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05-12-01


災难与人性

于中旻

 

  唐肃宗至德二年(主后757年),郭子仪(697-781)率十五万军队,加上突厥五千精兵的支援,光复了长安;逃“安史之乱”的朝廷回京;郭子仪更收复了东都洛阳。多年流落的杜甫(712-770),获朝廷任为左拾遗,官职虽然低微,总算生活有了着落,就想接眷团聚。
  他在巩县的家乡,几乎沦为废墟。他的妻子儿女,已经从鄜州播迁到奉先(蒲城)。他在“自京赴奉先詠怀”中说:

老妻寄異县十口隔风雪
谁能久不顾庶往共飢渴
入门闻号咷幼子飢已卒
吾宁舍一哀里巷亦呜咽
所愧为人父无食致夭折
岂知秋禾登贫窭有仓穀…


杜甫(清代画本)

  其实,杜甫那年才四十四五岁,头发已经全白。他的妻子是司农少卿杨怡的女儿,比他年轻得多。在鄜州中秋望月,他还以为是“云鬟玉臂”的少妇;现在面对的“老妻”,鹑衣百结;孩子满面垢泥,穿不上袜子;更有一个给饿死了。读来令人悲戚。
  杜甫拿出囊中衣物,和一些貲财,一家人重聚,才像个样子。於是一同到了长安。谁知住不上一年,因为有人嫉妒,把他下放到陕西华州作司功。作了不久,他辞官去秦州(天水),生活也有困难。
  宦途不得意,四十八岁的杜甫,得朋友的邀请和资助,挈家到了成都,投靠故友严挺之的儿子,蜀州节度使严武。
  杜甫五十岁,在成都的西郊,浣花溪畔,邻近锦江的地方,开辟了数亩地,在一棵二百年高大的柟树下,营建了一栋茅屋。並写信给各处的朋友,索取树苗:萧实送来百株佳桃,韦续给他绵竹县的绵竹,还有其他果树等。
  在那里,他安定的过了几年宁靜生活。五十三岁那年,严武奏请他任节度检校工部员外郎。大约一年后,严武死了,另一知交高适也相继逝世。杜甫不免兴孤零的伤感。
  有一个秋天,中国潦雨的季节。大风忽然吹来,把他的草堂掀了顶。杜甫作“茆屋为秋风所破歌”:

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茆
茆飞渡江洒江郊高者挂罥长林梢
下者飘转沈塘坳
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忍能对面为盜贼
公然把茆入竹去脣焦口燥呼不得
归来倚杖自歎息
俄顷风定云墨色秋天漠漠向昏黑
布衾多年冷似铁骄儿恶臥踏里裂
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腳如麻未断绝
自经丧乱少睡眠长夜霑溼何由彻
安得广廈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
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

  这首诗,虽然是写实,但也道出人性的不同。
  秋风卷去了屋顶,飘散远近。这也是失去了覆庇,可能比严武的逝世,使他失了倚靠。这时,是需要人援助,正该显出人性的良善;但沒有谁雪里送炭,卻有人趁火打劫,小人欺负老人,趁机发災难财,抱了茅草自去了。
  风过了,屋顶破了,屋漏偏逢连夜雨,受雨腳的蹂躏。孩子夜不安睡,拉扯旧衾,踢破了被里,是表明单顾自己的人。
  诗人则有博爱他人的心,民胞物与,他自己受尽风吹雨打,怀想別人困苦的境況,自然甚为同情;他愿意有高大突兀的广廈,作无数天下人永恆的居处,“风雨不动安如山”,再也不用暴露於气候的侵凌之下,纵然自己牺牲也心满意足。这又是何等的襟怀!
  世上常有災难。从人类的开始,到现在,像近来各地连年的风災水災,在任何的災难中,都能显明人性。只要这地球继续存在,将来也必然如此。
  问题仍然存在:哪里能夠寻得这样磐石上的广廈,使天下寒士安居呢?
  唐代宗大历五年(主后770年),五十九岁的大诗人杜甫,在贫困中逝世了。

  这世界是沒有常存的城,也难有广大可容天下人的心。所以,即使在安定富裕的环境中,仍然有无家可归的人。

耶稣说:“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你们信神,也当信我。在我父家里有许多住处。”(约翰福音14:1-2)
耶稣说:“凡听见我这话就去行的,好比一个聪明人,把房子盖在磐石上。雨淋,水冲,风吹,撞着那房子,房子总不倒塌;因为根基立在磐石上。”(马太福音7:24-25)

  信耶稣基督,並且遵祂而行。因为这是耶稣基督的心意,愿意人信从祂,必得到永远的平安。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南丁格尔 ✍林向阳

谈天说地

父亲的公义与兼爱 ✍于中旻

艺文走廊

约拿单如是说 ✍凌风

谈天说地

好的使者 ✍亚谷

点点心灵

写在他们脸上的记念 ✍王人义

书香阵阵

读书乐:天地有大爱 ✍文中旴

点点心灵

新女性 ✍余卓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