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影詩箋

 


姑娘呀姑娘

恨煩
 逃塵囂裡,
來到
 這海濱避暑小鎮。
深秋,
 早上,
  偌大的大廳,
火爐發出的聲響,
畫破了靜寂。
火光給暗的角落,
送來一點溫暖光亮。
將身體拋入綿綿的沙發內,
抱著咖啡取暖,
傾瀉了腦袋
發呆,
懶洋洋。
望著爐火睡了,
微微的聲響
在耳旁吹醒了我,
身後傳來一縷琴聲。
琴鍵敲出,
  《昨日》、
 《四季》、
  《妳就在我腦海中》、
 《美曉、我的好友》、
  《拷紅》。

拷紅!?
轉著頭看一看,
落地窗邊
背著坐著一位女郎。
烏黑的大鋼琴,
黃色的毛衣,
一疋黑黝黝的秀髮,
好一幅秋的景象,
多美妙的音響,
回頭再欣賞。


彈出
 《用她的歌曲慢慢折磨我》

隨著琴聲哼:
『用她的手指挑出我的苦楚,
 用她的字句唱出我的生平,
 用她的歌曲慢慢地殺了我,
 用她的言語述說我的一生,
 用她的歌曲慢慢折磨我我。
 我聽到她唱出美妙的歌,
 我聽出她有高尚風格,
 所以我來遇她聽片刻,
 陌生人啊年輕的女郎!』

忍不住
將自己推到窗前,
琴邊,
『先生,把您嗓醒?』
 『不,小姐,琴聲使的陶醉了。』
『那是最好不過了。』
 『妳是從中國來?』
『在美國生長。』
 『那麼,妳彈的那首中國歌曲?』
『媽媽教的。』
 『噢!請不要停,
  將美妙的歌曲傳出,
  我回到那兒繼續欣賞。』

好一張秀麗臉孔,
  動人的笑容。
如夢的早上,
坐在那兒傻想。
恨不得時光倒流三十年!
唉!
這又不是春天。
.....
姑娘呀
 姑娘!
我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