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走廊 ✐2004-09-01

品质管制与品格培育

余仙

 

  很多人知道诺贝尔奖。但是有多少人会知道“戴鸣奖”﹖
  戴鸣(William Edward Deming, 1900-1993)这个道地的美国人,但在日本,比在他的本国美国更有名。


戴鸣(William Edward Deming, 1900-1993

  戴鸣本来是研究数学物理的,1928年,得Ph.D.Yale)学位,后来从事统计和专门教导品质管制。从前,美国有品质管理学科,认为是提高产品素质和增加利润的途径。他的方法是使用最高品质的原材,以代替制成品的检验改进。以成衣业为例,採用便宜的线,常会断或缠结,工人或管工的,要停下来解決问题,影响生产率,相对的提高了制造成本,也就減低了利润,而且品质不好。改用高品质线轴的结果,工作顺利了,生产量提高了,连工作场所的气氛都改进了许多。
  他的理论在本国沒有引起多大注意,卻得到日本工业界的接受推重,认为其对日本战后的工业发展有极大的贡献,使一向以品质差有名的日本工业产品,面目一新。从前“日本货”是品质差的记号;现在,日本的公司可以说:“我们在国外制造的成品,跟本国制造的同样的好。”
  日本於1951年,设立了“戴鸣奖”,颁给对品质管制有主要进展的工业,被视为工业界的诺贝尔奖。在美国,他的理论和方法,迟至1980年代才渐被赏识採用。但在此以前的漫长年月,直到离世前不久,到九十岁的时候,白发苍苍的戴鸣,总是带着一名祕书,不倦不休的到处奔波,传播他的理论,举办讲座。
  这样的简单理论值得推广吗﹖当然值得。为什么人会听他的呢?因为那跟信誉有关,也影响到商业上的利益。


就是这1913年左右出厂的“银灵”(Silver Ghost)汽车,令乐斯路怡声名大噪,甚至夺奖。

  有个汽车工人,在那里安一枚小螺丝钉,只是稍微偏差一点。另一名工人说﹕“算了吧,可以过得去就好。”
  旁边一个声音说﹕“在別的地方可以过得去,但在乐斯先生的厂里,不能过得去,必须作到完美﹗”说这话的人,不是別人,正是乐斯(Charles Stewart Rolls, 1877-1910),那年轻的汽车工业家,就是乐斯路怡(Rolls-Royce)名贵汽车厂的创办人之一。到了1914年,赢得了“世界最佳汽车”的美誉,所用的标识“夺魂夫人”(The Lady of Ecstasy),成为品质可信赖的记号。虽然至今其产品不能算多,但仍然保持最好。看道双R的商标,就代表最佳信誉,是其成功的见证。


The Lady of Ecstasy

  这个制造厂的成功,另有一个故事。乐斯是飞行家,喜驾汽车,经销引擎。路怡(Frederick Henry Royce, 1863-1933)是电机工程师。后来汽车制造业发展起来,二人把各自的公司合併,志同道合,绝不苟且走捷径,惟以制造高品质汽车为目标,终於成功。
  
  原来所花的时间,劳力,材料,虽然制成了谁也看不见,但经过考验,品质和品格,就显明出来。
  理论非常简单:注重品质,原件成本虽然高了,到产销成本,卻降低了,所以会有更好的信誉,更高的利润。
  品质管理如此,品格培育岂不也是如此?单从企业利益来看,好的成品由於好的品格;因此,是最好的投资。
  记得:我曾参观过一座工厂,他们有个标语,好像是说:“产品就是人品。”这实在是智慧的话。因为产品所表现的,是生产的人。正如耶稣说的:“好树结好果子。”好的人,制造好的产品。所以不仅要有好的原材,是人把原材化为成品。不论机器多么进步,还是要有人使用,控制。
  为什么呢?
  思想化为行动,行动成为习惯,习惯形成品格。
  人不能控制思想,只有以更好的思想,胜过坏的思想。这样,久而久之,由好品格的个人,合成好品格的集体。
  这样的集体,才是社会最宝贵的资产。

品质与品格

  不过,我们要记得:品质与品格到底不同。明显的,讲到品质,是物质;讲到品格,是人格。
  物质沒有人格,所以达不到标准的,就可以丟棄,或加以更新,改造。对於人,卻不能夠这样;如果达不到预期标准,应该培育,发展,使其进步。另一方面,对於物质可用品质管制;对於人,管制不是最理想的办法,必须培育。品质管制的目标,是为了个人,或某些人的营利;品格培育的基本目标,不是为了个人的营利,而是为了社会的整体好,因为个人与社会不是对立的,而个人是社会的一部分,或说社会中的个人。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作大丈夫 ✍亚谷

谈天说地

领袖的言语 ✍于中旻

艺文走廊

大卫的独白 ✍凌风

谈天说地

最高领袖的倾倒 ✍于中旻

点点心灵

私家重地 ✍余卓雄

谈天说地

一同为真理作工 ✍于中旻

寰宇古今

郭显德博士传奇 ✍史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