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阵阵 ✐2004-12-01


读书乐

孤独的神:后现代的福音派信仰危机

David F. Wells著  呂素琴译  天道书楼

文中旴

 

  有一位著名的佈道家,实在是有圣灵的同在,工作大蒙恩典。因此,被称为“神的推销员”。只是这样说法的人,大概沒有想到,这是何等贬抑的话!因为有两个问题:一个问题是把圣灵的工作取消了,把一切成功,都归於天然人的条件;另一个问题是,所谓成功,只是依照人的标准,实际上是並不是真的成功。
  现在“推销员心态”,在教会中流行。奉献称为“属灵的投资”。其实,奉献与施舍,都不应该有投资的想法。“粮食撒在水面上”,是投资的好计画吗?多数是有去无回。
  为什么会有这样严重的错误呢?是因为世界文化的势力,进入了教会,或说教会投入了世界。如此,基督的新妇,投入了魔鬼的怀中。
  世界上有两种势力,与基督为敌:一是公然反对基督,不愿与神有任何相干;一是口称相信神,信的卻是世界化的神。从古以来,人照着自己的形像造神,照自己的方式,敬拜他所造的神。这就是敌基督文化。敌基督的意思,是假的,或代替基督的东西。

沙漠圣徒与所多玛圣徒

  沙漠圣徒的产生,不是在受迫害的时代,圣徒逃到旷野;而是在基督教成为国教,在城市里面,宮廷中得势的时候。他们逃避的,不是刀剑,而是世界,或说不甘愿成为世俗文化体系的俘虏。今天的福音派教会,也是处於类似的情形:教会不再在旷野,而进到了所多玛。如果说福音派教会的信徒,都是不得救的,未免太过分了;不过,他们的真实情形,可能还不如罗得。圣经说:“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彼得后书2:7,8)
  这至少可以说明,罗得不同意所多玛人的行为。为什么呢?因为他受了叔父亚伯拉罕的薰陶,能明白是非,知道所多玛人所作的不对;他虽然无力作见证,无力改变他们,但他为他们伤痛,知道他们犯罪的结果,是要被神刑罚。
  批评罗得差劲的人不少。但他们都胜过罗得吗?事实並非如此。他们看见罗得的兴盛,以为是神的赐福,感谢讚美而不停。罗得不是有相当的成就吗?
  今天福音派的信徒,沒有作分別为圣的沙漠圣徒,卻效法世界,与他们沒有分別,不仅失去了见证的能力,恐怕连分別的能力也沒有,所以不敢也不能讲话,甚至同流合污!
  今天的信徒,不为该伤痛的事伤痛,反而庆贺。

卫尔斯的热心

  要如何作见证人呢?说来简单,只有三步:一.与別人不一样;二.不要跟別人一样;三.要別人同我们一样。
  夠简单了吧?可惜,今天福音派信徒,甘心效法世界,以求被世界接纳。领袖们更是如此,恐怕还是起带头作用。出卖了长子的名分,也出卖了主。
  卫尔斯仿佛是今代的非尼哈,他认为以色列人同迦南女子联姻,不仅不是繁殖增多的最好方法,並且是神所咒诅的。他知道“圣经作者是以神为中心来看每一件事,而世俗的作者则以人为中心的观点来看事情。”(页36)这正是现代福音派所走错误路线,是与神的旨意违背的。本书作者指出问题所在:“今天福音派的根本问题是:神在教会里太沒有地位了。祂的真理显得太遙远,恩典太平凡,审判太仁慈,福音太廉价,而基督则太普通。”(页25)这是真实的情形,卻不是人所愿意听的话。
  把神和神的特性減弱了,把真理減弱了,而求为世界所接纳,在圣经中称为“淫乱”,是与神为敌。只有一个方法为这样的行为辩护,或说贿赂自己的良心,就是变更成功的标准,依从世界的标准。

现代性就是世界,但它很机巧的把它的价值观隐藏在我们这时代的丰富,舒适和神奇里,以致那些自称是神的子民的人都不太能夠认出他们的真面目。(页24)

  作者指出教会增长学的问题之一,是以实用代替信仰为中心,以算术为战术,把人为的组织和管理,代替神学。“当神学从福音派信仰的中心被移到外围之后,技巧便从外围被移到福音派信仰的中心。”(页59)结果怎样呢?

我们喜欢一位能供使用的神,而非我们要去顺服的神;我们喜欢一位能满足我们需要的神,而非一位我们要将主权降服在祂面前的神。祂是一位为我们的神,就是为满足我们-並不是透过基督,而是透过市场运作。在市场,所有东西都是我我们的…(页99)

  后现代的思想模式,是沒有绝对的真理,也就是不能容纳基督教;因为基督宣称祂是唯一的真理。不幸,有的福音派信徒,接受了这样的思考方式,或说为了被时代所接受,而放棄了信仰。因此,本书写出神和教会的关系,不是住在祂的圣所中,教会不再以基督为头,而成为神在荒原中。跟从神的人,真应该“出到营外,就了祂去”(希伯来书13:13)。这是主早就说过的,背起十字架来跟从祂,也就是为真理牺牲的精神。

我们该怎么作?

  本书似乎说了许多负面的话;不过,他不是只指出病征,也不止是愤慨的话。他是呼吁属神忠心的人,知道当前教会的严重情形,起而救济。他说:“我们捍卫神为中心的唯一方法是:以基督为中心,因为除祂以外別无拯救。”(页116)
  现在,撒但不仅使用它的迫害手段,更厉害的,无神论进入了教会,不是佔据教堂,而是造出了无神的基督教。这样的基督教,不再指出人的罪和灭亡的后果,而人也就不再需要救恩。基督教不仅是可有可无,简直是无足轻重,近於无聊。这是本书名为“神在荒原”(God in the Wasteland)的道理。如果你想,他是受T. S. Eliot 所作“Wasteland”诗的影响,也不是不可能的;因为诗人所描述的,正是一个乌煙瘴气,沒有理想的生活群,並不是一个正常的教会;诗中的主角,正是在像丹麦王子Hamlet一样的徬徨莫知所从。
  今天的福音派教会,不计代价的逃避攻击,那是主所命定的受苦和患难(帖撒罗尼迦前书3:3),剩下的一条路,不是各各他的道路,只有从战场上撤退的容易路线。
  但今天神所要的,是肯走孤单道路的人,肯为了真理,与世界分別,站在主面前,作金灯台,为主发光,作见证。

耶和华如此说:“你若归回,我就将你再带来,使你站在我面前;你若将宝贵的和下贱的分別出来,你就可以当作我的口,他们必归向你,你卻不可归向他们。我必使你向这百姓成为坚固的铜牆,他们必攻击你,卻不能胜你;因我与你同在,要拯救你,搭救你。这是耶和华说的。”(耶利米书15:19,20)

  因此,我们必须相信有绝对的道德标准,相信圣经是唯一的权威,耶稣基督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祂,沒有人能到父那里去。这样,我们才可站在主一边,有分別的智慧,而坚定不移。真理最后终必胜利。
  盼望读本书的人,不要只以知道为了,要採取行动,站在神一边,不以求人欢迎为目标,作主真理的出口,在沉睡将要衰微的福音派教会,作时代的守望者,发言人。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好的使者 ✍亚谷

谈天说地

父亲的公义与兼爱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南丁格尔 ✍林向阳

艺文走廊

约拿单如是说 ✍凌风

乐趣飘送

圣乐.音乐.文化(上) ✍于中旻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佛罗伦斯印象 ✍郭端

寰宇古今

日月潭的晨昏 ✍音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