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古代史

第七章 以色列人在曠野

回首頁>時光腳印>以色列古代史


第七章 以色列人在曠野
出十五22∼四十38;利八∼十;民一∼四;
十11∼十四45;十六∼十七;廿一廿七;
卅一∼卅六;申一∼四;卅四

以色列人在出埃及,渡過蘆葦海以後的工作,就是向迦南地前進。在埃及四百三十年的居留,剛好成就了神向亞伯拉罕的應許:他要有一國之?的後裔。現在該是實現第二個應許的時候了,那就是要有自己的家園。往迦南的捷徑在東北邊,從以色列目前在蘆葦海東邊的位置,到迦南南部,大約一百五十哩。假如百姓直接走,不到一個月,就可到那堣F。但神的引導並非如此,有一個理由就是?要避免與非利士人相遇,免得疲於戰鬥,(出十三17)(注一)。神?他們揀選的路線,這個主題,引起許多討論。

第一節 以色列人的旅行路線

以色列人的路線(傳統的看法,也仍?今日許多學者所皮持)(注二),是沿紅海之南岸,走了一百哩以上的路程,然後斜行進入內陸,約五十哩,到今天的耶別姆沙(Jebel Musa),即西乃山。在這堙A以色列人居留約一年,就北行到迦南南端的加低斯巴尼亞(Kadesh-barnea)。

路線決定的關鍵在於西乃山的位置。傳統的看法,認?它就是耶別姆沙,在西乃半島之南部。但有些學者認?,是在亞喀巴海灣之東部的某一地區。他們的理由是,西乃山顯然?一火山口,因?有一天當百姓站在山腳下時,有火焰、煙雲和響聲從那兒發出。(出十九16∼18);但西乃半島,卻沒有大山;最近的火山是在越過亞喀巴海灣的地方。?答覆這個問題,我們要注意,以色列人滿懷敬畏所見證的這番景象,是由於超自然的力量,不一定是由山?生。另一種看法認?,西乃山一定在西乃半島之北部,因?亞瑪力人(Amalekites)與以色列人在那堛屁唌]出十七8∼16),而未見亞瑪力人曾去過耶別姆沙那?遠的南方(民十四43∼45;撒上十五7;廿七8)。?答覆這問題,我們可指出,雖然亞瑪力人一向遠住在北方,但這時他們顯然?了搶奪以色列人,而跟隨到南方來(申廿五18)。他們是流浪的部落,那埵鳥鷛|可以搶掠,就住那堙A當然他們會離開原來的領域,追逐可能成?戰利品的以色列人,是不足?奇的。

有幾件事支援傳統所說的位置。第一、許多世紀以來,這種看法一直被認?是正確的;事實上,從早期基督教開始,甚至還要更早就開始有這種看法。第二、以色列人出埃及到西乃山之間,一定有一段距離,因?經上記載兩地間停留的些地方(民卅三2∼18),有一些差不多可以確定其正確位置。第三、西乃山一定在迦南地極南部,因?從那堥鴠[低斯巴尼亞,要走十一天的路程(申一2),後來,以利亞從別是巴到那兒,雖是慢慢迂回地走,也走了四十天的旅程(王上十九8)(注三)。第四、我們可以很中肯地說,摩西的岳父被稱?基尼人(Kenite),意思是「工匠」,這是因?靠近耶別姆沙有耶爾赫丁(Serabit el-khadim)的礦藏,因此可能使工匠遷至附近居住。

第二節 到西乃山

(出十五22∼十八27)

一、瑪拉(Marah)、以琳(Elim)、汛的曠野(Wildernes of Sin)

(出十五22∼十六36)

1.供應飲水(出十五22∼27):以色列人從蘆葦海東岸注視埃及大軍覆沒,停下來讚美上帝(出十五1∼21),然後繼續跟隨雲柱的引導向南行。他們有三天找不到水(注四)。後來到了一個小綠洲稱?瑪拉,但那兒的水是苦的,瑪拉通常被認?是現在的哈瓦拉(Hawarah),那堛漱穭斯M是苦的(注五)。摩西照神指示,丟下一根木頭在水中,水立刻變甜,而可以喝。百姓繼續前行到以琳,一般認?是現在的古倫德(Wadi Ghurundel)(注六),大約在哈瓦拉之南六哩,那埵雂竣揭陶\多甜水。以色列人在這媯o現十二口井和七十棵棕樹,因?有水,又有樹蔭,使這埵?受歡迎的休憩處。至今這堣摒O旅客喜愛的中途站,以色列人在那堨i能停留幾天。然後百姓向前行到一個地區,稱?「汛的曠野」(出十六1),這堳雈i能就是沿紅海岸,一處多沙而易於行走的平原,因?一入內陸就是崎嘔不平的地形。他們在「第二個月十五日」到達這個平原(出十六1),剛好是從蘭塞城出發後一個月。

2.嗎哪(出十六1∼36):到了這堨H色列人的糧食吃光了,百姓帶著大量的糧秣,但是一個月就用盡了,以色列人很憂慮,向摩西發怨言,這?多的群?,又有牛羊牲畜,在不毛之地,我們可以瞭解他們的憂慮。在荒蕪人煙的地方,他們去那塈鋮為鱆滬鼓哄]注七)?但是百姓應該知道,神既已用神?拯救他們過蘆葦海,也必能供應這需要,他們應該堅信不疑。

神就供應一種像「小圓物」形狀的營養食品(注八),描寫成「像芫荽子,?色是白的」,而且是甜的,百姓稱?「嗎哪」(注九)(出十六14、15、31)。除了安息日以外,每天早晨擺在地上是新鮮的、神指示他們照一天所需之量收取,到第六天要收雙倍,備安息日之用。神告訴他們,前五天收取的若不當天吃就會壞掉,但第六天收的不會(注十)。

3.鵪鶉(出十六12一13):在嗎哪出現的頭一個早晨前一天晚上,雖然只有一天,神供應另一種食物,那就是肉類,得自一大群飛來的鵪鶉。聖經上說:「鵪鶉飛來,遮滿了營。」也許神使鳥群飛得很近地面,百姓在它們飛翔中打下來,正如大約在一年後,也有類似的情況一樣(注十一)。不管他們捕鳥的方法如何,首姓在那一夜得到大量的鵪鶉肉。次日清晨,嗎哪初次出現,當然那一天沒人在營中挨餓!神奇妙供應他們。我們還要特別加一句,就是從那一天開始,直到四十年後渡過約但河,每一天繼續有嗎哪供應。(出十六35;書五11∼12)

二、利非訂(Rephidim)和西乃山(出十七1∼十九3)

以色列人離開汛的曠野;就轉向內陸,也許向飛蘭(Wadi Feiran)前進,從那兒可到耶別姆沙,來到一個地方叫利非訂,有時被認?是利法依(Wadi Refayid)。利非訂靠近西乃山,因?就在這堙A神告訴摩西,擊打「何烈的磐石」,使百姓有水,何烈被認?就是西乃,或至少是包括在西乃地區以內。

1.磐石出水(十七1∼17):百姓在利非訂發覺他們的水用完了。這地方原來有幾個水泉,但在那年,顯然泉水太少,百姓向摩西大發怨言,摩西將此需要帶到神面前,他按照神的指示,擊打(注十二)何烈的磐石,水就大量流出(注十三)。百姓的乾渴得到滿足,當百姓在西乃時,很可能這股水流就這樣開始一直繼續流(注十四)。今天靠近那別姆沙的附近,有幾個水源(注十五),但當時在利非訂的缺水,我們知道,顯然那年雨量不夠,以致需要這一條特別的水流。利非訂和西乃之前的平原,其間距離不遠,因此水流自然的流下,可使附近平原有水,讓首姓在那兒安營。

2.亞瑪力人的戰爭(出十七8∼16):以色列人在利非訂與一群流浪者亞瑪力人打了一場仗。這一支人可能和以東人一樣是以掃的後裔(注十六)(創卅六12),(創卅六1)。亞瑪力人到處流蕩,掠奪別人(注十七),與當時許多比較定居的部落不同。雖然聖經未直接提到,但在渡過蘆葦海以後,亞瑪力人顯然曾經攻擊過這批軟弱、散漫的以色列人(申廿五7∼18),如今他們更大膽了,採取打打跑跑的戰略(注十八)。因此,摩西指示他所信任的約書亞(注十九),揀選人與這批突擊者交戰。

對約書亞來說,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百姓剛脫離埃及的奴役,從未受過戰術訓練,而且也沒有許多武器,當然約書亞也不敢奢望在這種情況之下,有多人志願打仗,特別因?他們的仇敵,是以專門打仗?生的。但也有一些人,絕大部分可能因?尊敬約書亞,而願意參戰。次日打了這場仗,神使他們戰果非凡。摩西在附近的山上觀看,向神舉手,作祈禱的姿勢,只要他的手高高舉起,約書亞的軍隊就有斬獲,但當他手臂疲乏下垂,軍隊就被迫後退。最後,亞倫和戶珥(Hur)(注二十)站在摩西兩邊,幫助這位領袖,一直高舉雙手,直到獲得全面勝利。以色列人就因此學習了印象深刻的一課,那就是得勝不在於自己的能力,而在於相信神的大能。

3.組織(出十八1∼27):在利非訂,摩西的岳父葉忒羅來訪,這堿O葉忒羅的故鄉,他要來這堣˙搢垂僈楫爾禲A他帶來摩西的妻子西坡位和兩個兒子--革舜(Gershom)與以利以謝(Eliezer),摩西在早年回埃及的路上,會將他們遣回家(出四24一26 ;十八2)。葉忒羅到達營地,作一番觀察之後,建議摩西(注二一),指派一些助手,來幫助他管理以色列群?,摩西採納了他的意見,指派「千夫長、百夫長、五十夫長、十夫長」(出十八25)。意思就是說,假如下上千人,至少也有幾百人(注二二),在那時成?以色列營的官長。這樣做對摩西來說,當然很有價值,這些助手的工作,主要似乎在於審判,因?聖經上說:「有難斷的案件就呈到摩西那堙A但各樣小事他們自己審判。」此外,將人們分組後,自然成?組織網,?聯絡消息和執行法規之用。

