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談
 


桃 花


喝酒這回事

 


平日三不五時一小酌,每週至少要喝掉一瓶 40% 的 Gin 或 Vodka。這也算的上是飲酒成性了,只是每天約只百 cc的量,對我那些個酒快量大,動輒可以灌下大半瓶陳高的朋友們來講,實在算不上是喝酒,而是做風雅、修情趣。有位朋友甚至嘰 嘲:「一週才喝一瓶,這不叫淺酌,叫做小氣。」

確實是小氣!這樣子要喝不喝,說醉不醉的,通體敷著一層薄薄的醺意,上不上,下不下,半吊子喝酒,實在有欠大氣。

喝酒這事頗像在往自個兒身上蓋布罩,喝的愈多,蓋的愈密,整個人徐徐給關進自己的意識世界堙C喝到最後,走也走不出去啦!人家說喝酒失性,我倒覺的是召魂,原本千百足像水母觸手似游觸在外的神感全給召了全來,封在自己這媟d內亂,以致整個人只能沒頭也沒腦似地向外瞎抓掙,發起酒瘋。

所以酒後才會吐真言,因為他根本不管你了,就關在自己媄鋮n著肚臍自說自話,有聲的,無聲的,每一聲都在酒精堭o到了激化,鏗鏘有聲,海潮似地爭相拍擊上岸。前呼後擁,波波相遞,終至鋪天蓋地的把自己給吞沒。

莫怪有人說:「孤單是一個人的狂歡,狂歡是一群人的孤單」,醉酒就是孤自一個人的狂歡,縱情放性,沸沸揚揚的演它一場快意悲喜,彷若一大群奔牛壓境而過,蹄亂之後還我天地的無限疲寂。--------------------------------這堙C而終結呢?俯一側首──喏!不就在那堙I
  

>>>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