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古今 ✐2005-09-01


蜀有重山之险

郑国辉

 

  自从小学时入迷於三国演义,我对四川省便非常向往,大概“演义”后半部的故事现场多在四川。巴蜀为天府之国,足以闭关自守,乘时崛起者,都窃踞称雄,像西汉末公孙述,三国刘备,东晉李特,南北朝萧纪,唐刘辟,五代王建,孟知祥等。纵观中国历史,华夏有变,四川先为兵锋,有“天下未乱蜀先乱”之号。李商隐写了一首詠巴蜀的七律,囊括了四川特殊地理环境,兼涉及其历史:

井络天彭一掌中,漫夸天设剑为峰,
阵图东聚夔江石,边柝西悬雪岭松。
堪叹故君成杜宇,可能先主是真龙,
将来为报奸雄辈,莫向金牛访旧蹤。

古蜀主建都於天彭(即在成都北约五十里的彭州市),分野广大的巴蜀地处青藏高原向平原,丘陵过渡的地带,东,西,北三面环高山,几条大河从北向南流,注入长江,诗的次句用剑喻高峰的森严,三句谓诸葛亮在白帝城边留下的八阵图,江流石转,气壮山河,纪东川之险也。1984年我乘“东方红”轮渡从重庆,穿三峡而下江陵。见到了瞿塘峡的夔门天险,灩澦回澜,深悟到杜甫诗:

  众水会涪万,瞿唐爭一门。

这“爭”字确是神来之笔,是使全诗跃然纸上的眼睛。去年在黃山西海饭店前和阔別了四十多年的初中同学龚怀京倚松夜话,他说:“我知道你足跡遍天下,但你还沒有到过我的家乡四川省。”我立即作辩:“我曾到过重庆,涪陵,和万县,难道不算数?”他向我作神祕一笑:“你当时以为到了四川,今天我告诉你,你其实沒有。”我恍然大悟,1997年三月十四日起,川渝分治,重庆继北京,上海,天津后,成为中国第四直辖市。巴东地区全部拨给重庆市,所以和怀京一夕话后,便暗自许诺,要目睹李诗第四句描写的雪岭青松,扼陕西,甘肃,西藏之隘的一部分。这夙愿终於在这次“培正辉社中国西南遊”得偿了。

  这是辉社第三次举办国外旅行,我们同学间交谊深厚,情好密切早是有口皆碑。从总角直至现在的黃金时代,数十年如一日,同窗共砚的情怀未有因时空分隔而有所冲淡。年事渐高,身在天南地北,借旅行作两三星期的聚首,实人生乐事之一也。“岁月行如此,江湖思渺然。”況且上次苏,杭,黃山,张家界之遊,故国山河的壮丽秀逸,常在梦魂萦绕中。正是“旧国经年別,关河万里思”,再动重蒞神州之念,於是和翁希傑及嫂夫人叶秀瑜磋商,安排此中国西南遊。蒙他们不辞劳苦,数次和中国青旅社接洽,兼频频和同学电话和书信联络,一行二十六人,终於在四月初出发。团员中有邝乃良老师,我的多年好友梁桂培,及低我们十级的恆社周荣超同学。
  我们从张家界飞抵成都的双流机场已是晚上七时多,在入居锦江宾馆之前,在城南一餐馆晚饭。总领队邓桂峰和四川导遊阚波考虑到我们这批老华侨,寓居外国多年,可能抵受不住道地四川菜的滋味,所以这星期內,吩咐所有廚师手下留情,免放红辣椒作料。何汝显立即抗议:“不行,我们有些人遙远赶来,目的是品嚐川菜。”於是“麻辣席”临时产生了。席友包括何汝显,蔡炜国夫妇,邓镇郛,郑惠安夫妇,王曦光,邝淑芬学长(邝老师的二姊),梁桂培,周荣超和我。黃秉权的大嫂黃蕙馨亦能吃辣的,因为陪同家人,不便和我们同席,所以碰上精彩的菜式,我们一定分她“一杯羹”。在成都过了一夜,翌晨匆匆踏上征途,长途汽车赴九寨沟。我这次旅行唯一的遗憾是成都只是一转折站,我未能痛快淋漓地观摩这历史名城的文物。这是参加集体旅行“鸭仔队”一大缺点,幸好回程时尚有大半天在成都,总算作了一走马看花式的巡礼。
  从成都往九寨沟需要近十个钟头车程。途经灌县,汶川等古镇,都是风驰电掣,过而不入。沿着岷江北上,公路迂回曲折,时而盘山而上峰,时而绕河而入谷。李白诗:

  山从人面起,云傍马头生。

信然也。蜀中之栈道峡江,雄奇甲海內。高峰拔地,当人而立,山势奇险卓绝。万山环合,处处生云,车前数尺,即不辨途径,为云雾掩隔也,仰望山峰已插入穹苍,而更上犹有巍然大石,山之高可知矣。俯视不见山足,但见岷江滔滔白浪向南流动,云根深插水中,山之峻峭可见矣。所以杜甫诗云:

入天犹石色,穿水忽云根。

李白和杜甫都在四川生活了一段很长的期间,所以以如椽大笔,写四川重山疊疊的险要,如此笔力,状雄奇的景物,足以凌驾百世也。
  车程遙远,曾在路边小站停下数次,给我们憩息。洗手间收费人民币五毛,沒有碎币的只有紧跟着別人作“白食”。邓镇郛即席挥毫,先付守门人五元,对我说:“你写遊记时,切勿漏掉我豪气干云,请九人如厕也。”车停在茂县,在茂县宾馆內午餐。“麻辣佬”中的何汝显,王曦光,周荣超都是美食专家,临时多点了一大碗担担面,叮咛要下齐原料,果然吃完麻得唇舌也痺了;不能吃辣的咄咄称奇,钦羨不已。第二大站是近九寨沟口的达基寺。带我们观光的圆悟和尚,是一四十上下的彪形大汉,口若悬河,宛然一在商场上打得瓜滾烂熟的卖货员。这喇嘛寺藏在深山中,不算雄伟。別开生面的是寺旁一连串的翻经盘,是一长筒钉了很多活页,圆悟解说藏人多是文盲,只要心內祷告,将长筒拨动一周,就等於读完了活页內的经文。我心想有如此速成办法,可以解除求学时“开夜车”默记之苦了。参观完了寺內外,圆悟要求我们放下些香油钱,足二十元的送白丝巾一条,足五十元的送黃丝巾一条。他的徒弟带来一大束,果然其门如市,转瞬间已售空。我颇怀疑这喇嘛僧是否入错行?
  离开达基寺,汽车沿蜿蜒的山路跨越岷江源头的山岭,盘旋下山,谷內深处便是九寨沟。山路死角颇多,斜坡倾度很大,司机是邹师傅和他的徒儿申师傅。后者是廿多岁的年轻小伙子,老师嫌他胆色不夠,师徒时生龃龉。邹师傅虽技艺娴熟,他在轮盘后时现出艺高人胆大,坐车前的同学触目惊心,车子似乎冲向悬崖或和迎面车辆相碰,邹师傅都轻轻带过,似乎险象环生,变故出於俄顷,全是有惊无险。我全神贯注於路边风景,见到了红军长征纪念碑群雕,是有坐有立的军人铜像,原来此是当年二万五千里长征所经过的路线。此地已近甘肃省边界,三国时属阴平,熟读三国史的一定知道邓艾偷渡阴平袭取成都灭蜀的典故。
  公元263年,司马昭大举伐蜀,遣邓艾绊住姜维於沓中,钟会分兵汉中,取汉,乐二城。姜维腹背受敌,首尾难兼顾,遂用棄卒保将计,让魏兵全据汉中,取道阴平回师剑阁,列营守险,抗钟会大兵,扼剑门蜀道的咽喉,魏军不能飞越。粮道险远,师老无功,魏兵欲引还,邓艾突生奇计:绕道剑阁西百里,

自阴平行无人之地七百余里,凿山通道,造作桥阁。山谷高深,至为艰险,又粮运将匮,濒於危殆,艾以毡自里,推转而下。将士皆攀木缘崖,鱼贯而进。

先破江油。成都的前卫绵竹守将是诸葛亮的儿子诸葛瞻,忠有余而谋不足,临阵殒身,绵竹遂破。成都震怖,后主刘禅不经此吓,开城门求降。姜维诸将在前线苦战魏兵,料不到腹心先溃,咸怒发冲冠,拔刀斫石,於是假降钟会,巧施离间毒计,借刀杀人,使邓艾功高被疑受诛,且推波助澜,速成钟会作反之谋,图混水摸鱼,恢复蜀汉。后虽奇计不成,和钟会同死乱军之中,其心可悯,其志可嘉,无惭诸葛亮知遇之恩也。