4.到達西乃山(出十九1∼2):下一站來到西乃山本地,很可能就是兩哩長、一哩寬的山脊之一端(注二五)。只有此山的南峰是耶別姆沙(高七三六三尺),而北峰稱?拉斯約沙弗沙飛(Ras es-saf- safeh,高六五四 ○尺)。在每座山峰前面,伸出一片平原,適合以色列人安營,但學者多半認?他們所用的平原,是耶別姆沙前面這一塊,以色列人的旅程第三個月到達這堙]出十九1)剛好在「那一天」,很可能這一天是指十五日,也就是他們第一個月從蘭塞?程出發的日子。百姓將在這堜~留十一個月又五天,因?他們屐後離開這堙A是在次年二月廿日(民十11)。這段期間,他們得到最重要的律法,也建立了中央會幕。

第三節 頒佈律法

(出十九3∼廿四18;卅二1∼卅四35)

在以色列人?程從埃及住西乃的頭六十天當中,他們只是一群鳥合之?,無制度和組織可言,除了有一國之?以外,幾乎不能算?一國家,在埃及?奴的狀況,禁止他們有任何自治,某些人有「長老」的頭街,埃及人一定是用他們來聯絡和控制,但是當以色列人離開埃及時,他們沒有自己的法律,也不是真正有組織的人民團體。而且,他們也不真知道上帝,或瞭解所要求的生活方式。

在進入應許之地以前,他們需要受改正,神計劃在西乃來改正他們,事實上,我們若說神就是?此原因,而使他們長途迂回過半島,也不算誇大其詞(注二四)。西乃提供有利的環境,在這埵囥m不受外來的干擾,因?人口稀疏,百姓在這堣]要完全倚靠神在物質上的供應,例如食物,並且很可能還有供應水,這樣會使人心,更容易接受神屬靈的牧養。神確實計劃在這堙A將他們熔煉成?一個真正的國家,神給他們法律和組織,團結他們?一民族,使其有一體的感覺,和使命感,而且,最重要是使他們成?相信並倚靠神的子民。

一、頒佈十誡(出十九3∼廿17)

神在西乃向以色列人傳達的第一件事,是口傳十誠(Decalogue or Ten Commandments,出廿1∼17)。?了預備百姓有正確的心靈來接受這十條誡命,神指示他們有兩天的預備(出十九3∼15)。百姓當認識神所要傳給他們的是何等重要,摩西執行這些公開的指示,首先就召聚百姓來,要他們宣稱自己願意服從神所要頒佈的律法,百姓回答表示願意(出十九8∼8)。然後他在山腳下畫定界限,人畜不得越過此限,否則必死,然後百姓要自潔身體,潔淨自己的心靈,「到第三天要預備好」。他們需要洗滌自己,一方面因?長期走路,身體很髒,要洗澡,另一方面也象徵需要在靈埵蛩銦C這種象徵靈堛爾t潔,在於內在的清潔,這樣百姓才預備好自己的心意態度,來接受這件事。

期待的第三天來臨,西乃山開始一番驚心動魄的場面(出十九16∼25)。密雲遮山,從山上有雷轟、閃電和越來越響的角聲。煙氣上騰如燒窖一般,地震山動,這場景象更進一步預備人心,使百姓對即將發言的神,他的偉大權能,留下深刻印象,在這場面中,摩西再一次照神的命令,吩咐百姓不可越限。

在適當的時候,神開始用耳可聽聞的聲音從山上說話,好讓所有的人都聽見(注二五)。此刻這些說話的聲音可能取代角聲,但是,其他的景象一定仍繼續,造成令人敬畏的景況。這些百姓,不見說話者的人影,卻只聽到說話的聲音,從令人肅然起敬而莊嚴的背景傳出,他們在情緒上,一定留下很深的影響。

神所傳的是十誡。生活上十條基本的原則,逐條闡明。百姓很注意聽,也很害怕,當聲音停止的時候,百姓要求摩西作他們的中保,好叫他們不必帶著恐懼直接聽神說話(出廿19)。此後,摩西就「挨近神所在的幽暗之中」(出廿21),因此只有他能見神繼續頒佈的律法。

二、約書("The Book of the Covenant")(出廿22∼廿四4)

摩西那時從神所接受的,稱?「約書」(出廿四7)。聖經中關於它的記載超過三章,顯然這些全都是同樣第三天向摩西?示的,然後摩西回到百姓中(注二六),以日頭轉述給他們(注二七)。百姓又再一次回答宣稱他們願意遵守神的命令,這次的答覆比第一次更有意義,因?這次他們對神的要求滿心願意遵守。摩西也在那一天將這些資料,書寫記錄下來(出廿四3∼4),當他同來時,天一定很晚了。

三、立約的儀式(出廿四4∼8)

次日是以色列人最重要的日子之一,這是與神立約的日子,假如有人要找一個特別的日子,作?以色列人真正成?國家的日子,應該是這一天,因?神與以色列的約,藉著正式的立約儀式從此生效。當然整個律法仍未完全?示完,事實上現有的只是一小部分而已(注二八),但是已經足夠代表其餘的了,大約要三個月時間,才能頒完其餘的律法,而如今百姓已預備好合適的心意來接受誡命,這是適達其時的日子。

摩西首先築壇,在周圍立十二很柱子,壇當然代表神,柱子代表以色列十二支派,又指定少年人宰牛獻祭,一半血盛入盆中,一半血灑在壇上(注-九),做完後,摩西大聲宣讀全部「約書」(注三十),那是前一夜記錄下來的,百姓第三次答覆他們願遵守(注三一),有了這個適當的答覆以後,摩西從盆中取血,灑在百姓身上,代表他們的罪被遮蓋。百姓的罪蒙遮蓋,而且他們正式宣佈遵守神的律法以後,這個約就固定不能更改了,因此以色列也就成?神特約的國家。

?了代表這種新鮮親密的關係,摩西、亞倫和亞倫的兩個大兒子拿答(Nadab)、亞比戶(Abihu)和七十個長老,同一天上山,在神面前吃喝,他們看到神的面,是象徵性莊嚴的異象(出廿四9∼11)

四、賜下律法,打碎法版(出廿四12∼18;卅二1∼卅四35)

1.頭四十天(出廿四12∼18):這時上帝呼召摩西上山,開始四十天向他?示。摩西帶約書亞同行,留下亞倫和戶珥管理以色列營。頭六天,摩西只停在半山腰,顯然約書亞仍與他在一起,但第七天神呼召他單獨上來(注三-)。當神向他?示律法時,他持續四十天在神面前(注三三)。在這段期間內,神也將十誡寫在兩塊大石版上。

2.金牛犢(出卅二);在第四十天時,神中斷程式,告訴摩西,百姓犯罪造牛犢像敬拜,摩爾立刻回到營中,在路上會合約書亞。一到營中,摩西就發了義憤,在百姓眼前,摔碎兩塊書寫的石版(注三四),完全毀壞金牛犢,斥責慌亂的亞倫,因?他允許這個罪發生,而且吩咐利未人殺死犯罪的以色列人,他們殺了三千人左右。次日早晨,摩西表現出值得欽佩、不自私的行?,他求神不要再?懲罰以色列人的罪,而滅絕他們了,相反的,他說假如還要懲罰,那?摩西自己,寧可從神所「寫」的「冊」上,塗抹名字(注三五)(出卅二30∼32)。

?什?以色列人在與神立約後四十天,就犯了這?嚴重的罪而毀約,這是很難解釋的,顯然他們以?摩西離開他們已有好幾天(注三六),現在一定在可怕的神面前,死於山上了(出卅二1)。他們這樣認?就覺得自己群龍無首,這種想法讓他們想回埃及,然後就可能想到牛犢偶像,這一定是以前在埃及的牛犢崇拜所勾起的(注三七)。很可能亞倫?了阻止他們的行動,就要求百姓若要造偶像,就得提供每人的金耳環作材料,因此當百姓同意的時候,他就無法食言了。不管細節怎樣,他們的確造了牛犢像而犯了大罪。

3.摩西了不起的靈性(出卅二11∼14,30∼33):若百姓是該受嚴厲定罪,相反地,摩西就該大受褒獎。在山上摩西第一次知道百姓的罪時,神的確給摩西有選擇的機會:第一個選擇是不要?有罪的以色列調停,而自己得到一國之首的榮譽;第二個選擇是?他們調停,求神赦免,卻失去神對他很好的估價。換句話說,摩西若要成?一新國的領袖,只要不代表以色列調停就可以了。但摩西決定要調停,他這樣作是?了神的聲譽,因此將自己的利益置於神和百姓的利益之下。後來回到營中,執行嚴厲的懲罰之後,他更進一步去求神,甚至寧可永遠毀去自己,而不要使以色列人受更多懲罰。除了基督之外,只有另一個人表現如此的不自私,就是使徒保羅,他會寫到:「?我弟兄……就是自己……與基督分離我也願意。」(羅九3)神答覆摩西說,只有犯罪的要受懲罰。

4.另外兩件事(出卅三7∼23):摩西要回山上繼續受律法之前,做了兩件事。第一,他在營外?自己搭蓬(注三八),當他進入時,雲柱就移動而停在門口。神這樣做是要讓百姓知道,神非常不喜悅他們,所以雲柱離開他們,而移到摩西住的地方,並且也?了豉勵他們?自己的罪,徹底向神悔改。更進一步說,也是?了表示,神悅納摩西,百姓若要蒙福,就應重新聽從他的領導。

