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影詩箋

 


雅典

海琴海仍是那麼藍,
日頭把風烤得昏熱,
憑弔的喘著氣慢攀,
新的腳印
   鑲在古舊的石階上。
褪色的大理石柱
    撐著無頂的殘廟,
鑄金的神不見了,
偷偷地蜷縮躲在
    奧林比亞的深處,
時間推倒的石塊
    裂著口躺在地上呻吟,
暗處的隙縫裡
    黃色的小花在探頭,
尋覓未來新的希望。
雅典的人們啊!
    你何時脫下
昔日文明光輝的枷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