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挥不动的袖子

吟萤

 

“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是徐志摩式的潇洒
我的袖子卻挥不动
袖中也沒有云彩
但卻装满了两袖
贺知章“少小离家老大回”式的乡愁
少小虽只是老大的一部分
卻很重很重
原来儿时的记忆是生了根的
而根就扎在乡土里
乡愁渗入了乡土
更觉得分外沉重
靠着这剪不断的根
泛白褪色的少年岁月
就会鲜活起来
而每当它再沉寂的时候
重量便又会增加
像一弓弓擦痛了地心的大提琴的颤音
缕缕的乡愁
便由这些颤音中升起
再凝成沉甸甸的块垒
坠弯了我的衣袖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6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