第二、摩西求神准他看見神本身的榮耀,因著以色列人嚴重抵擋神,摩西極其灰心,需要再被堅立,神雖然應許必「親自」與摩西同去,但摩西還要求看得見的確據,神施恩允許他,將他隱藏在西乃山的「磐石穴中」,准他看見神的「背」(注三九)。

5.第二個四十天(出卅四1∼35):現在神再命摩西複造兩塊石版,並回到西乃山頂。他在次日早晨就去了,又四十天的時間,神向他?示律法。這次摩西下山時,因神同在面容發光,他必須用帕子蒙臉,才能和人說話,很可能他一同到營中,趁記憶猶新,立刻記下所有神在山上向他說的話(注四十)。

第四節 律 法

摩西的律法包括向百姓口傳的十誡、當天稍晚單獨給摩西的「約書」、以及也是單獨向摩西?示長而詳細的規條,那是在西乃山上,兩個四十天期間所?示的。全部內容可分?道德、民亭和禮儀的律法。

一、道德律法

道德律法是十誡。它是引導生活的一般廣泛的規則,也是更詳細的民事法和禮儀規則的基礎。其重要性在於它是神口頭宣佈的,而以超自然的力量書寫在石版上,內容分?兩部分(注四一):第一部份是人對神的責任,關於神的存在、敬拜、名字和神的日子;第二部分是人對人的責任,關於孝敬父母、不殺人、不姦淫、不偷盜、不作假見證、不貪心(注四二),很可能每個人都要謹記這些教訓而視?首要。

二、民事律法

民事法是對平常的社會關係定下明確的指示,有關於施行審判、財?權、照顧窮人、教導孩童、懲罰罪犯和許多其他的事情。有些律法談到人際的關係:父子、夫婦、主仆、以及善待客旅。幾乎全部「約書」都是關於民事的法規,當中有許多必須從當時文化背景才能正確地瞭解,特別需要有一些規條,來消除許多埃及的風俗習慣。

三、禮儀律法

禮儀律法與宗教的事有關,其中許多是關於會幕堬膝q的職責方面。對會幕本身、祭司和利未人的責任與服飾、不同的奉獻和祭物也說得很清楚(注四三)。規定每年的大節期,且所有男丁都必須在中央聖所慶祝一年三大節期(注四四)。律法的三部分中以禮儀律法最長。此外,我們也要提到,許多禮儀和民事律法在本質上都只是暫時性的,只有在適當的條件之下才有效,但是道德律法是永久的指示。

四、與其他律法的比較

摩西律法常被拿來與早期其他的法律規條比較,我們知道的有六個:(1)吾珥南模法典(Ur-Nammu code),年代在主前二○五○年左右,出自吾珥的第三王朝;(2)比拉拉瑪法典(code of Bilalama),主前一九二五年左右,出於伊施嫩納(Eshnunna);(3)媢@伊士他法典(code of Lipit-Ishtar),主前一八六○年左右,出於伊辛(Isin);(4)漢摩拉比法典(code of Hammurabi),主前一七○○年,出於巴比倫;(5)赫人法典(Hittite code),主前一四五○年,出於波格斯凱;(6)亞述法典(Assyrian code),主前一三五○年左右,出於亞述(注四五)。

比較以色列律法和其他法典,可看出由於有一樣的需要和環境,所以有幾條相似的地方,但另一方面來說,有幾點基本相異之處,特別表示出以色列律法的獨特性。不同如下:(1)在形式上,以色列律法包括不成文法(Casuistic)和成文法(apodictic)(注四六),但其他法典幾乎只包括不成文法(注四七);(2)在一般性質上,以色列律法的動機是宗教性的,而其他法典只是法律和世俗的性質;(3)在道德格調上,其他法典並未限制貪心或自私不顧別人,也不主張要慈善,或注意到造成破壞別人的一些倫理上的罪(注四八);(4)社會差異,至少漢摩拉比法典建立人民三個階級的地位,就是自由、半自由人和奴隸,但以色列律法完全不同,承認有奴隸制度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要保護這些權利較低的團體。

第五節 會 幕

(出廿五∼卅一;卅五∼四十)

神傳給摩西的主要事情當中,有一項就是會幕。埃及和其他國家廟宇林立,以色列卻不同,只有一個敬拜之處。在曠野飄流的時期,以及居住巴勒斯坦後有許多年,敬拜的場所是可移動的聖所,稱?會幕。神將藍圖傳給摩西,必須準確照著它做,因?會幕包含許多屬靈真理的象徵。猶大支派的比撒列(Bezaleel)和但支派的亞何利亞伯(Aholiab),兩人都有神的靈所賜的特殊技巧,他們要指揮建造(出卅五30∼35),雖然建造所需的材料數量多而貴重,但是由於百姓心甘情願的奉獻,很快就夠了(出卅五4∼29)。這個建築處於各支派的中央位置,而且在律法中占很大的篇幅,這些都加強其重要性。神自己的聖所,是代表神與百姓同在,必須居中央位置。

一、樣式

會幕包括一個可移動的物體,位於一長方形庭院內。庭院長一五○尺(注四九),寬七五尺,用細麻帷子圍起來,其上有銀?挂在銀杆上,再連在皂英木包銀的木柱上,人口在東邊,以幔?門,東邊這一半的庭院,放兩件器具,最近人口處是銅壇,祭司在那?百姓獻祭(出廿七1∼8;卅八1∼7)。祭壇每邊七尺半正方形面,四尺半高,用包銅的皂英木來做,每角落都有角。越過祭壇是洗濯盆(出卅17∼21;卅八8;四十30)。這是用銅作的,祭司要進行禮儀之前,先在此洗手。

庭院的西邊一半,是會幕本部,這是長方形的建築物,四十五尺長,十五尺寬,十五尺高,由四十八片包金的皂英木板(注五十)所構成(出廿六1∼37;卅六8∼38)。會幕本部又分兩部分:第一部分稱?聖所,占三分之二的面積、堶惘陵y七燈的燈檯、陳設餅桌和香壇;第二郡分稱?至聖所,堶惘閉驩d(注五一),其上有帶著兩片展翅的金基路伯。這個建築物有四層罩棚遮蓋:第一層是細麻制的,第二層是山羊毛制的,第三層是染色的公羊皮,第四層是海狗皮(注五二)。

二、位置

神吩咐他們,在曠野旅行安營時,會幕要立於各支派的正中央,其東邊的支派是猶大、以薩迦、西布倫;南邊是流便、西緬和迦得;西邊是以法蓮、瑪拿西和便雅憫;北邊是但、亞設、拿弗他利(民二)(注五三)。前進的時候,東方三支派在前,其次是利未人革順(Ger-shon)和米拉利(Merari)的家族,帶著拆開的會幕材料(注五四),然後是南邊的三支派,接著是利未人哥轄的家族,帶著會幕的器具(注五五),然後是西邊的三支派,最後是北邊的三支派(民三-四;十11∼28)。甚至當前進時,會幕的器具也保持在中央,但會幕本身支得比較早,才能及時建立起來,當器具一到就可以放進去(民十21)。有一件東西,走在最前頭,那是約櫃,祭司帶著它在前領路,他們跟隨雲柱前進。

各 支 派 安 營 圖

亞 拿

設 但 弗

瑪拿西 他 以薩迦

以法蓮 會 利 猶 大

便雅憫 幕 西布倫

西 流 迦

緬 便 得

各 支 派 前 進 圖

猶大 流便 以法蓮 但

會(革 會 

約 以薩迦 幕 順 西緬 幕(哥轄)瑪拿西 亞設 

櫃 材 米 器 

西布倫 料 拉 迦得 具 便雅憫 拿弗他利 

利) 

三、敬拜的創立

以色列人留在西乃,將近一年的時間,主要的工作就是建造會幕。假如這工作在摩西從上山回來後不久就開始,那?,大約是在百姓第一次到達西乃之後約三個月(注五六)。完工的日期是次年正月初一日(出四十17),意思就是大約過了五個半月以後。完工之日,引導百姓的雲彩,停在會幕上,神的榮光充滿帳幕(出四十34)。

第二件事是授任亞倫及其兒子拿答、亞比戶、以利亞撒(Elazar)和以他瑪(Ithamar)作?祭司,在會幕事奉(出廿九1∼37;四十12∼15;利八1∼36)。五人都用水洗淨,穿上神所吩咐的祭司袍,又膏上油,一連串的祭物呈獻給神,宰一隻公綿羊,將血抹在五人的右手大姆指,右耳垂,和右腳大姆指上。接著是搖祭,最後摩西和祭司吃祭物。這種儀式連續七天。

這一周授任之後,祭司開始工作(利九1∼24)。就職的日子很感人。一些祭物代替祭司和百姓,奉獻給神,然後摩西陪亞倫進入會幕認識環境。當兩人出來的時候,神?的火顯現在銅壇上,顯然很快就燒盡祭壇上的祭物。但這不是起初在祭壇上燃燒的火,(雖然有人這樣認?),因?在整個承接聖職時已一直獻上祭物,這一次的火更?這八天的節期帶來最高潮,表示神悅納他們所作,以及未來將作的一切。

四、拿答和亞比戶的罪(利十1∼7)

然而,因?亞倫的兩位較長的兒子一拿答和亞比戶,出乎意外地犯了嚴重的罪,這快樂的氣氛就轉?悲傷。他們剛因有份於以色列的祭司之職而享譽,但如今卻獻上「凡火」在香壇上,意思是說他們使用的炭火,不是從神所吩咐的銅壇上拿來的。銅壇上的火不可熄滅(利六13),有一個原因,是?了經常有炭火,用來燒香。拿答和亞比戶當然知道這件事,而且更應特別曉得壇上是取炭火的地方,因?前不久曾有神?的火降下燃燒其上。但可能他們疏忽了,或故意違背,而從別處取炭火。很顯然他們似乎也不是在吩咐的時候獻香,既不是早晨也不是晚上獻祭時。也許新的職位使他們驕傲,而放縱自己不小心遵從命令,或老也許因?他們喝太多酒,這是有可能的,因?神立刻警告亞倫,在會幕事奉時,清酒、濃酒都不可喝(利十9)。姑不論充分的理由是什?,他們兩人確犯了大罪,神?了懲罪,再度降火燒死他們,一方面是懲罰他們,一方面在於警告那些看見此事的人。

