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少女的祈祷

陵兮

 

  我觉得好开心,又好陌生的回到了这个少女时代的城市:那个晨曦和日落的淡江,薄薄的雾纱轻松的遮住了远山,现代化的汽艇替代了点点的渔帆;渡船码头的热闹气氛,不能索回过往的宁靜!
  古早味的食物和老店並沒有挑动我的食慾,更不能令我的味蕾共震!因为我从未见过这么多的食品,也沒办法回忆跟它们的连系!倒是学校住宿的饭餐:竹签鱼,青鱼,秋刀鱼及简单的祈祷,快速的开动令人惊叹女生餐厅纪律对於我的新经验。
  开始学会自己洗衣服,烫制服,晚自习后要去琴房练琴,Sonatina,John Thompson… fingering配上北风吹着的古老玻璃窗搖动的声音,我恨不得马上丟下琴不练习就跑回宿舍去!“不行!妈妈替我缴了这些额外费用:钢琴老师,琴房租用…”我勉強忍住淚水练习完才离去。
  私立学校的新鲜是有宗教课程,有崇拜及晨报间的广播及访问老师,校长的节目,我觉得很亲切,友善;尤其是留在宿舍的週末,我们围坐在床上分享故事也吃一些南部同学家里带来的点心和岗山花生米,好自由自在一起在校园里,渐渐地沒有那么害怕这个陌生又可爱的学校了。

  那一天,是我们上宗教课的第一天,一位高大英武的男老师进来,在黑板上写了一行英文:For Unto Us a child is born!
  然后他就开始唱起歌来,听听就是重覆的说这一句!我们都安靜的听,不知道这个学期的课程是什么?!
  纯德的女子篮球队非常出色,淡江男生的美式足球超级棒,我们都有机会看到这些比赛!
  更难忘怀的是那个立体的圣诞节崇拜:楼上阁楼的诗班有校长陈泗治先生指挥,楼下的三博士带着礼物:黃金,乳香,沒药随着“东方三博士”的音乐向前迈进,直到台前,献给约瑟及怀抱着圣婴耶稣的马利亚…那天晚上我回到宿舍久久无法忘怀…
  这种宗教教育及音乐竟然影响了我的一生:在十八年的教育生活中,韩德尔的“弥赛亚”神曲,圣经故事中用影子戏,摆圣景甚至到大会堂举行改编的音乐剧“Oliver”不过都是从这里孕育出来的吗?我继续漫步在这里寻索…

  那个淡水老街,路宽了,店舖整齐摩登得不能找到它们的古早味了!有礼貌的售货员,免费大方的试吃样品令我感到非常溫暖,有点宾至如归的感觉⋯但我还是在寻找一点失去的东西!
  正在继续向前走的时候,猛然发现一位略胖的中等身材的短发女士擦肩而过,我好想叫她一声:“唉!林白燕!好久不见了!妳还好吗?”白燕那一头的卷发,满额的汗珠,可爱的笑容吸引着我每次经过老街去搭小火车到台北时都会驻腳找找看她有沒有在老街的店舖里帮忙看舖,她是我高中一年级的同班同学!
  妈妈的执着,送给我淡江的教育卻是开启了我一辈子的生命渴想:宗教,敬拜和音乐的人生。
  住在宿舍里,生活纪律除舍监外,我们还有两位高班大姐姐作我们的室长,给予学习的典范…
  到底为什么找不到逝去的时光,和曾经熟悉的曲子呢?为什么“少女的祈祷”那个曲子成为了倒垃圾的呼吁?是否时移事转,少女已经不再了呢?那又何必再现一次“少女的祈祷”呢?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