九伐总无成,心师武侯,能继祈山六出志;
三分不可恃,计诛邓艾,终复阴平一败仇。

终成了姜维的盖棺论定。我这次乘车往九寨沟,看到岷山的峻峭崚嶒,想到李白“蜀道难”的描述:“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方钩连。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黃鹤之飞尚不得,猿猴欲渡愁攀援。”不觉骇然兴叹!
  抵达沟口,已是涼风习习的晚上。此处宾馆林立,旅店餐室的霓红灯星光熠熠,宛若是一小赌城,那有点儿荒山野岭的痕跡。居停处新九寨沟宾馆只有一年新,但当晚停电数次。有些人在沐浴,黑暗中模索肥皂或毛巾,有些人在“出工”,黑暗中模索草纸。其狼狈情景可以想像得到。此是仅存的原始气息罢。原来沟口沒有总电厂,各宾馆自行发电,供应线未臻完美也。1994年何汝显夫妇初到贵境,住的是藏族土著办的招待所,夜间在床上可以从破屋顶的隙缝仰视月亮,星星,夠浪漫未?九寨沟的现代化和商业化何其神速也。
  九寨沟位於四川西北部岷山山脈的南段,四面为雪山包围着,是长江水系岷江源头的一条支沟,以藏族九条村落而得名。景区內则查洼,日则,树正三条沟构成丫字型。黃山,张界家奇秀,突兀,飘逸的景色一看便使人沉迷陶醉。九寨沟骤然看下,似乎不是太特別,如此风景,北美洲有很多。回忆追索下,我觉得九寨沟像梦魇般,附扰着我的灵魂,很诡異,很奇幻,很美!那些水光浮翠,倒影林岚,色彩缤纷的风景“似是旧时相识。”想真一点,別处景物未必是一样。好像一支繁杂的交响乐曲,分拆开来,每一音符都是熟悉的,但併起各种乐器合奏产生出音调,旋律,和声,数调齐奏Counterpoint… 这便构成一独有的艺术作品。九寨沟美的精华是水,在这儿,湖,瀑布,滩,泉,急流,一应俱全,宛若三条长长的翡翠鍊,穿了些明亮的水晶,多粒璀璨的钻石,和一块块莹润的碧玉。这百多个被当地人称为“海子”的大小湖泊镶嵌在雪山森林深处,成了童话世界。张家界的山景,我已作详细的报导了。九寨沟的水景,亦值得我大书特书。虽然我凡庸的笔墨未必能写得出这“山色四时碧,溪光十里清。”的神粹。

  九寨沟的湖泊大異其他地方的,原因是水质含有大量的碳酸钙,形这成了湖底和湖堤的结晶体。这些沉积石在太阳光照射下,呈现各种颜色,绚丽夺目,供应各海子的森林流泉来自雪山溶冰,再加上经过不同高度之梯湖的层层过滤,晶莹的湖水孕育著各种苔藓,所以碧蓝是基本的颜色,蓝天,绿林反映在清澈如镜的水面上,如诗如画。镜海就是其中炯炯者。当风平浪靜,水波不兴时,镜海像一大块恬靜的明镜,反影出四周景物。鸟飞在水內,鱼游在空中,水天不分.当微风拂过水面,吹皱了一湖锦缎,水內的山,云,树也随之搖搖晃晃,一切靜物都动起来。宋理学家朱熹有诗詠这类的水景:

半亩方塘一镜开,
天光云影共徘徊,
问谁那得清如许?
为有源头活水来。

  中国人很有画家的眼光,文字亦颇含诗意。很多景物经品题后加以美名,确能令遊人产生遐思。臥龙海湖心有条碳酸钙形成的堤埂,呈乳黃色,给人印象是橫臥湖底一条长龙,在粼粼碧波內,视感中潛伏的长龙在摆动着。长龙上苔草和杂树丛生,似长龙红色的爪牙根须,随浪舞动着,长龙张牙舞爪,有跃湖而出之势。盆景滩离沟口不远,湖中松萝绕树,苔藓铺地,各类小巧的柳,柏,桦挺拔在水上,是一精致的盘景,散射出巧夺天工的灵气。五花海生满水绵,轮藻,水蕨,芦苇,节节草,水灯芯等草本植物,含不同的叶绿素,所以在碳酸钙质的湖水內,显露出孔雀蓝,翠绿,淡紫,素黑等不同颜色。大自然的斑烂,都被扭揉在这湖中了。