第六節 人 數

?了組織百姓,需要統計人數,早期的核計是在第二年二月初一日開始,剛好是會幕完成後一個月(民一1)(注五七)。廿天後,以色列人拔營(民十11),意思是說,他們在西乃山所作的最後一件事是統計人數。摩西在埃及領受的知識,對這件事很有幫助,因?埃及以好的統計方法聞名。

核計的人數,是廿歲及其以上能服兵役的男丁,共六十萬三千五百五十人(民一46),其他雖沒有計算,但我們可以估計總數,除了這些可當兵的男丁之外,若加上相等數目的婦女,則人數將超過一百二十萬人。還要再加上二十歲以下的未成年者,未成年者的數目較難估計,在美國廿歲以下的未成年者,大約是廿歲以上人數的百分之六十(注五八),假如以色列的比率也是如此,那就有七十二萬未成年者,總數將達一百九十二萬人。但根據他們在埃及的人口增長率之高,以色列的各家庭成員可能更多(注五九),這可能使未成年者增加到一百萬人,甚至更多,因此全部人口總計在二百萬到二百五十萬人之間。

自由派的批評家,一般都認?不可能有這?多人生活在曠野。萊特(注六十)和亞布萊特(Albright)(注六一)確實認?這?大的數目是屬於後來大衛時代,而記載在錯誤的地方。但這是很難講得通的,因?錯誤的放置,不可能同時發生在六個不同的聖經經文中(注六二),而且大衛時代的統計數目也編在合適的地方,是更大的數位(注六三)。我們應認?這個統計數位是正確的。如此我們就不能忽略了,摩西管理這一大群?,要控制、團結這?多人,特別是在不舒服的環境中,旅行於曠野至少有四十年之久,真是極其艱難的工作。也許從沒有人所負的責任,比他更大的了。然而對於這一切我們應該曉得摩西曾受過極好的訓練,在西乃山之後一年,他就把各支派組織得很好,而且有雲柱敞引導旅程的指標,那是人人都看得見的,最重要的,是神的賜福,和超自然的供應,常與他們同在。

第七節 西乃至加低斯巴尼亞

(民十11∼十七13;卅三16∼19)

他們在西乃住了十一個月五天(民十11),雲柱就升起,引導以色列人,向北朝迦南方向前進。神已經與他的百姓立約,而且他們有了組織、建造的會幕,百姓已預備好繼續前行到應許之地。

一、路線(民十12、34、35;卅三16∼19)

這條向北的路線,是一直到加低斯巴尼亞(注六19),這城市位於迦南的極南端,它的位置可相當的確定,有兩個地方很接近,它們位於別是巴之西南約五十哩,其位置和洪水都很合乎條件,它們是愛因古低斯(Ain Qudeis)和愛國古笛瑞(Ain Qudirat)。前者保留基本名字加低斯(Kadesh);後者有最好的水泉。兩地只相距五哩,都可能洪水給這個大營地。

但是以色列人走到加低斯的經過路線,比較不確定。路途上經上僅記了兩處:基博羅哈他瓦(Kibroth-hattaavah)和哈洗錄(Hazeroth)(民十一34∼35;十二16;卅三16∼18)(注六五)。有人認?哈洗錄就是現在的愛因呼德拉('aitl hudrah),約在西乃山東北卅哩處,如果這?說,那?基博羅哈他瓦就是現在的耶爾耶別利格(elebeirig),這是位於西乃山和哈洗錄之間的綠洲(注六六)。但是沒什?證據支援這種說法,而且民十二16也反對這種說法,因?那堛熒N思暗示哈洗錄實際上比現在的愛因呼德拉更靠近加低斯,這句經節列出「巴蘭的曠野」(Wilderness of Paran)包括加低斯,好像一過哈洗錄,就來到加低斯了(注六七)。有兩件事可看出由西乃到加低斯之間的路程,並不是直線,而是彎向東方的。在民數記十一章31節說鵪鶉「由海面」刮來作以色列人的食物,這個海很可能是指東邊的亞喀巴海灣,申命記一章2、19節暗示有時百姓在西珥山附近,那也是東邊。

二、旅程中的四件事(民十一1∼33,十二1一15)

雖然這一段旅程的時間並不長(注六八),但聖經記載了四件事。第一件是會?在離開西乃之後只三天,就大發怨言(民十33,十一1∼8)。很顯然他們又很難於適應在曠野中艱難的旅程,三天就夠他們覺得不滿了,神?了管教他們,降火在營區某一部分,摩西因?這次的懲罰,稱那?「他備拉」("Taberah,"tab'erah,「燃燒」)。

第二件事是選派七十位以色列長老,?摩西助手,同負起管〔百姓的重任」(民十一4∼30)。這件事是由於摩西聽到會?有更多怨言,心中失望而引起的。這次的怨言起於「閒雜人」(注六九),對食物不滿,會?厭倦吃嗎哪,他們想起埃及所吃的,就想吃魚、黃瓜、西瓜、韭菜、蔥、蒜。當摩西向神呼求,他不能單獨承擔這?難應付的百姓之重任,神吩咐他選派七十個長老協助他。神「把降與他身上的靈分賜那七十個長老」,使他們能承擔這工作(注七十)。賜能力給這七十人的同時,他們在一起唱詩讚美神(注七一)。當七十人當中的伊利達(Eldad)和米達(Medad),繼續唱得比別人更久,約書亞有點迷惑,在摩西面前,質問他們的行?,但摩西贊成他們所做的。這七十個長老的職份,和前面所指派的官員,千夫長、百夫長、五十夫長與十夫長之間(出十八25),到底有什?關係,並未講明,但很可能這七十位更有權柄,協助摩西解決早先指派的那些校低的官員所帶到摩西面前的問題(注七二)。

第三件事,由於他們埋怨嗎哪,神再一次供應鵪鶉(民十一31∼34)。神告訴摩西,會?因著他們犯罪的態度,將吃肉「一整個月」直到肉從他們「鼻孔」噴出來(民十一20)。摩西覺得這很難置信,但是神的確帶來大量鵪鶉。對這段?述,關於他們怎樣殺死這?多鳥,最好的解釋就是使鵪鶉飛得很低,在地平面上約三尺,這樣以色列人,就很容易在它的飛行中打下來。捕鳥持續了兩天一夜,鳥兒散佈的範圍,延伸到營兩邊,各有「一天的路程」,使每人平均取了十賀梅珥以上(注七三)。當百姓開始貪心大吃的時候,這就表示他們覺得神在以前供應不足,神就用「最重的災殃」擊殺了許多人。

第四件事是摩西的哥哥亞倫和姐姐米利暗的不服從行?(民十二1∼15)。接著摩西與古實(Cushite)女子結婚之後(注七四),這件事發生了,但真正的原因是出於嫉妒,這兩個人已經享有光榮的地位(注七五),卻還要更大的權柄,宣稱神也藉他們說話,正如藉摩西一樣。神呼召這三人都來到會幕前面,在雲柱中向他們說話,使他們曉得,神指派的是摩西,神說摩西甚至享有先知之上的地位,因他享有與神「面對面」說話的特權。然後他懲罰米利暗,使她得大麻瘋一周,顯然她是這次短暫叛逆中的領袖。

三、拒絕進入迦南地(民十三∼十四)

當百姓到達加低斯時,第一件事是窺探要前去征服之迦南地。?此神指派十二個支派中各一人?探子,摩西吩咐他們去看那地的出產以及人民的防衛力,他們以四十天時間橫貫那地,會遠至北方的利合(Rehob)(注七六)。他們在報告時,都同意這地有豐盛的出產,但很難征服,因?那地的人民強壯高大,城有堅牆(民十三27∼28)。然而,他們的評估卻有所不同。有十個人說太難了,其意就是最好回埃及去(民十三31∼33),但有兩個人,迦勒(Caleb)與約書亞堅持不論多?困難,神一定使他們勝利,要求百姓不要違抗神而不進迦南地(民十三30;十四6∼9)。不幸百姓只注意十八所說的,甚至威脅要殺這兩個人,他們開始計劃在必要的情形下,跟從新領袖回埃及去(注七七)。

結果,神發怒要毀滅以色列人,來懲罰他們,但摩西再度以神的聲譽?理由替百姓求情(民十四11∼20)(注七八)。後來神規定要受很嚴峻的懲罰,雖然現在由於摩西的禱告,懲罰已稍?溫和,但他說整個國家不能進入那地,要留在曠野四十年,以探子偵察的時間一天抵一年;所有以色列人當中,廿歲及廿歲以上去(因要對叛變的決定負責任),都要死在曠野,無法進入應許之地,只有迦勒和約書亞除外(民十四20∼35)。接著那十個沒有信心的探子,立刻死於瘟疫(民十四36∼38)。眼見這件事的人,現在改變思想,要立即進攻這地。但神已不再喜悅這事,當他們進攻時,慘遭亞瑪力人和迦南人打敗(民十四39∼45)。

第八節 徒然飄流卅七年六個月

(民十五∼十九;卅三19∼36)

從此開始,以色列人在西乃曠野,無目的的飄流了卅七年半(注七九)。這段時間沒有多少記載,顯然由於這些百姓的背逆,神故意使他們沒有進步,徒勞無獲。神給這個國家有機會進入蒙福之地,但他們卻拒絕了。從此百姓要在不舒適的環境中飄流,一無所獲,直到廿歲以上的人全數去世?止(注八十)。

