,可见进化论只是假设而已。

  华人讲“马,牛,羊,鸡,犬,豕”,使豬屈居六畜之末。但如果以年资计算,豬可能为农业社会豢养家畜的第一名。中文“家”字,是屋顶下有豬,可能是源自古时以肥头大耳的豬,为财富的代表。无独有偶,英文“管家”(steward),来自sty-ward,意思是管豬圈的人。可见东西方文化中,都曾把豬当作财富。
  中国古时有人称豬为“乌衣将军”,因为原种中国豬,都是黑色的;不过,那不是尊豬,以为它该封官晉爵,而是讽刺那时的将军,只是穿乌衣装模作样,受俸不能打胜仗立功,如豬无異。且不说豬的好处,不会勾结军火商,军购舞弊。
  有俗语说:“乌鸦落在豬身上,嫌豬黑。”可见不自知其缺点,是真正的问题。
  只是豬不习惯於过清洁生活,而且虽然是偶蹄,但分蹄而不倒嚼,照旧约的利未律法,算为不洁(利未记11:7;申命记14:8)。因此,犹太教规定不可吃豬肉,回教也是如此。使徒彼得受圣灵启示,以为圣徒既有属天的生命,过圣洁的生活,最为要紧(彼得后书2:22)。假先知犯罪败坏,不论如何佞口善讲,也不是那么回事,比豬狗更低贱。圣经说的是他们只有豬的缺点,而不具备豬德。
  豬无能为善,也不足为害。骑豬远行,一定走不快;它不堪作“牛马走”给人役使利用。不过,也有其好处,既不会耀武扬威,像高头大马;也不能驰骋疆场,作侵略的工具。常有报导,留狗在家伴孩子,狗反把该是幼主的孩子给咬伤了;以豬老实为伴,就安全得多了。
  有的现代人,以为豬可以教育,改变它的生活习惯。曾在电视上,看到人把豬养为宠物,给它洗干淨,好像也可以训练得满灵巧。只是这似乎不是根据系统性的研究,还不知是否能长久,也恐怕沒有谁推广普及。
  虽然如此,豬族还是不乏应该改进的地方。
  公道说来,豬族的眼睛往下看,不知仰望天上。虽然曾有“天豬”之说,那只是笑话,不能认真希望豬会插翅飞腾。
  使徒彼得並未讳言豬不清洁的坏习惯:“豬洗淨了又回到泥里去滾。”(彼得后书2:22)这是说明假先知,假师傅,沒有重生的新生命,也就沒有成圣的新生活。他们不能有好的表现,是因为出於败坏的生命。不过,豬虽然乏善可陈,並不比恶人更低劣,至少沒有诡诈的坏处。你可曾听说过谁受豬之骗损失财物吗?但圣经说:“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我-耶和华是鉴察人心,试验人肺腑的,要照各人所行的和他作事的结果报应他。”(耶利米书17:9,10)
  圣经说到败坏的以色列人:“古实人岂能改变皮肤呢?豹岂能改变斑点呢?若能,你们这习惯行恶的便能行善了。”(耶利米书13:23)
  耶稣说:“你必须重生!”(约翰福音3:3-8)主这话不是对品德恶劣的撒玛利亚妇人说的,是对道德崇高虔守律法的法利赛人尼哥德慕!连品德好的君子,也需要重生!因为在监察人心的神面前,人的义行不过像污秽的衣服,並沒有什么可夸的。好人也需要重生。
  古圣约伯说:“谁能说清洁之物出於污秽之中呢?无论谁也不能!”人性既然败坏了,因为是罪人,所以才犯罪。唯一的希望,是要接受耶稣基督为救主,得重生,才可以行义路,得神喜悅。
  历史上有许多人,曾过过豬的生活;悔改皈主以后,成为圣徒,觉今是而昨非,不再自私,而成为社会以至人类的永久赐福。今天的人,也可以继续写他们变化成圣的光荣事蹟。
  当然,生肖只是华人文化,用来纪年,容易记得,很是方便;不过,这与人的性向和命运,绝沒有关连,不必迷信,也无须不好意思。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父亲的公义与兼爱 ✍于中旻

艺文走廊

约拿单如是说 ✍凌风

谈天说地

好的使者 ✍亚谷

谈天说地

南丁格尔 ✍林向阳

谈天说地

复活的福音 ✍于中旻

书香阵阵

读书乐:蒙召,受训,传道 ✍亚谷

寰宇古今

暗室之后—蔡苏娟 ✍曲拯民

谈天说地

又见樱花 ✍亚谷

点点心灵

冻蕾 ✍湮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