长海

  长海是九寨沟最大,海拔最高的海子,长七公里,宽约一公里,周围的高峰常年素裹银装,原始森林从雪山延展到湖畔,山水之秀,林壑之幽,令人陶醉。雨气寒凝,煙云迷蒙,岚影波光,朝暉夕阴,气象万千。岸上有一株巨大的老人柏,左侧光禿禿的,右侧枝叶茂盛,传说它是为救少女而被恶龙抓掉左臂的猎人化身。珍珠滩底有很多小洞,表面长着些水柳,杜鹃。当清澈的片状水流顺滩沿坡湍泻,激起无数水珠,像珍珠在玉盘上跳动,是沟內的奇景。当我们遊览时,红日为浓云阻隔,阳光微弱得如月华,看到的是“渚煙空翠合,滩月碎光流。”这景附骨铭心,怎能忘怀呢?当然我不能漏掉了熊貓海,这是翁希傑嫂叶秀瑜“接受洗礼”之处。相传熊貓喜欢在此觅食,因为崖边箭竹丛生,湖底大石远望去似饱餐后在酣睡的熊貓。可惜这幽邃的境界被众多遊客破坏无余,很难再见到熊貓的影。秀瑜为了猎取佳的镜头不慎“下海”,弄得全身湿透,当时女团员如王端娴等立即解衣相赠,我担心她会着涼,幸好更衣及时,只虛惊一场而已。

  总结九寨沟之美,这是一将各水晶般的彩湖连串起来的白鍊。流水随着地形的高低起伏,制成急流和飞瀑,声色俱美,缓慢的水散漫成溪滩,千姿百态。虽然林景和山景也美,终让了水景一筹,所以有“九寨归来不看水”的口号。遗憾的是四川旅遊局设计欠妥善,公路紧贴各景点,观景时随时要避车。且遊客挤塞,冲淡了原野的气味。但山水综合的景色永在:

但觉水环山以外,居然山在水之中。

  阚波替我们安排了晚上民族大厅內的表演。舞厅中央有一宽大的舞台,四周设多层席座。入座后有苗条的羌族少女奉上奶茶,青稞酒,烤羊肉干,並代客人掛上“哈达”(即类似我们在达基寺向圆悟和尚买来的白丝巾)。节目包括藏族青年男女奔放的舞蹈,激情的演唱,我最欣赏的倒是一羌族中年人吹出长达四分钟的笛声,悠扬,婉转,兼雄壮:“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渡玉门关。”这音乐提醒我身在边远的四川省亚坝藏族自治州內,中国人包含了边疆各少数民族,何等胸怀广啊!表演者服装奇特艳丽,节目中插有观众抽奖和脖子拔河比赛,不伦不类,使我觉得那二百五十元门票含了“搵丁”的成份,但一睹藏,羌二族风情,总算开了眼界。
  告別了九寨沟,回程时停在松潘作小息。松州古城楼,橫跨穿城大道,杜甫诗“野望”开句“西山白雪三城戍”,松州是三城中之一,是唐朝边陲重镇,曾被吐番攻佔了多次。明朝时在四川西北设松,潘二尉,巩卫陇蜀。民国初将二州合併成了松潘县。周荣超登楼拍照,我则穿过楼底,进入松潘闹市,见到很多小店出卖干牛肉,用各种香料泡制的,是本地名产。阚波宣佈:本来行程是遊览黃龙风景区,因为冰封未开放,改赴牟尼沟瀑布,何汝显诈颠扮用广东话问我:“我地去乜沟瀑布?”语带双关,具有高度幽默感。他的国语胜我百倍,若说听不清,沒有人相信。
  走完一条长长栈道,穿过丛林,方抵达瀑布。瀑布颇高,气势远胜九寨沟的。上游是湖泊,下游为一连串阶梯式,钙化了的河床。层层疊疊冲击成巨大白花,声震如雷。邝乃良老师的表妹夫妇关炎生,李詠慈问我:“又有什么诗句詠此景呢?”我抄下唐诗中七绝:

日照香炉生紫煙,
遙望瀑布掛前川,
飞流直下三千尺,
疑是银河落九天。

旁边一位从兰州来的老太太瞧到,要求我写一份给她,我只有遵命了。

  又一次欣赏岷江峡谷奇景,途经疊溪海子,是岷江边一湖,本是农村,因地震陆沉中陷形成的沼泊,四周夹着高山,依稀是巫峡的翻版。车子行了两天多,出现怪声,我想假若在成都时不是萧沛锟嫂张小桃斡旋換掉老爷车,未到九寨沟便拋锚了。这部比较新的亦出问题。邹师傅停车在山上一空地修理,附近有一小店卖花椒,我买了一小包(值十元)。邹师傅以为修理妥当,继续前行,谁知怪声再起,我们又再停下。见到一茅屋前摆上一台杂物,內有一包花椒,我暗自思维,很难有机会碰到四川花椒,何不多买一包,於是付给那少妇十元,将花椒放在口袋內。少妇收了钱转身回廚房炒牛片,用花椒配料,香味四溢,老饕王曦光站着看得垂涎欲滴,少妇顿生恻隐之心,在锅里用筷子夹了些牛肉片给他。汝显嫂炜国问我:“这是她自用的香料,怎么给你买去?”我拿回车比较第一包花椒,确实大包得多,冷手执了个热煎堆。
  邹师傅忙着修理汽车。我走向悬崖边俯眺浩荡的岷江,流水冲着江中的礁石,顿生回澜景象。我有点疑惑,究竟水向南流?抑是北流?时已红日西斜:“寒树依微远天外,夕阳明灭乱流中。”远树浮煙,余暉照在浊浪上,随着起伏不定的波流,闪闪生光,时明时灭,岷江夕照之景美极了,旅行能广眼界,信然也。汽车经过第三次修理方勉強捱到茂县,我暗自佩服小桃的先机卓识。到达茂县宾馆,见到工作人员穿了民族服装在停车场內的庭院作歌舞迎宾。想不到乡村小镇洋溢着这样的热情。晚饭后结队逛茂县夜市,很多小店和小档摆上琳瑯满目的土产。秀瑜是讲价能手,梁桂培,周荣超和我购买东西,都由她出面讲价。见她和卖货员喋喋不休一段很长时间,结果代我买了两条川珠。我取笑她:“秀瑜,你讲了半个钟头价,只省回美币七角五分,你的工钱不是这么少罢。”她回答得很有道理:“入乡随俗,我们现在回到中国。”可能四川人认为是寒流入川了,这些华侨太斤斤计较。

  从茂县回程成都,途经都江堰。这是世界最古的水利工程硕果犹存者,建於公元前250年,筑此堤坝是秦国蜀郡太守李冰父子,引岷江之水灌溉广袤的成都平原,沃野六千多平方公里。干渠三十八条是万顷良田的生命线,所以四川亙古以来有天府之国的美誉。众渠的龙头分鱼嘴,飞沙堰,宝瓶口三部分。鱼嘴是形似鱼口在岷江江心的分水堤坝,将江水分流入內外二江,外江是岷江的正流,內江经宝瓶口流入川西平原灌溉农田。宝瓶口是引水口,距鱼嘴间筑有飞沙堰,作用为泄洪堤,调节由鱼嘴来的流量。三部分的自然配合,解決了分流,排沙,防洪的困难。今天的水利工程专家观光都江堰后非常惊異中国古代科学的卓越成就。旅遊车(邹师傅,申师傅夜间在茂县赶修妥当)
  停在玉垒山的秦堰楼前。此玉垒山就是杜甫诗“玉垒浮云变古今”提到的。不错!世事如白云苍狗的变动,但伟大的都江堰,永恆地造福人民,和日月共存.从秦堰楼凭栏俯览那奔腾不息的岷江,我领略到祖国河山的壮丽,深以做一个沾染了辉煌的中华文化的中国人为荣。这样的感受是我平生感触的第三次。第一次是在居庸关长城上远眺山峦起伏的八达岭。第二次是在洛阳龙门石窟前临望伊河的磅气势。秦堰楼沿山而建,下楼梯级旁和牆角陈列历代治水名臣的画像和小传。毗邻二王庙是纪念李冰父子丰功伟绩的建筑物,正殿是楠木结构,殿柱有五六丈高,殿內有李冰父子的塑像,在宋朝以后,他们被封为王,纪甘棠遗爱,恩泽万世之功也。观澜亭的石碑刻了治河的六字口诀:“深淘滩,低作堰。”二王庙在古柏,银杏的枝叶掩映下,肃穆庄严,沿山一条蜿蜒石板小道直下都江堰,级数之多,不下於南京的中山陵。安澜桥在內江和外江分水处,是橫跨岷江的索桥,沟通两岸交通的孔道。踏上桥板,桥身左右搖荡,恍如大海腾波.我到了江心的鱼嘴,欣赏涌而来的一排排浊浪,秀瑜行近我身边说:“很美啊!”我回答:“以后有何形容呢?”她说:“以后由你写遊记作补充了。”她是此行的大功臣,有此命令,这四川遊记便如箭在弦上。镇郛对我说:“如此大好河山,不能沒有照片留念。”於是嫂夫人郑惠安代我们二人拍了一照,希望我能上镜,不辜负了当前美景。