百姓在這些年間,在有限的範圍內,仍稍作移動,從加低斯向東南遠至以旬迦別(Ezion-geber),這地位於亞喀巴海灣之頂端(民卅三36),其間距離大約八十五哩遠。列出來的十六個停駐站,可能全都位於這兩地之間,但無法確知它們在那堙C很可能他們大部分時間留在加低斯,因?除非是?了轉換景色,他們沒有別的理由,旅行到別處。在這段時期快結束時,他們同到加低斯,因?在第四十年一月,米利暗就是死在那堛滿]民廿1、28;卅三38)

在整個這些年間,只記載一件事,那是二百五十人的背叛,由利未人可拉(Korah)和兩個流便支派的大坍(Dathan)、亞比蘭(Abiram)帶領(民十六∼十七)。似乎這次也是由嫉妒引起的,這些領袖希望得到和摩西、亞倫同等的權位,甚至想取代他們兩位。神?摩西、亞倫辯白,顯明他的能力,裂開地吞滅可拉、大坍、亞比蘭,和他們的家眷(注八一);然後降火焚燒二百五十位支持者,當以色列人抱怨神如此嚴刻的處分,神甚至在營中降瘟疫,奪去一萬四千七百人的生命(民十六23∼35;41∼50)。神更進一步?了表示贊同亞倫的地位,使亞倫的杖(注八二)發芽,而代表十二支派首領的杖卻沒有,這些杖都是按神的吩咐,放在會幕堛滿]民十七1∼11)。然後神命令摩西繼續杷亞倫發芽的杖,放在會幕堙A一再提醒,也印證亞倫被神選?以色列的宗教首領(比較來九4)。

第九節 加低斯巴尼亞到約但河

(民廿∼廿一;卅三37∼48;申二1∼三14)

一、米利暗之死(民廿1)

以色列人經過許多年無目的的飄流之後,大約在到達加低斯的時候,米利暗過世。日期是「正月」,年代顯然在旅行第四十年時,因?亞倫死于同年五個月之後(民廿23∼29),在經上確定。說那是第四十年(民卅三38)。我們知道,即使首領的家族,如米利暗、亞倫、摩西,亦得死于進入迦南之前,因?神在早年宣佈懲罰時,只說到迦勒與約書亞例外(民十四30)。但神准這三個人,一直活到飄流的最後一年。

二、磐石再出水(民廿2∼13)

這次百姓同到加低斯又缺水,因?這堣@向以好的水泉聞名,百姓會回到那堙A但顯然那年泉水水量少,他們就埋怨。摩西將此事帶到神面前,神答覆摩西要使磐石出水(注八三),就像以前在利非訂一樣(出十七1∼7)。但這次神指示摩西只要「吩咐」磐石(注八四),並沒說堅打磐石。而摩西卻打磐石,甚至打兩次,向百姓喊著:「我?你們使這水從磐石中流出來??」水是流出來了,但摩西的動作和言語,好像要表現他屬人的努力,有助於水的流出,神不喜悅這樣,因此宣佈對摩西的懲罰,說摩西不准進入應許之地(民廿12;廿七12∼14;申卅二48∼52),這件事已蘊含很久了,只是在這堙A有經文明確說出神的理由(注八五)。

三、要求經過以東(民廿14∼21)

在加低斯時,摩西派使者,到以東王那堙A請求准予經過他的地方。他們那時計劃沿死海南端邊緣,再沿東岸向北方前進,轉西進入迦南。但以東住居沿途,其狹長的版圖,從死海之南延伸到亞喀巴海灣,摩西答應絕對只經過「王道」。許多學者認?,摩西用這個名詞,指一條古代家喻戶曉的南北通道,現在已有人確定其位置,通向北方可達至?利亞(注八六)。創世記十四章四位東方國王,使用過這條通道,後來羅馬人鋪路,今日現代化的約且公路大致是按照它來修築的。但是即使摩西答應只走「大道」,不偏左右,以東王仍拒絕他們經過。意思就是他們耍走冗長的旅程,再向南到以旬迦別(申二8)(注八七),百姓前不久才去過那堙]民卅三35),然後從以東東邊轉回來。

四、亞倫之死(民廿23∼29、卅三38)

在路上亞倫死于何珥山(Mt.Hof),享壽一百廿三歲。因?何珥山很有可能是大約在以東附近,與加低斯成東西平行(注八八),所以也許摩西到這時仍然想經過以東地。或者以東王答覆的消息,一直到他抵達何珥山時,他仍未收到。亞倫死於四十年五月初一日,剛好是米利暗過世後五個月。神指示摩西,帶著亞倫與亞倫的兒子和繼承人以利亞撒到山頂,在亞倫一息尚存時,將亞倫的衣服穿在他兒子身上。百姓留在何珥山東哭卅天。

當他們在那堛漁伬唌A發生一場短期戰爭(民甘一1∼3)。迦南南方的亞拉得王(King Arad),帶頭攻擊以色列,起初以色列人戰敗,然後由於向神求助,而全面潰敗敵軍,甚至將亞拉得的幾個城邑,盡行毀滅。

五、繞道以東(民廿一4∼20;卅三41∼49)

以色列人關始向南遠行繞道以東。聖經列出所經過的中途站,現仍不知其正確位置(注八九),而且只提到一件事。

神再度因以色列人埋怨糧水,而懲罰他們(民廿一5∼9)(注九十)。顯然當百姓向南前進,經過亞拉巴各地時,很難找到水,而且也厭煩吃嗎哪了。神懲罰他們,使〔火蛇」進入他們中間,許多人因此而死(注九一)。這使百姓有悔改的心,神就吩咐摩西提供治療這些被咬者的方法,將銅蛇高挂在杆子上,使許多人容易看見(注九二)。他這樣做了,許多受害者,?頭仰望它的時候,就立即痊愈(注九三)。六、回到北部,戰勝西宏王與噩王(民廿一10∼35)

以色列人遵行神的吩咐,不和以東人衝突(申二4∼5),就繞道他們東邊的疆界,再向北前進,來到摩押的南界撒烈溪(注九四),神也禁止他們與摩押人衝突(申二9),他們遵行而順東邊的路前進。

但是他們接著來到西安的王國時,卻無法避免衝突。西宏王的地方位於以色列和約但河之間,摩西請求西宏准予經過他的國家,他和以東王一樣拒絕所求(民廿一21∼32)。西去召集軍隊在雅雜(Jahaz),摩西與他交戰打敗了他。然後以色列佔領西巨集全部領土,直到雅博河。

經過這次勝利,以色列軍隊離巴珊王噩(注九五)的國家就不遠了,他統治的地方,從雅姆克河向北達與黑門山。這次摩西採取攻勢,在巴珊的重鎮以得來(Edrei)打敗這個強有力的統治者(民廿一33∼35)(注九六),然後前准佔領他的土地。這時以色列人控制了大部份的土地,南從亞嫩河(這是摩押的北方疆界),北至黑門山,相距約一百卅哩。打敗這些王,是征服的開始,因?神計劃讓他的百姓,住在約但河兩旁。這些勝利之所以重要,也因?使約但河對岸的迦南人,知道神所引導的以色列之強大(書二9∼11;九8∼10)。

第十節 約但河旁

(民廿二∼廿七;卅一∼卅二;申卅一;卅四)

一、巴蘭和摩押人(民廿二∼廿五;卅一)

摩西獲得這些重大的勝利後,就召集群?來約但河附近,面對耶利哥城。摩押王巴勒認?以色列人是自己國家的威脅(注九七),就與米甸長老合作,派使者遠達北方在幼發拉底河岸的昆奪(Pethor)(注九八),要把巴蘭帶來。巴蘭是先知,聲譽遠播到這?遠的南方(注九九),他們要巴蘭咒詛以色列(民廿二∼甘四)(注一○○)。起初巴蘭拒絕隨使者同來,但使者再度來訪,終於說服他隨行。然而,巴蘭跟巴勒在一起後,卻只祝福以色列,而不咒詛。摩押王?此覺得氣餒,就帶他到三個有利的地點,觀看以色列營,盼望先知會改變他的祝福,卻沒有用。在每一個地方,巴蘭都照神的心意,說祝福的話。後來當巴勒厭惡他,要他走時,他又說出第四個資訊(民廿四14∼25),其中他清楚預言彌賽亞的降臨,及以色列未來的福氣。然而,最後這位奇異的先知,還是做了一件討摩押王歡喜的事(注一○一)。他建議引誘以色列人參加巴力昆珥(Baal-peor)污穢的敬拜活動(民廿五1∼18)(注一○二)。巴勒採納他的意見,許多以色列人落入圈套,使得神降瘟疫懲罰,造成兩萬四千個以色列人之死。當大祭司以利亞撒的兒子非尼哈(Phinehas),殺死一個以色列男人和米甸女人的時候,瘟疫才停止,這一對男女公然一起走進以色列營地。然後摩西派一萬兩千軍隊,懲罰米甸人,他們一開始就與摩押人結伴,而且,在此顯然居領導地位。米甸人被打得落花流水,「所有的男丁」、「米甸諸王」和巴蘭本身都被殺死(民卅一1∼54)。後來所有已嫁的女子都被殺,以色列人均分了極多的擄物。

二、答應所求(民卅二)

以色列人征服了約但河東邊的土地之後,發覺這堨i成?很好的牧地,流便、迦得支派,以及後來的瑪拿西半個支派,都擁有極多牛羊,他們請求摩西,准予將這地區作?他們的家園。摩西首先反應不佳,但後來這些支派向摩西保證,他們服役年齡的男丁,將隨其他支派征服約但河西邊之地,而且若不完成任務,絕不回家。摩西終於答應他們,並且說清楚他們必須如此行。當雙方都同意時,他們請求准予?家人修建城牆,圍築羊圈,因?男丁都要離家(民卅二34∼42)。

三、預備工作(民廿六一卅;卅五50∼卅六13)

