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报 eBaoMonthly.com
艺文走廊.人物 ✐2021-02-15

你的名叫以色列

—不疲的行旅

凌风

 

   一

雅各离了別是巴,向哈兰走去。(创世记28:10)

夕阳,沉下了山冈,
余暉给大地染上了金黃。
我拖着一身的疲乏,
息足在旷野的路旁。

我—一个孤单的旅人,
奔波在崎岖的道路上。
是绮丽的理想,
使我別离了家乡。
在逝去的日子里,
追寻,追寻…
 走向了远方。
赐我力量的是真理之杖,
肩上背负着情感的行囊。
饿了,
 咀咽着粗粝的干粮,
渴了,
 泉水是涤去疲劳的琼浆。
我曾踏破过无数个黑夜的漫长,
我永恆的迎向朝阳的曙光。
晚间,沒有宿歇的野店,
忍受着荒野的寒冷和风霜;
晨星的光辉,
给我披上不灭的希望。
我像碧空的一朵白云,
独自,啃噬着人生的苍涼。

如今,
又是夜的开始,
炊煙和暮霭凝结成一片苍茫。
深沉的人生海洋,
已经渐渐靜息了波浪。
夜,撒下了黑暗的巨网,
无边的靜谧埋葬了村庄。
蝙蝠在星空飞翔,
萤焰闪映着微光。
我睡臥在路斯的野地里,
 拥抱着寂寞;
石头是我的枕头,
天空是我的营帐,
星群是嵌在帐顶上的钻石,
草茵是我的眠床。
梦,在记忆中复活了,
胸中的颂歌如海的语声,
 不停的消涨,消涨…

我看见一只高大的梯子,
从地上耸立到穹苍,
有数不清的天使,
在那里来去歌唱。
有神站在梯子以上,
用慈爱的声音向我宣扬—
 流徙的旅人啊!
 不要悲忧彷徨,
 要坚定的战胜苦难,
 未来的日子里,
 必得居这荣美的福地,
 你应该振奋莫再沮丧!

起来,起来!
於是,我脫去了惆怅;
让晨曦披上欢笑的彩衣,
用油和酒,敷治着重茧的双足,
走,走向迦南的边疆。

 

   二

“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创世记32:28)

归来了,
我终於归来了!
在另一次的旅途中,
我有着成群的牛羊,
还有丰富的行装。
我将看到年迈的慈爱爹娘,
也将亲吻那熟悉的土地芬芳。

在雅博渡口,
我凝视着河水匆匆流逝,
染蓝了深广的海洋。
妻子儿女们已经渡过彼岸,
背影深隐在夜雾里,
我们将会相见,
也许,就永远失掉了方向。

这儿只剩下
 我孤单一人,
心灵沉降到底,
像坠入水中的铅块一样。
有一位不知名的友人,
 与我在野地里较力,
我虽然倔強的爭抗,
在大腿握里卻留下永恆的创伤。
我已经失去了自己,
失去了一切凭恃与刚強。
我微笑着—沒有疲倦,
 像光荣战胜的勇士,
欢笑的气氛在四周荡漾。
松风鸣奏着绿色的乐章,
灵魂在飘舞翺翔。

金箭射破了长夜,
东方升起了黎明的太阳,
我就努力创造新的胜利,
也我所已获得的欢狂。
我踏着晨雾又向前走去,
 走去…
我将採撷那绚丽的彩霞,
畅饮着成功醇酒的芳香。

 

   三

那要来的终於来了。
我最怕见的是我的兄长—
 照讲,我用诡计赚了长子的名分,
我问心有愧,但谁又能倒转时光?
我有些,至少是有些怕,夙怨怎能忘?
我祷告,祷告,手段又作伥;
 先送他许多牲畜作爲补偿…
我准备好了好话,连称呼:
“我主,我主!
仆人对你是朝思暮想,
无比的,如同云天难及的景仰,
 见了你,恐惶就像是见了神一样!”
那粗壮的身影临近了,还是那率直的心肠!
他跑上前来,与我亲吻,
 多毛的双臂,紧抱着我的颈项。
欢乐相逢,怨仇已经是既往!
我眼淚汪汪,顿觉腳步宽广,
 好一个天高气爽!

   增修1953原作


雅各再见以扫
The Meeting of Esau and Jacob
by James Tissot, 1836-1902

https://chs.ebaomonthly.com/ebao/readebao.php?a=20210206

 

©2004-2021 翼报 eBaoMonth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