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古今 ✐2005-09-01


耶稣的腳印(六)

耶利哥─棕榈之乡

殷颖

 

  耶利哥在旧约历史记载中,是极富传奇性的;它曾是先知学校的所在地,而神人以利亚曾在那里乘火车火马昇天。当约书亚率领大军进逼迦南时,耶利哥是极具战略价值的城市,约书亚志在必得,曾派了两位间谍去侦察,行跡败露后幸为妓女喇合所搭救。而耶利哥的攻陷也是一个奇蹟,因约书亚不费一兵一卒,只照上帝的吩咐,抬着约柜绕城七日,最后一声吶喊,号角齐鸣,耶利哥城便颓落了(约书亚记第六章)。如今考古学家对耶利哥城牆的说法不同,一说毀於主前1400年,与约书亚时期相同,一云迄未发现该城牆的遗跡。

  耶利哥位於死海北五哩,耶路撒冷东北十四哩,耶利哥城极为古老,建於主前第十三世纪,为棕榈泉水之乡;盛产香膏树,橘子,香蕉,枣子等,风景极为秀丽。耶利哥夏季虽酷热,但春秋则气候宜人;希律王曾在这里修建他壮丽的王宮,主耶稣的时代,是耶路撒冷贵族在冬日渡假的胜地,也是出产香水工业的中心。主耶稣曾多次经过耶利哥,他在这里医治过瞎子(路加福音18:35-42),也在这里遇见稅吏长撒该,並在他家里作客(路加福音第十九章),而最后一次主耶稣上耶路撒冷时,也经过了耶利哥(路加福音18:11-35)。
  耶利哥是全世界最古老的城市;因为溪流的灌溉,土壤肥沃,远在主前七千年到一万年间,已是世界文明的搖篮。

  耶利哥古城距离今之新城约一哩,自本世纪以来,曾经三度被挖掘。1908年,澳大利亚的西林博士及卡尔.华亭格首先在耶利哥城北边约一点五哩的地方,挖掘出一堆大土墩。
  1929至1936年间,英国考古学院院长约翰加斯唐博士,在耶利哥城旧址挖掘出陶器和圣虫,证明耶利哥城约於主前一千四百年被毀,与约书亚时期相符合。
  1952年到1956年,肯阳小姐挖出一连串废墟,事实上是一堆大土墩,高约八十呎,佔地十英亩。

  我曾两度访问耶利哥,虽前后时隔数年,但印象差不多,由耶路撒冷下到耶利哥,是从海拔二千五百呎降至海岸线下一千两百多呎,气压与气溫变化极大,而由耶路撒冷一路行来,沿途都是荒涼不毛之地,在強烈日光照射之下的孤绝旷野,连一根草都不易找得到,这一带虽不是沙漠,但土质极松,丘陵的形状常常改变。我们的领队闪博士,为要使我们亲身体验主耶稣当日下耶利哥的实況,所以舍棄车子不用。我们早晨六时半由耶路撒冷出发,步行到耶利哥,那真是一次艰苦的行程,我们揹着水壼,相机及干粮,徒步行在满是荊棘与石块的古道上。由於今天到耶利哥已修有公路,所以昔日的古道除偶尔有牧羊人经过之外,已绝少人跡。而圣地荊棘之多,举世罕与之匹,一位由圭亚那来的牧师穿着透孔的涼鞋,情形更惨,闪博士卻说他正能体验昔日耶稣的感受。


好撒玛利亚人旅舍

  在将近中午的时候,领队说要引我们到一处旅馆歇息,並有冷饮款待,但在走进一片荒碛沙堆之后,他引我们到一堆石头废墟,宣佈这即是“好撒玛利亚人”遇救的旅舍。在一片死寂恐怖笼罩下的旷野中,舍棄了自己的牲口,拯救一名伤患,的确要极大的爱心,因为那几乎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明哲保身的利未人与祭司,由旁边扬长而过,当你亲临该地印证了那种客观环境之后,便不会对他们太苛责了。


试探山

  由耶利哥北望,可见耶稣受试探的“试探山”,山並不高,但近观也颇险峻,山上有许多洞穴,为修道士靜修之处。第六世纪曾在山坡上建过一座教堂,十三世纪时毀去;1878年东正教在该处再建一座修道院,山上修道的僧人最多时曾有五千人。他们各自找一个洞穴,用绳梯爬上去,贮一週之简单食粮,单独一人在洞穴中读经祈祷,主日时大家聚在一处吃晚饭,然后再分开进入洞穴。其间许多人病死在穴中,也无人知道。闪博士说有一次他用一条绳索爬进一间洞穴,发现一位修道士仆倒在地上僵死已久,他的圣经还散落在身旁。


试探山上的修道院

  那天我们爬上山坡去叩打修道院的铁门,半天才有一位神态木然的修道士出来应门,我们进去参观了幽暗的殿堂,简陋的餐厅,以及只有一床一几的窄小的臥室,极似囚房,而导我们参观的老修道士,身体极为虛弱,说话有气无力,在路要扶着牆壁,想是患了严重的营养缺乏症,令人心中恻然。整座的修道院悬在一片孤绝的峭壁上,由上面看下去,不觉惊心怵目。远望对面的巖上有乌鸦飞翔,相传以利亚就在这附近被乌鸦供养。闪博士卻说了一则笑话:他说乌鸦实为亚拉伯人之误,因为乌鸦的叫声极像“Arabic”,因而将好心送食物的阿拉伯人误为乌鸦,闪博士姑妄言之,我们也只好姑妄听之了。
  由修道院走出来,遇到一位白发苍苍,但仍然体健的修道士由山下上来,我邀他一同拍照,但他笑笑拒绝了,他说与一位修道士一同拍照是不吉祥的,我们也只好作罢了。

  归途中路过阿拉伯人的难民村庄,简陋破落的房舍在日光照射之下,阒无人跡,看起来有点恐怖。这些难民房舍的主人,在六日战爭时再被逐出,今日不知流亡何方,看了这片空虛的荒村,想到今日中东的战祸,令人有说不出的伤感。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艺文走廊

约拿单如是说 ✍凌风

谈天说地

父亲的公义与兼爱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好的使者 ✍亚谷

谈天说地

南丁格尔 ✍林向阳

寰宇古今

大卫王宮廷的喋血政变(一) ✍音凝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伊斯坦布尔印象 1 ✍郭端

点点心灵

图画活了 ✍陵兮

寰宇古今

说真话的华拉 ✍史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