摩西現在做了幾件事,預備以色列人馬上就要過河進入這地。第一,他再次核計人數(民廿六)。自從西乃山統計人數之後,一百廿萬人已過世,在曠野已飄流過了卅九年。當以色列人要面對迦南的挑戰時,需要知道自己目前的人力。這次計算的人數有六十萬一千七百三十位廿歲及以上的男丁,較早年的統計則是六十萬三千五百五十人(民一46)(注一○三)。

第二件事,是有關於繼承權的問題,西羅非哈(Zelophehad)死後無子,因此他的女兒提出此問題(民廿七1∼11)。從神來的指示是這樣,假如父親沒有兒子,父親的?業,應該由女兒繼承,如此才能維持家庭的?業。

第三件很重要的事,是指派新的領袖。必須選出人來代替摩西,因摩西在早先神已不准他過約但河。神揀選約書亞(民廿七15∼23),這替代當然是很合理的。他和迦勒是唯一能進入這地的前輩,因?其他和他們同年齡的人,不是已故,就是在進入迦南地之前將去世(注一○四)。約書亞曾帶兵與亞瑪力人打仗(出十七8∼14)。當摩西去接受律法時,他會隨摩西到西乃山的半途(出廿四13)。在以色列人?金牛犢的罪悔改後,他會協助摩西(出卅三11)。他曾是到過迦南的十二探子之一,而且與迦勒一起堅持要進入那地(民十三8;十四6∼9)。在這些事當中,約書亞都潔身自愛,表現責任感和領導力。這些經驗,也是讓他今日能承擔重任的一些好的預備。神?示摩西,他揀選約書亞,然後摩西向百姓正式地宣佈,而把當負的工作交給這位新的首領。

最後,摩西將最終的指示,告訴以色列人,這是百姓進入迦南地後需要遵守的,記載在民數記廿八至卅章,這些是有關於一般獻祭、節期、守誓願等;在民數記卅三章50節至卅六章13節,提到毀滅拜偶像的迦南居民,確立迦南的境界,決定在各相關支派中負責策劃分土地的人,建立四十八座利未人城邑,其中包括六個逃城,以及其他進一步有關繼承權的事。

第十一節 申命記

在摩西臨終以前的最後十幾天(注一○五),他口傳申命記(Deu- teronomy)的偉大資訊,然後寫下這卷書。他?新的一代,復習自從離開埃及後,神?他百姓所做的事,包括在西乃?示的律法之概要。然後他宣佈神所給的新規則,是與馬上要進入的迦南地,和在那兒過定居的生活有關。

寫這卷書之前稍早的時候,摩西就寫下摩西五經(Pentateuch)的前四卷書了(注一○六),但我們無法說出到底是在多早以前寫的。我們知道摩西一直在寫書(出十七14),也許像日記的形式一樣(民卅三2),從開始旅行的時候起就寫了,而且他可能就是以此?基本歷史資料,來寫更正式的東西。我們也曉得,他得到約書的?示之後,就馬上記下來(出廿四4∼7),而且很可能他有兩次四十天在西乃,領受更多的規條,也是立刻寫下的。但是像目前這樣形式的創世記、出埃及記、利未記(Leviticus)、民數記(Numbers),可能都是一直到快要寫申命記的資訊之前,才寫成的(注一○七)。當然在申誡命及記錄申命記之前,這四卷都已完成了,因此,他一寫完申命記,摩西五經就完成了。從此以色列人就有了最重要的指南,預備好應付過約但河後多事的日子。

摩西既已完成了領袖的責任和著作,如今又已任命了繼承者,當他一百廿歲時,就預備好蒙神呼召回天家。歷史上沒有人有他這?豐富的經驗,像他這樣被神重用,他的恩賜和訓練也許遠超過當時其他的人,而神所託付他的重任,可能大過所有時代的任何人。至此他已功德圓滿。照神的吩咐,他爬上「與耶利哥相對的山(Pisgah)頂」,俯視應許之地,聽見神提醒他,這的確就是很久以前應許的土地,然後被神接去而死。他埋葬在附近山谷中,無人知曉的墳墓(申卅四1∼7)

注釋:

注一:關於這時候,在這堨肮〞澈D利士人,參考第三章,四九∼五十頁。

注二:例如有Bright,BHI,一一四-一一五頁。Wright,BAR,六二∼六四頁; Westminster HiStorical Atlas to the Bible(1956),三八∼三九頁;Anderson, Understanding the Old Testanient(Englewood Cliffs,N.J.:PrenticE-Hall,Inc.,1957),四六頁。

注三:經上說他走到何烈山,而西乃山和何烈山是指同一個山,只不過西乃山可能是指整座山,何烈山指其中之一個山峰。

注四:J.Simons,GTT,二五一頁,說以色列人一定走入內陸,離海有一段距離,否則他們在到達哈瓦拉之前,一定會在靠近紅海之處,發現幾個有水的地方。

注五:其狀如盆,五尺寬,十八寸深,含有苦澀而咸的水;參考W.G Blaikie,A Manual of Blble History,rev.C.D.Matthews(New York:The Ronald Press,1957),六五頁;以及J.Simons'GTT,二五二頁,注二一八。

注六:Westminster Historical Atlas to the Bible(1956),三八∼三九

注七:若比照現代的兩百萬人城市,需要幾百個食物市場。以色列人是需要大量的食物。

注八:這不是有些學者所認?的,一種介殼蟲所分泌的樹蜜,這種介殼蟲從西乃的檉柳樹叢吮吸汁液(Wright,BAR 六四∼六五頁)。這種分泌物一定不夠這?多人吃,而且也是有季節性的。

注九:希伯來文Man ,意思是「什??」百姓問「這是什??」所以從這個問題,就轉變出「嗎哪」(manna)這個名字來。

注十:上帝當然也能保存嗎哪過夜仍新鮮,但是,毫無疑問神不這樣做,是?了使以色列人天天重新經歷依靠神的供應。耶穌教導門徒禱告:「我們日用的飲食,今日賜給我們。」(太六11)。神的子民需要信靠神每天的供應。

注十一:第二次,鵪鶉飛離地面三尺左右;參考Free,ABH,一一六頁,在BAR,六五頁Wright的看法,認?兩次鵪鶉,都是由於這種鳥每年飛過地中海,我們不贊成這種說法,拒絕的理由有二:兩次以色列人都不在地中海附近;現在這種鳥的遷移每年在九、十月之間,但以色列人這兩次事件都在春天發生。

注十二:Wright,BAR,六五頁及其他學者的看法認?摩西只是在岩石中開了一條水道,我們必須拒絕這種看法。因?這?小的水量,不可能滿足兩百萬人的需要。事實上,摩西用杖擊石的行動,是不需要的,因?出水是由於起自然的力量所?生的。這個動作唯一的理由是預表基督,他在適當的時候,將在加略山被擊打,供應屬靈的活水給失喪的罪人。(林前十4)。參考民數記,廿章8節。

注十三:在詩篇第一○五篇41節,流量成「河」(nahar)。滿足這?多人畜,需要河那?多的水量。

注十四:有幾件享看出有這可能。申命記第九章21節說到「溪水」,摩西在那塈熂N過而磨碎的金牛犢細粉撒在水中,這是「從山上流下來的溪水」。假如這只是一條普通的溪水,就不需這種描述性的字。另外在哥林多前書十章4節也說到,在利非訂流出水的磐石是「隨著他們的靈磐」,這意思可能就是說這從磐石流出的水,順著自然的流道,流一段短距離,到西乃山前面的平原。而且,既然他們在西乃期間,吃的食物是超自然的供應,那?神也可能盼望他們,每天飲水也是用超自然的供應,好叫他們在這兩件基本的事上,繼續倚靠神天天的供應。

注十二:C,Conder,ISBE,IV,二八○四頁,引用F,Holland, Recovery of Jerus 五二四頁,如下:「關於水的供應,在整個半島沒有一個地方,像耶別姆沙附近地區有那?充裕的水。那埵野|道水流:第一條是在Wady Leja;第二條在Wady et Ti'ah,這堛漱蠙曀@一連串的園林,這些園子長三英哩,而且,它還形成池塘,我常在那兒游泳;第三條起源于er Rahah平原的分水嶺之北,而向西流入Wady et Ti'ah;第四條是由Umm'Alawy山脈下來的排水所形成的,流入Wady Sebaiyeh之東,而流過Jebel ed Deir對面的山澗,流入那個山谷。除了這些溪流之外,尚有許多水井、水泉,供應甜美的水,遍滿整個廣大地區之需。」

注十六:但是這種確定,仍有一個問題,就是聖經提到東方諸王,在亞伯拉罕的時代,已擊敗「亞瑪力全地」(創十四7)。假若這不是預言的說法,那?亞瑪力人一定在以掃以前存在了,若是如此,那?以掃的後代,可能與他們聯合。

注十七:後來他們在大衛的時代,攻擊洗革拉(Ziklag)的非利士城市(撒上卅),清楚說明這情形。

注十八:摩西可能盼望以色列向南行,直接遠離亞瑪力人的原來居留地,可以阻止這仇敵繼續追趕。然而在戰爭中,約書亞似乎知道何時何處他們會有攻擊,這件事表示他們的襲擊越來越多。

注十九:這是聖經記載中,第一次提到約書亞。摩西這時就這?信任他,意思就是約書亞已表現出他的能幹和可信賴。

注二十:我們曉得亞倫是摩西的哥哥,而戶珥可能是他的姊夫,也就是米利暗的丈夫,這是約瑟夫所說的(Antiq.III,2,4)。後來戶珥和亞倫一起負責管理以色列人,那時摩西不在以色列人當中,而去接受律法(出廿四14),那時之後戶珥可能不久就過世了,因?此後聖經沒再提到他。

注二一:葉忒羅出口讚美雅巍,甚至獻祭給他(出十八10∼12),意思就是摩西在先前四十年當中,對他有極深的影響。他也說:「我現今……得知耶和華比萬神都大。」自由派學者認?,摩西是由葉忒羅而認識雅巍,這種說法,我們不接受。(參考H.H.Rowley,The Rediscovery of the Old Testament,Philadelphia:Westminster,1946,第五章)。

