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走廊 ✐2006-06-01


小城公园的记忆

外一章

凌风

 

  二十多年前,我们迁进了这个睡的小城。
  那时候,这里的全部人口还不到一万人。我们可以夸口的,是沒有交通灯;道路也不宽,到十字路口的时候,来往的车辆自动停下来,再按先后的次序开行。当然,沒有大城市的交通阻塞,整月也听不到汽车鸣喇叭的声音。只有一间超级市场,就是大一些的杂货店,倒是挺整洁的;还有几间更小的商店;沒有加油站,沒有银行。
  不过,这小城有一个公园;实际上是城还沒成形以先就设计的。我不能不说,先前的人懂得生活的情趣。那时,整个城就是一个安靜的公园,他们还是想到需要休憩的地方。
  有一道小桥,跨过流水潺潺的小溪。沒有谁觉得那桥的需要,很少人从那里行过:不过,它点缀着这里的景色,把两片土地连在一起。
  这象征着什么?好像是在说明友谊;不定在什么时候,伸出帮助的手。

  靜谧的湖,只有喷泉的珍珠,散落水面,盪起微微的涟漪,几只鹅和鸭,在湖上游倦了,懒散的臥在树荫下。这样悠閒的生活,何处能寻得更好的梦?
  一座圆顶的亭子,恰当的安排在那里。偶然有双双的青年男女,穿着黑色的礼服,和曳着长长的白纱,在亭上摄留他们的俪影,植下欢乐的里程碑。
  春,不曾遗忘这片土地,也按时来访问。她轻盈腳步经过,撒下生命的绿色。杨柳开始萌发新芽。东风吹来,杨柳嬝娜起舞。
  溪畔本来有衰草枯叶,拦阻着水的流动。现在,都不见了。溪水平添了几许欢乐,跳跃着流去,一路留下轻快的音符。
  你该醒来了,沉哀的心灵!


Robert Browning

  勃朗宁(Robert Browning, 1812-1889)的诗说:

一年中的春天,
一天的清晨;
清晨的七点;
山边散佈着露珠;
云雀展开翅膀;
蝸牛在荊棘上;
神在祂的天堂-
世界的一切都安详!

  这境界,是来自孩童眼中的景象,沒有什么可希奇的。
  可记得:“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自然不是惊人的预言。但我们凭什么有这“自然”的预设?能制造突然,和维持自然,都需要不可思议的极大能力。

  许多日子过去了。时序照常在运行。
  你可知道,在同一个公园里,那玩耍的孩子,那新婚的爱侶,那漫步的老人,他们到年老去了?
  在公园里的人多了些,树苗长高了,有些大的树,已经长成到可以合抱。在太阳下,可以看见树荫更浓了。
  喷泉,仍然有时会吐出欢乐,歌声的泉源。

地球村的遐想

  不久前,社区有个德政:特別免费收棄老电脑。
  “老”什么意思?大约是五年以上就该算老了。有的人,把用旧的电脑简单处理,丟进垃圾桶里面,收垃圾的车收集了,运到大垃圾堆,因为不能腐化,造成麻烦。如果叫人特地运走,他们收费二三十元。所以免费收棄算是德政;而且声明:只此一次,机会不再。不知多少人趁此机会。
  像我一样的人,会感觉是浪费。这倒不是人老惜老,怕自己会给当废物丟掉。
  打开电视,体验到“地球村”不是几十年前的老话,还会进到你的客厅里;不能避免的,会看见有的孩子们,枯瘦病弱。他们也有父母爱惜的小生命,快要被当作垃圾处理了。
  我们不要的老电脑,何不送给他们?那些孩子们,会欢喜的当作新玩具,新的学习工具。不过,沒有电,电脑有什么用?況且他们还沒有清洁的饮水,沒有维持生命的食物,连救治的药物也沒有;玩具也好,求知工具也好,对於他们有什么意义?
  我们看到地球村,卻不是村中的邻舍,对於村人的生命无动於衷!
  倒是想到了村泼皮,村霸(Village Bully)的狞恶面目。他们不关心邻舍的生活,倒是仗恃自己的刀枪,压迫,欺负村人。进入他们的家,硬要人家听他的话,照他的规矩行事。噢,这成什么世界!想来还是隔远些更好。
  地球村並不是福音。沒有爱的邻舍,是可怕的不幸。“好篱笆作成好邻居”,不失为智慧的话。不过,想来还是遁跡山林,与鸟兽为伍,还更安全些。地球人的问题,是先造成了地球村,卻忽略了村中邻舍相处的道德规律,这有些像把车放在马的前头。
  圣经说到人的基本责任:“你要尽心,尽性,尽力,尽意,爱主你的神;又要爱邻舍如同自己,”(路加福音10:27)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寰宇古今

1959年,记忆中的吃月饼 ✍北郭居士

谈天说地

两把火 ✍亚谷

谈天说地

整肃与炼淨 ✍于中旻

点点心灵

我们来谈天(二十)天家乐 ✍余仙

艺文走廊

狮口的见证 ✍凌风

谈天说地

心康身健 ✍于中旻

谈天说地

伪证之害 ✍于中旻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米科诺斯印象 2 ✍郭端

云彩生活

简易食谱:健脾山药汤 ✍禾秧

书香阵阵

读书乐:谋奇维利与李宗吾 ✍余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