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06-06-01


樊得璧的悲剧

史述

 

  有一天,在纽约有个年轻人,看到樊得璧在第五街上走过。他鄙夷的说:“他的亿万财富,換不到我对莎士比亚的知识。”说这话的,不是有名的学者或文学家,是卡耐基(Andrew Carnegie, 1835-1939)后来的钢铁大王,有名的慈善家。他並不是由於“酸葡萄”心理说这种话,确实是因为品性的不同。


樊得璧 Cornelius Vanderbilt

  樊得璧(Cornelius Vanderbilt, 1794-1877)是十九世纪美国最富有的人,也是当时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他是第一个私人拥有一亿美元以上资产的。他以不作慈善事业有名;只在晚年有一次例外,捐过一百万元给田纳西州的中央大学,后改名樊得璧大学,这留下他的名字。
  他另外有名的,是看不起女人,和不尊重学术。
  他的父亲,是贫穷的农夫和船运伕。樊得璧在十一岁的时候辍学了,到码头上干活。十六岁那年,他借得父母的钱,买了一条渡船,在司泰顿岛和纽约市之间载客。1812年,第二次英美战爭,他加买了几条船,作政府的军运。战后,他继续扩展。但到1818年,他卖掉所有的渡船,受雇去给吉本斯(Thomas Gibbons)汽船公司作船长。十年里,他学会了经营汽船的方法,自己买船,在哈德逊河口的航运,以竭力压低票价和舒适,和同业竞爭。他进一步扩展,开辟到波士顿的航线。到1846年,樊得璧赢得了“船队司令”(The Commodore)的称号,成为百万富翁。
  他的客货船运公司,继续发展到纽奧良,並绕尼加拉瓜,到旧金山。因为值淘金热时期,生意非常兴旺。他的竞爭对手,给他每月56,000元的代价,买他退出经营。
  1850年,樊得璧转向铁路事业。先收购个別的短程路线,逐一加以接通。到1873年经济恐慌的时期,他的铁路已经通达芝加哥,建立辉煌的纽约中央车站。樊得璧成为美国的头号富豪。
  1877年一月四日,家族集合,环绕病榻,唱着卫理公会佈道呼召悔改的诗歌:“Come Ye Sinners, Poor and Needy”(罪人来吧,贫穷困苦,残疾软弱伤遍体),他听过的歌声;樊得璧离开了世界。正如圣经所说:“我们沒有带什么到世上来,也不能带什么去。”(提摩太前书6:7)
  他留下的财产,卻成为后人爭夺的标的,造成当时最大的爭产官司。他把遗产绝大部分给长子维廉(William Henry Vanderbilt),约9,000万元以上,另1,100万元分给维廉的四个儿子;年轻的第二妻子50万;其余女儿们30万至50万;不成材嗜赌的幼子康尼流(Cornelius)则为20万政府公债,由长子代管。
  一月七日,庄严的安葬后,次日,宣佈遗嘱。康尼流即联合其姐妹中的一名,展开了庄严的遗嘱抗爭。孩子们不留情的暴露父亲的缺点,並加以刻画,把老人家说成吝啬,鄙劣,临终前更交鬼,近於精神失常,才作出那样违情悖理的不公遗嘱。
  经过了两年多的缠讼,仍然是维持老人的遗愿。法官说:樊得璧虽然欠缺教育,但他的意志表示清楚。维廉稍为打点他的弟妹们,也就结束了。不过,在爭讼中,证词涉及父亲和继母的隐私,抖出许多家丑。纽约时报总结说:“最特殊的是,孩子们失去道德感,揭露父亲的赤身…是最为粗鄙的情況。”
  得利的是双方的律师。而且在官司结束的时候,表现满意,有礼貌的握手作別。
  不到三年以后,浪子康尼流的赌博劣行不改,欠债累累,在一家旅馆房间中开枪自杀。
  继樊得璧成为世界首富的卡耐基,卻善用他的财富,把百分之九十以上用作慈善事业,帮助许多人,其功效继续流传,扩展。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使徒保罗的榜样 ✍亚谷

谈天说地

借贷的智慧 ✍于中旻

艺文走廊

所罗门的真智慧话 ✍凌风

谈天说地

看!现今的美国! ✍林向阳

谈天说地

相见的渴望 ✍于中旻

点点心灵

我们来谈天(十八)天下一人 ✍余仙

艺文走廊

浅谈中国传统建筑 ✍谢顺佳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桥 Bridge ✍郭端

寰宇古今

肯亚—奧巴马的祖居地 ✍曲拯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