注二二:不可能算出準確的數目,因?關於這些官員所管理的單元,我們知道得不多。他們可能是以家庭?單位,但是家庭也有大小之分。

注二三:參考本章,一六九頁,注三。

注二四:若只是?了逃避非利士人,沒有理由來到這?遠的南方(出十三17)。

注二五:參考出埃及記第廿章1節、19節;申命記第五章4節、22節。十誡是神用口頭神奇地宣佈,然後永遠記錄在石版上,將會使百姓永遠記得其重要性。

注二六:不論是這次或上一次,摩西都幾乎沒有時間一直爬到西乃山頂。他可能後來四十天在那堮氶A才走到那?高的地方。

注二七:這需要相當好的記憶力,也許神特別賜他這種恩賜,也許神指示他記錄下來。

注二八:然而其中包括了道德律,這是最重要的一部分,而且其餘部分也以此?依據。

注二九:只要殺一頭以上的牲畜,它的血就夠遮蓋整個祭壇了。用這血,是象徵祭壇被潔淨,就像在贖罪日,彈血在施恩座和銅壇上一樣(利十六14、20)。這象徵神的祭壇既代表神,就要完全潔淨。

注三十:可能摩西也記錄了神用口傳的十誡,因此他現在讀的是記載在出埃及記廿章到廿三章的律法。

注三一:第三次比前兩次更有價值。第一次百姓只同意他們所想像神的命令。第二次更有意義,因?他們已知道神所命令的是什?。但第三次在這整個典禮,等於是構成他們對神順服的誓言。前兩者是初步的,使百姓有反覆思想的機會,然後才做正式的答應。

注三二:當摩西繼續上山時,約書亞仍留在山上,因?摩西同來時他仍在那堙]出卅二17),那時約書亞對山下百姓的罪,跟摩西一樣不知道。

注三三:這四十天的第一段時間,可能大部分是?示會幕的計劃,因?看到緊接著以下幾章,就是講這些計劃(出廿五、卅一)。

注三四:申命記第九章17節看出,這個動作是摩西故意作的,因?他要在百姓面前,象徵他們的罪已毀了神的約。

注三五:這本「冊」子,就是生命冊(詩六九28;但十二1)。這種比喻的用法,是取自於那時?一個團體或支派接受的人,就可登記於冊的制度。

注三六:很可能摩西在這次之前,從未離開過他們一段較長的時間。甚至於當他接受「約書」的時候,他只是離開不到一天的時間。

注三七:在埃及孟裴斯有亞皮斯牛犢崇拜,在安城(紇流玻利)有Mnevis牛犢崇拜,然而兩地都離歌珊地有一段距離。比較靠近,而有更多影響的,當然是與和如司崇拜有關的牛犢宗教儀式。牛犢象徵生?力和力量。參考Steindorff and Seele,When Egypt Ruled the East(Chicago: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57),一四○-一四一頁。

注三八:這種帳幕稱?「會見之幕」('ohel mo'edh),這就是以後稱會幕(Tabernacle)的原因。但是因?架構仍未被建築起來,所以不應與這種簡單的帳幕混?一談。

注三九:神是純粹的靈(約四24),不能用肉眼看見,假如能看見的話,那?看見的人會死,這是神自己說的(出卅三20)。但是,摩西所看見的是真的,就是神在榮耀中。

注四十:有關討論摩西何時寫五經的問題,參考本章,一六八∼一六九頁。

注四一:這兩部分是基督同意的分法,因?他談到律法的兩大誡命(太廿二34、40)。

注四二:另一種劃分法,是將第一條和第二條合起來(神的存在和敬拜),而將最後一條(不貪戀),分成兩條(不貪戀鄰舍的房屋,不貪戀鄰舍其他財?和妻子)

注四三:關於討論,參考第八章,二○○∼二○八頁。

注四四:逾越節在春季(出十二1∼28;民廿八16∼25;申十六1∼8);五旬節在五十天之後(山卅四22;利廿三15∼22;申十六10);住棚節在秋季(利廿三34∼42;民廿九12∼40。)

注四五:Mendenhall,"Ancient Oriental and Biblical Law,"BA,17(五月1954),二三頁,注十八。有關的討論,參考他的 and Covenant in Israel and the Ancient Near East(Pittsburgh: Biblical Colloquim,1955);以及有關的法典內容及討論,參考AWET一五九∼一九八頁。

注四六:不成文法律,常稱?「判決」(judgments)或「個案法」(case laws),開始常用「假如……」,並且提出一個特定的情況。常稱?「成文法」(statutes),涵蓋一般行?方面。十誡就是屬於後者的很好例子。

注四七:Mendenhall在赫人法典當中,指出很少數幾條成文法,參考"Ancient Oriental and Biblical Law,"BA,17(五月1954),廿九∼卅頁,亞述律法方面請看T. J.Meek in the,ANET,一八三頁,注二四。

注四八:A.Jeremias,The Old Testament in the Light of the Ancient Near East翻譯者是C. L. Beaumont(London:Williams& Norgate,University of Wales Press Board,1911),II,一一二頁。

注四九:標準的「肘」長約十八英寸(更準確是17.51英寸);參考R B,Y.Scott,JBL,78(1958),二一○∼二一二頁。

注五十:「支架」("Frameworks",qerashim;出廿六15以下;卅六20以下),比英王欽定本中的「板子」("boards")更好,因?:(1)十五尺長,廿七寸寬的厚板,是很重,而且很難得到的,但是若是這種尺寸的支架,那算是比較輕,而且易於建造;(2)支架就能使人看到美麗的罩棚;還有(3)分析這個希伯來文,最好的結論是「支架」。參考A. R. S. Kennedy,"Tabernacle,"HDB,五五九∼六六一頁。

注五一:約櫃是最神聖之物。只有大祭司,能一年一度在贖罪日時,進入放約櫃的至聖所。它是用皂夾木做成的,堨~包金,其上作?蓋子的純金片,稱?施恩座。約櫃代表神在他的百姓中間。十誡禁止作任何神的形像,但在此約櫃等於取代了這形像。但卻不含類比實質形像的意圖。約櫃堨]括兩塊刻字的石版,代表聖約,一個金罐子裝的嗎哪,以及後來亞倫發芽的杖(來九4;民十七1∼13)。

注五二:這種海狗是一種海堛滌坁哄A平均五至九尺長,生活在埃及和西乃一帶的海埵銵C可能是用這種海狗皮,而不是獾皮;希伯來文這樣翻譯是合適的,而且我們知道獾並不生存在這一帶地方,參考Free,ABH,一○六∼一○七頁。

注五三:這一群人是根據母系的祖先:利亞的後裔流便、和西緬(祭司支派的利未除外),另外猶大,以薩迦和西布倫,位於東邊和南邊;拉結的後裔是以法蓮、瑪拿西(約瑟的兩子),以及便雅憫,位於西邊;辟拉(拉結婢女)的後裔是但和拿弗他利,位於北邊;悉帕(利亞婢女)的後裔是迦得和亞設分別一個在南,一個在北。

注五四:革順人搬運會幕的紡織類東西(民四21∼28),用四頭牛拉的兩部車(民七7);而米拉利人搬運木料制及金屬制的物品(民四29∼33),用八頭牛拉的四部車(民七8)

注五五:哥轄人不需要車,因?所搬運的器具,是用杠穿過環子?的(民四1∼15)

注五六:除了摩西八十天在山上之外,另外還早了四天走到那堙A加上金牛犢造成之時在半途中的那幾天,總共大約九十天。

注五七:這可能是核計的最後步驟,實際上核計已於九個月之前開始,那時?會幕奉獻。每一位男丁要給半舍客勒,奉獻的人數就與這堬峟p的人數相等(六十萬三千五百五十人;出卅11以下;卅八25∼28)。統計可能是在那時候做的;而這堿O正式的註冊,其目的是?了軍備之用。

注五八:一九六○年的統計,廿歲及其以上的人口一億一千三百九十七萬四千人,而廿歲以下是六千六百萬零九幹人,占廿歲以上人口的百分之五十八。在作者自己的城市密西根州大湍城(Grand Rapids),是十二萬五千八百零四人比七萬五千八百六十三人,占百分之六十。有些國家出生率較高,占百分之八十。

注五九:然而我們要想到,這時的出生率可能已降低,特別是考慮到在曠野漂流期間,實際上會減少一些人口(參考民廿六)

注六十:BAR,六六頁,萊特認?六十萬大軍,可以用「人海戰術」,壓倒任何對抗的敵軍。但是,這六十萬只是可用的男丁,並不是真正的軍隊。實際上參加於戰役的人數,與敵軍不會相差太懸殊的。

注六一:Albright,ARI,一二三頁。

注六二:出埃及記十二章37節,卅八章26節;民數記一章46節,二章32節,十一章21節,和廿六章51節。有一件事也是很有意義的,就是民數記一章46節第一次統計的數位,和廿六章51節第二次統計的數位不一樣,不僅總數不一樣,而且所有個別的支派人數也不一樣,有些有相當的差略。

注六三:這個統計數目有一百卅萬服兵役年齡之男丁,意思就是全部人口超過四百萬人(撒下廿四9)

注六四:創世記十四章的四位東方之王,在更早時就打敗亞瑪力人於加低斯(創十四7)。夏甲在往書珥的路上,加低斯和巴列(Bered)中間,被天使找到(創十六7∼14)。在創世記第廿章1節加低斯,也和書珥一起並提。

