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美国的形像

于中旻

 

提起美国,有三个形像可以代表﹕纽约港口巍然屹立高举火炬的自由巨像,展翅的飞鹰,和瘦削精明的生意人山姆叔。是美国的三面性型﹕宗教,武力,金钱(God, Gold, Glory)也正是“发现时代”的精神具型。这些具体的形象,到处都可以看得到;但其中只有自由巨像是实际存在的塑像。


Eiffel

Bartholdi

Lazarus

建立巨像是世界上文明古国都有的传统。希腊罗德岛上,有铜铸的太阳神像,高逾一百呎,称为世界七奇之一。美国南北战爭之后,法国历史家 Edouard de Laboulaye 发起,由法国的民间集资,经巴黎爱弗勒高塔的设计师 Alexandre-Gustave Eiffel 设计,雕塑家Frederic Auguste Bartholdi 建造,於1885年完成,运来美国。像高151呎1吋,连座高约305呎,在1886年立於纽约港口移民入境经过的Eliis岛上。在像座的铜牌上,刻着艾玛.拉撒路(Emma Lazarus,1849-1887)“新巨像”诗的末五句。
美国女诗人艾玛.拉撒路,纽约人,艾玛.拉撒路也是论文作家,慈善家。为援助受迫害的犹太人组织救济团体。她於1883年,写了“新巨像”诗,表达对美国收容难民慈爱精神信仰与颂讚。



如果说﹕“一幅图像胜过千言万语”,在这里,我们看见了寥寥几行诗句,给巍然巨像注入了灵魂﹔这灵魂,是基督教精神的具体表现。
物质的丰富,沒有使美国人更加慷慨,反而自私,浪费,高傲,並且穷兵黩武,在全世界造成丑恶的美国人形象:鹰扬逞霸,爱钱财,慈善的自由巨像被掩沒了,消失了。什么时候才可扫除阴霾,使人再认识美国的原来面目呢?只有认识基督真理,才可以表彰真理,引人进入真理的光中。
在美国国庆的日子,缅怀建立美国的先贤,他们的理想,是要在这新大陆,成为“造在山上的城”,弘扬福音,为主见证。我们都知道,是信念铸造有意义的生命。祈求神在人的心里动工,寻回失去的異象。

  

 

新巨像:自由颂  于中旻译

  不同於那有名的伟大希腊铜像,
  伸展着征服的膀臂达到各方;
  在我们海浪冲溅的海口,对着夕阳
  一个強壮的女人举着火炬发光
  火焰是收蓄的闪电,她的名字是
  被放逐者的娘。从她照引的手
  向普世放出欢迎的光芒﹔她慈祥
  的望着那长桥联结着双城形成的巨港。

  “古老的土地,保留你们固有的堂皇﹗”
  她靜默的嘴唇喊着。“给我你的疲乏,贫民,
  你壅挤的群众渴求呼吸自由舒畅,
  你可怜的贱民在满集的岸上。
  把这些无家的,风浪飘荡的人给我。
  我擎着灯站在这金门﹗”

 

诵赏


    The New Colossus

The New Colossus

  Not like the brazen giant of Greek fame,
  With conquering limbs astride from land to land;
  Here at our sea-washed, sunset gates shall stand
  A mighty woman with a torch, whose flame
  Is the imprisoned lightning, and her name
  Mother of Exiles. From her beaconed-hand
  Glows world-wide welcome; her mild eyes command
  The air-bridged harbor that twin cities frame.

  “Keep, ancient lands, your storied pomp!”cries she
  With silent lips. “Give me your tired, your poor,
  Your huddled masses yearning to breathe free,
  The wretched refuse of your teeming shore.
  Send these, the homeless, tempest-tost to me.
  I lift my lamp beside the golden door!”

Emma Lazarus(1849-1887)
American poet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7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