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古今 ✐2005-07-01


麦钦陶 C.H.M.

稽谭

 

  乔治.穆勒(George Muller, 1805-1898)说:“如果所有的书都烧光了,只剩下圣经和C.H.M.五经笔记,也就夠了。”穆勒是十九世纪的信心伟人,又和C.H.M.是同代人,穆勒年纪大些,都於属英国弟兄会,可见他相知和倾佩之深,所说的应该是正确的。美国的大佈道家慕迪(Dwight Lyman Moody, 1837-1899)也曾说过相似的话。

C.H.M. 是何许人?


Charles Henry Mackintosh

  麦钦陶(Charles Henry Mackintosh, 1820-1896)有名的著作五经笔记Notes on Pentateuch)等书,风行世界各地,署名常作C.H.M.旧中文译名“马金多”,可能不是取义自其资财丰富,而是说他书中有许多属灵宝贵的金子。他父亲是高原军团的上尉,驻扎在爱尔兰的卫克劳(Wicklow)郡,C.H.M.就在那里的军营出生。母亲是维勒顿夫人(Lady Weldon)的女儿,是世居爱尔兰的贵族。
  在十八岁的时候,因他姐姐来信,述说她自己归正的见证,心灵觉醒,向慕属灵的事;遂阅达秘(J.N. Darby)所著圣灵的运作Operations of the Spirit),读到“是基督为我们的工作,而不是祂在我们里面工作,给我们平安”(It is Christ's work for us, not His work in us, that gives Peace),得到帮助,而得着心灵平安的效果。
  这个年轻的基督徒,进入Limerick的一所公司工作。他勤於阅读,博览群书。1844年,他在西港(Westport)开办一所学校,由於他勤奋认真,颇为成功;只是对於主事工的时间,也就相对的減少了。九年之后,1853年,他觉得教育事业,太多佔据他的心,影响他的事奉;他衡量之下,觉得还是应该以基督为中心,遂停办学校。

  在这期间,他的笔忙於写作摩西五经的注释,前后达四十年,出版创世记,出埃及记,利未记,民数记各一卷,申命记二卷。这些书,深蘊着福音信仰,融会新约的宗旨,以基督为中心,扉页写着“新旧两样的东西”(Things Old and New)。初版序言由他的朋友密勒(Andrew Miller)署名,出版费用是密勒帮助筹得来的;他正确的介绍那书中的真理说:“人全然被罪败坏,神借着基督完全的救赎,都充分的,清晰的,常是精警的表现出来。”
  有的注解是“掘井法”,无異於查字典或百科全书:如果说到“这星与那星的荣光”不同,就罗列知名的星,属於什么“光等”;说到神“从一血造出万族”,就备举各种族,证明其DNA程式相同,全不谈属灵的原则。这是掘井法,总不能得道活水。麦钦陶的注释方式卻是不同:不是寻章摘句,也不是逐句详细诠解,而是有其锐利深入的观察,有力的表达出他的看法,宏旨要义,从旧约引至新约的应用,仿佛是复活的主耶稣以马忤斯路上的讲论,或耶路撒冷的查经(路加福音24:13-33, 44-49)。教会常讲到“马可楼上”的祷告,或许我们该思想,可能“马可楼上”的讲经,是有效祷告的基础。在使徒行传或新约书信中,我们也屡屡看见这样的例子,是引证旧约经文,使人得激励,而忠实於神的话,坚定的信靠基督。
  “本〔旧约〕圣经”证明耶稣是基督(参使徒行传17:2,3,18:28;哥林多前书15:3,4),是新约使徒经常的方法,是明白圣道的根基,是麦钦陶的原则,也是今天教会所应效法的。
  放下了教育工作后,C.H.M.去到爱尔兰首邑都伯林,作公开讲道事奉。多年来他勇敢的卫护真道,宣扬福音,神大大使用他,赐福他的工作。当1859至1860年,大复兴橫扫爱尔兰,他尽力的参与。他是大有信心的人,常经历试验;但他专心从事福音的事工,神从未让他缺乏生活上的需要。
  C.H.M.生活敬虔,非常注重祷告:不仅是个人灵修祷告,还鼓励信徒参加祷告会;他並且主张,要跪下祷告,並不能借词推卻。
  他在世最后四年,住在柴屯罕(Cheltenham)。因为年事已高,不能多在讲台事奉,就专注写作。他一生有很多著作,明晰而简朴,短章与单行本,难以数计。最后系列的短章,称为几把牧草Handfuls of Pasture)。他的著述流行甚广,对世界各地的教会影响甚大而久远,无从估计;有极多的来信,表达对他注释摩西五经的满意。
  1843年,他第一个短章“神的平安”(The Peace of God)出版;在1896年,他最后的作品是“平安的神”(The God of peace)写完交付出版者,就此停笔。几个月后,他平安进入永远安息。他所写的杂著集Miscellaneous Writings),以好几种不同的方式出版。他忠勤的事奉,长达五十多年,功效大而持久。
  1896年十一月二日,七十六岁的麦钦陶,安然睡去。虔诚的人,把他的遗体移至柴屯罕墓地,各地很多的信徒来为他送別,安葬在爱妻之旁。来自爱丁堡的悟斯屯博士(Dr. Wolston),以“安葬亚伯拉罕”为题讲道(创世记25:8-10;希伯来书8:10)。会众在散去以前,同唱达秘美好的圣诗:

噢,光明和蒙福的家乡,
那是罪不能侵染的地方;
我们的心灵渴慕那景象,
虽然现今还在地上飘荡。

  在创世记笔记中,C.H.M.讲到亚伯拉罕向赫人以弗崙,买地安葬撒拉,他看见了那“美好的复活清晨”:

信心不能长久注视死亡;感谢永生的神,祂赐给更高的标的!复活永远充满信心的远象,它的能力使人从死亡面前站起来。…死亡是撒但的边界;撒但的尽头,神的起头。(创世记23:7)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相爱 ✍亚谷

谈天说地

从世纪船难谈见死不救 ✍林向阳

谈天说地

复活主的三现 ✍凌风

谈天说地

大同社会 ✍于中旻

艺文走廊

扫罗王的独白 ✍凌风

谈天说地

两家斗爭 ✍于中旻

云彩生活

流行性感冒与禽流感 ✍烝民

云彩生活

称心园艺:草莓,士多啤梨 ✍余暇

谈天说地

走后门 ✍刘广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