注六五:民數記第卅三章16至36節,提到在西乃和加低斯之間的廿一個地名。但是這些地名不僅包括初期從西乃到加低斯的旅程而已,也包括後來百姓離開加低斯以及最後再回到那堛犖}流旅程,若從民數記第卅三章36節以後所列的地點和事件,就可看得很清楚,因?它們全都是最後一年在曠野漂流期間的,在此所列的廿一處地名,利提瑪(Rithmath)(19節),可能是兩次旅程的分界點。根據這種解釋,利提瑪便是加低斯,而其他兩個地名,基博羅哈他瓦和哈洗錄,則是早期行程的兩個中途站。

注六六:Simons,GTT二五五頁。

注六七:基博羅哈他瓦也是百姓吃鵪鶉的地方,這件事發生于百姓至少旅行了三天,甚至可能更長的時間之後(民十33;十一31∼34)。

注六八:申命記第一章2節認?是十一天的旅程。但是,因?其間距離將近一五○哩,有人懷疑以色列人,是否能在這段時間內走到。十一天可能是一般旅行的時間,但是以色列人走得很慢,似乎三周時間也就夠了。

注六九:參考第六章,一二一∼一二二頁。

注七十:舊約堶掘t靈降在某人身上,是特別?了能夠完成某項任務,例如比撒列(出卅五30)和以後的士師們,例如俄陀聶(Othniel)(士三10),基甸(士六34),耶弗他(士十一29),和參孫(士十三25;十四6、19;十五14)。

注七一:經文說他們「受感說話」(prophesied),但是因?在這場合,若說它是指釋放資訊,則不恰當,而且根據歷代志上第廿五章1至3節,「預言」(yithnabbe')的恰當意恩,就是「讚美」。所以在此最恰當的意思也是「讚美」這個意思。

注七二:所依據的事實,就是這個團體人數更少,而且也因?他們特別被賦予聖靈,與其他人有別。

注七三:P.B.Y.Scott,BA,22(1959),廿二∼四十頁,說一賀梅珥等於六又四分之一蒲式耳(譯者注:容量名,合八加侖,用以量穀)。意思就是每人平均取六○蒲式耳以上。有關的其他討論和研究資料,參考本章,一七○頁,注十一。

注七四:西坡拉可能真的也是古實人,但是摩西娶她,是在四十多年以前,所以這堨i能不是指她。可能她已過世,而摩西另娶了。這個婚姻不違律法,律法只禁止與迦南人結婚(出卅四16)。

注七五:米利暗披稱?「女先知」,可能在以色列婦女中居領導地位(出十五20)。當然亞倫已被立?大祭司。

注七六:位於拉億城附近,後來稱?但(士十八28∼29)。

注七七:這種行動是不能原諒的。我們很難瞭解,當神一直用神?引導,供應他們到這個地步,一直把他們帶到迦南南邊疆界,百姓會認?如今神將讓他們失敗於最初的仇敵之手下。

注七八:這情形與以色列人犯了拜金牛犢的罪行時相類似(出卅二11∼13)。

注七九:計算這段時間之長短如下。在旅程上,直到加低斯背叛的時候?止,時間不到十八個月。然後從民數記廿章1節開始,所有的事,都有關於第四十年的旅程(民廿1、28;卅三38),因此在民數記第十四章和廿章之間,記的是卅七年半的歷史。

注八十:總數一百二十萬人(男女各六十萬人),在一萬四千五百零八天(卅八年半)之內要死光,則每天死八五個人。估計至多每天有十二小時,辦喪禮,則在卅八年半當中,平均每小時有七個喪禮,這樣就一直持繼地警戒提醒神在他們身上的懲罰。

注八一:被地所吞吃的人當中,「屬可拉的人丁」(民十六32),一定是指那些可拉的僕人,因?民數記第廿六章11節說「可拉的?子沒有死亡」。大坍和亞比蘭的孩子卻死了,其目的一定是?了持續祭司的世系,他們後來在節慶歌唱上盡一份力量(代上六18∼22;九19;詩四二、四六等)。

注八二:這堛漣(matteh),沒講明是那種杖。標明各支派首領的名字,顯然是象徵各支派的權威。當亞倫的杖發芽,代表生命,就顯明神選派他在其他人之上。

注八三:這個「磐石」帶有冠詞,表示它是一個在加低斯有名的磐石。但是若認?他們將在利非訂擊打磐石後,將它一路攜帶著,現在再擊打,那就錯了。參考XDC,Numbers,一三一頁,注一。

注八四:這埵章w表的意義。基督像磐石一樣(林前十4),只在加略山被擊打一次。此後若要得生命的活水,人只要向他說話就可以。摩西在此擊打磐石破壞了這預表。

注八五:我們看摩西的工作和地位,顯然他假如在這堨憧Кo,他應該有資格和迦勒、約書亞一起進入迦南地。

注八六:參考第三章,五五頁,注二五。但是這條路並非由東向西,橫越過以東的山脈。以色列人一定在越過以東之後,才來到這條路的。

注八七:從Jebel Madeira(參考本章,一七八頁,注八八)向南到以旬迦別,將近九○哩。意思就是說,由於被拒絕,以色列人還要多走一八○哩。

注八八:我們不知確實的位置,但是,最可能就是Jebel Madeira或Jebel el-Hamrah,在加低斯(雖然稍北)這一帶。傳統的位置是Jebel Nebi Harun(「先知亞倫之山」)靠近彼特拉(Petra),我們應拒絕這種說法,因?它位於亞拉巴之東,與所記載的相差大遠。參考J.Simons,GTT 二五八頁。

注八九:有些學者認?以色列人在離開何珥山之後,立刻改變方向,而且實際前進繞過以東的北端,而不是南端。這種看法大部分是依據普嫩(Punon)和阿伯(Oboth)(民卅三42∼44;廿一10∼11),就是現在的Feinan和el-Weibeh而有的,兩地都在以東之西邊,而不在東邊。然而,我們應拒絕這種看法,因?它們並無證據。申命記第二章8節說,這個「轉向」,是在以拉他和以旬迦別,位於亞喀巴海灣的頂端。參考Aharoni,LB,五一頁,反對的意見。

注九十:卅八年前吃鵪鶉以來,這是第一次記載?食物埋怨,但是在這段沒有記載的幾十年中,可能也發生多次。

注九一:「火」字也許是由於它的?色,或由於被咬者疼痛劇烈。今天在亞拉巴仍有紅色的毒蛇。

注九二:後來百姓敬拜銅蛇,最後希西家必須毀壞它(王下十八4)。

注九三:基督用它來比喻說明罪人如何得拯救:帶著信心仰望他,就像以色列人仰望銅蛇一樣(約三14∼15)。

注九四:撒烈溪是一條小溪,從東南流入死海最南端。申命記第二章14節說,以色列人經過這條溪,剛好是加低斯背叛之後卅八年。

注九五:這人身材高大,也許是亞伯拉罕時代所提到的利乏音人(Rephaim)後裔(創十四5;十五20),他的鐵床,超過十三尺長,六尺寬(申三11)。他的國家自誇有許多城市,其中六十個有城牆(申三4∼5)。

注九六:我們應該知道,摩西帶兵來這堙A其地大約是後來渡約但河之處,以北約六十哩處。

注九七:巴勒在他亞嫩河邊界之北。也許因?西宏王最近被以色列打敗,他想收復以前被西宏奪去的失土(民廿一26)。

注九八:昆奪在米所波大米(申廿三4),一般認?就是亞述文件中的Pitru(參考ANET,二七八頁),位於迦基美斯(Carchemish)之南十二哩。這些使者,一趟要走四百哩以上。

注九九:巴蘭是一位奇異的先知和預言家。他靈命可說不錯,神能與他相遇,而且給以色列和基督的奇妙預言(民廿四17∼19)。然而他也是個人意志很強的人,要走自己道路,最後給以色列帶來很大的傷害。在聖經中,他受到嚴重的譴責(彼後二15;猶11;?二14)。

注一○○:他們認?這種咒詛會使被咒詛者衰弱。參考埃及咒詛禱文ANET,三二八∼三二九頁。

注一○一:直到後來當摩西差他的軍隊來懲罰主謀者的時候,才看出,這個意見實際是出於巴蘭(民卅一8、16)。

注一○二:有兩件事,看出西緬支派,比其他支派,牽涉在這個過犯的人較多。第一、有提到一位西緬首領的名字;第二、這件事之後的統計人數,看出西緬人大大減少,好像他們被這堜珥陘夾a擊殺(民廿六14;參考民一23)。

注一○三:七個支派增長(猶大、以薩迦、西布倫、瑪拿西、便雅憫、但、和亞設);五個支派人口減少(流便、西緬、迦得、以法蓮和拿弗他利)。人口增加最多的是瑪拿西,增加了約兩萬人(從三萬二千人增到五萬二千七百人),人口損失最多的是西緬,損失了三萬七千人(從五萬九千三百人減至二萬二千二百人)。

注一○四:在過河時,沒有超過五八歲的人。在卅八年半以前廿歲和廿歲以上的都過世了。迦勒這時是七九歲(書十四7),約書亞可能更老。約書亞的領導責任,比迦勒更重要,而且當迦勒說自己仍然身強力壯的時候,約書亞已經「年紀老邁」(書十三1)。約書亞在在這時候可能已超過九十歲了。(參考第九章,二二九∼二三○頁。)

注一○五:根據申命記第一章3節,摩西開始口授這些資訊,是在四十年十一月一日,剛好是過約但河前兩個月又十天。

注一○六:然而那時這是一連續性書卷。

注一○七:這與高等批判的看法完全相反。現有很好的證據,證明摩西確實寫了五經:(1)當時寫作進步,甚至於已有字母,摩西可以用來寫作;(2)摩西很能幹,他不但受過教育,而且也能得到所需的資料;(3)五經有六次提到摩西寫其中某些部分;(4)舊約中其他的書卷,用不同的方式,見證五經是他寫的;(5)基督和新約作者更清楚證明這一點,甚至將摩西這個名字,等於舊約中五經(torah)這一部分。 

<<上頁   目錄   下頁>>

關閉此視窗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