  当晚回到成都,晚餐是四川风味宴-麻辣火锅,有分红锅(汤水用红辣椒油泡制)和白锅或鸳鸯锅。有各式各类的原料。吃法是打边炉式,所有菜餚自己在沸汤內灼熟。我不觉此餐是享受。(一) 人太多,空气不通爽。(二) 桌子太小,四人一席,不夠地方“施展拳腳”。(三) 时间不充裕,囫囵吞枣般吃完便赶去看川戏。在此恶劣环境下,荣超中了招,因为吃了几块煮不夠熟的田鸡,次日患上河鱼腹疾。我倒欣赏当晚在加州花园旅馆內的夜总会演出的川戏。曲文生动活泼,幽默风趣,充满纯朴浓郁的生活气息。武打功夫亦颇有瞄头,最精彩的是吐火和变脸,大师可一口气变出九张脸谱,每次变脸,速度不到一秒。

  次日一早起来,早餐前和梁桂培一同沿着锦江漫步。江边花园很雅致,草坪上有很多打太极和作晨运的人,配上川乐,颇富地方情调。离锦江宾馆不远的城南大桥本是万里桥。三国时诸葛亮派费禕出使东吳,送行时话別:“万里之行,在於此矣!”所以桥以万里为名。杜甫“野望”第二句“南浦清江万里桥”指的也是此桥。1997年,政府为了纾畅成都市內交通,把古桥拆除建三合土桥通车辆。中国现代化牺牲了很多古蹟,时势所趋,卻令凭弔历史文物者惆怅黯然。

   成都最重要的景点当然是武侯祠。

 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
 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黃鹂空好音。
 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淚满襟。

这是杜甫詠诸葛亮的千古绝唱。诸葛亮的功业,气节和悲剧都被这首七律一语道尽,但我认为他的真正悲剧不单止是“出师未捷身先死”,而是此师的不可能捷。以四川一省的物力人力抗拒強大的魏国有如螳臂当车,所以有后出师表的“才弱敌強,然不伐贼,王业亦亡,惟坐而待亡,孰与伐之。”这等洩气话。诸葛亮以攻为守的战略为很多史评家如明末王夫之洞识。他感刘备三顾之恩,“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知其不可为而为”这种精神,确实能震铄万世。武侯祠是纪念他的祠堂,是中国最重要的文物之一。祠宇坐北向南,红牆环绕,翠柏掩映,殿堂宏伟,佈局严格,很符合他的身份。二门前右侧亭內的唐碑述诸葛之勳,由唐宪宗时(公元809年) 宰相裴度撰文,书法家柳公绰书写,石工鲁建鐫刻。因碑文,书法,刻石都是上乘,被称誉为三绝碑。刘备殿轩昂宽敝,东壁木刻了沈尹默写的“隆中对”,西壁木刻了岳飞写的“出师表”,都是笔走龙蛇,书法劲秀。偏殿有关羽张飞等塑像,东西两廊分別塑有蜀汉的文官和武将。我惊鸿一瞥下,似乎文臣少了劝后主迎降邓艾的谯周;武将缺了三国演义说他脑后有反骨的魏延。策划祠堂者深受小说影响,因为历史上的魏延乃蜀汉名将也,演义写的不是实情。

  诸葛亮殿楹联甚多,导遊阚波很有学问。择其中之一解说,是他最欣赏的。未解时他先问我们:“此联隐括诸葛亮生平中两件大事,你们看得出吗?”联是清朝赵藩撰文:

  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
  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

方锋培催着我回答,我略加思索便说:“上联指七擒孟获,下联指街亭斩马谡。”阚波说:“全对!”其实我最欣赏是最简单的“二表酬三顾,一对足千秋。”诸葛亮上二出师表,身在外督师伐魏,酬谢刘备三顾之恩,未出茅芦,便知三分天下,隆中一对,显出料事如神,凭此足夠千秋不朽矣!此联是可以和杜甫的七律互相辉映的。
  在武侯祠殿宇西侧是一砖牆环绕的古塚,这便是刘备墓惠陵,刻了一通石碑“汉昭烈之陵”。金皇室之后完颜崇实题詠惠陵之联最有文采:

一坏土尚巍然,问他铜雀荒台,何处寻漳河疑塚?
三足鼎今安在?剩此石麟古道,令人想汉代官仪。

曹操遗骨不知下落,唯独刘备在成都血食千秋。抚今追昔,极尽沉郁苍涼。
  杜甫草堂是成都另一重要景点,在浣花溪畔,佔地约三百亩,楠木参天,梅竹成林。杜甫避安史之乱,前后在这里住了三年零九个月,写下二百四十七首诗。从大门起,五进四院,大廨,诗史堂,杜甫祠排在一直线上。诗史堂东西两侧配有对称的陈列室,经回廊和大廨连接,堂正中供奉杜甫全身塑像。堂后有小桥通柴门,进入工部(杜甫)祠,祠东侧凤尾森森的修竹丛中有一茅亭,刻上“少陵草堂”的石碑。荷池水槛,溪流曲桥,花径亭榭反映出这是一大富人家的庭园。大不合只身避难成都,憔悴飘零的寒士身份。杜甫妻离子散,写了“片云天共远,永夜月同孤。”的情怀悽惋诗句,怎能有此閒情逸致去享受晨风夕月,阶柳庭花?且他贫穷潦倒,亦沒有如许经济实力,所以草堂的历史意味绝对及不上武侯祠。工部祠內有杜甫和北宋诗人黃庭坚,南宋诗人陆游塑像三龛。黃陆诗派师承杜甫,且他两人亦曾流寓四川,同地異时,人物皆改,难免“侧身天地更怀古,独立苍茫自詠诗。”
  何汝显提醒我写四川遊记不要忘记品嚐公馆菜。这是旅蜀的尾声,余味无穷。告別成都赴昆明前的午餐,汝显安排我们自费享用在科华北路的明月楼老成都公馆菜。成都是人文荟萃的名城,旧时显要云集於此,这些富甲连云的府第,通称为公馆。主人对烹调菜式很讲究,制出脍灸人口的山珍海错娛宾。於是“公馆菜”包容着薰浓的西蜀文化精华,是川菜顶尖一绝。当午名菜包括(一)龟鳖鱼王汤,全龟,全鳖,全鱼,味道鲜美绝伦;(二)醪糟红绕肉,用参汤烈酒煨燉,肉色红亮,香气扑鼻,入口溶化;(三)叫化子鱼,用纸包着鲜鱼片,用火烤,鱼不沾纸,细嫩可口;(四)香橙虫草鸭,由橙汁,鸭片,冬虫草杂汇酿在鲜橙內,橙皮和了药味,浓郁处令人飘飘然;(五) 清炖粉蒸肉,味道独特,难以笔述。此外还有金银腊肠,红烧蟹等。读者看了若食指大动,请立即飞往成都,追蜀主杜宇之魂,和效秦王遣力士开山,再访金牛遗跡罢!(呼应开段李商隐诗后四句引用西蜀的典故)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寰宇古今

1959年,记忆中的吃月饼 ✍北郭居士

点点心灵

我们来谈天(二十)天家乐 ✍余仙

谈天说地

两把火 ✍亚谷

艺文走廊

狮口的见证 ✍凌风

谈天说地

心康身健 ✍于中旻

谈天说地

整肃与炼淨 ✍于中旻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雅典印象 1 ✍郭端

谈天说地

耶稣到底长成什么样子? ✍殷颖

谈天说地

葡萄树 ✍于中旻

谈天说地

殊途同归灭亡 ✍于中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