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枯骨的复兴

于中旻

 

我的居所必在他们中间—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我的圣所在以色列人中间,直到永远…(以西结书37:27,28)

  黃沙漫漫,杳无人煙。盈野的枯骨,在那里靜谧的见证着,曾经炽热的仇恨,所遗留的灰烬。无数天的烈日炙晒,不尽的雨水冲洗,战友和仇敌,都曾在他们母亲怀里乳养,有溫暖的手抚摸,看他们像树栽子长高;卻在这片狭小的谷地归宿,无声的诉说自己青绿的愚昧。
  这就是历史的屐痕。多少的柔绿,被践踏混杂在泥土里面,滋养顽石的荣耀。历史的恩宠,营帐的空寂,只剩下这些惨白的记忆。
  有一天,神的手把先知带来,要他学习希望的功课。
  “人子啊!这些骸骨能复活吗?”
  但先知对神的信念,使他无法说:“不能”!有时必须违背常识—现在就是那时候。人知自己不能,任何人不能。
  他回答:“主啊!你知道。”
  在这无望的场景,他不看现实,只仰望全知全能的神。神之间解決这个似乎沒有希望的问题—叫先知只管照神的话预言,向早已沒有生命,失去一切机能的死骨头发号施令。谁都知道死骨头不能听话。但他们居然全体都听了;那可不是由於军队生活的习惯,而是神使气息进入他们里面,死骨头生肌长肉,站起来,活起来,成为大军(以西结书37:1-14)。
  不过,这異象不是关於末日复活,是在末后的日子,以色列的复国—有国格,真站起来,不再受谁压制,欺凌;有筋络,彼此联和,不再分离,能夠兄弟同心;有肌肉,丰美健康,富而且強。更重要的是,随圣灵确定的号声,尊崇弥赛亚作全国全军的元帅,成就神的旨意,得胜加上得胜!

  枯骨竟然能复活,多么出乎人的意料,但並不出神的意外,是由於神的旨意,祂的权能沒有不能成就的事—对於神的全能,必须建立的观念:神的权能是沒有范围边限的。
  对於不同於先知以西结的普通人,枯骨成为军队,有些太过於超乎想像。比较容易的问题:病夫能成为壮士吗?
  当然,今天有不少人在进行这样的项目—锻炼,运动,有人还加上千奇百怪的进补秘方,但对於病夫成为壮士,还是有相当距离,而且不能夠普及。
  且说:还只是在上世纪初,有个被称为“东亚病夫”的族群。不仅是外面病弱,更大问题是,谣传他们“沒有灵魂”!这可算不得称讚。但是否洋人也有不都是对的时候?
  且看实际如何。这群黃脸人,被认为“沒有骨头”—为了家贫,给东邻服务的,被称为“汉奸”;给西舍打工的,称为“买办”,都是为了混饭吃;成为殖民地的顺民,崇拜主人的文化。但也出现过硬骨头:有人站起来,还站得稳,控制自己的腿,至死不肯踏入租界。又该怎么说?
  又有人认为他们是“一盘散沙”,像是沒有筋络,不能联合。这可能因为他们的立足点稍微有些低,不能看见迤逦崇山峻岭,逾越险阻的万里长城,和纵贯大地的运河。如果朋友们站得夠高,看得远些,还敢说那是一盘散沙的证据?人肯心存公道的话,可能不得不给予另类的断语。
  以价格衡量价值的人,看不起这个又老又穷的族群,以为是贫弱愚昧,历史上不断发生的大事,只是饭碗爭夺战。可知马可波罗的遊记,正是敘述使人目眩神搖的遍地财富?而郑和宝艐多次远航,帆樯蔽日,不仅耀武扬威,也是展示经贸利好?是外敌坚船利炮的震醒,內斗互仇相杀的愚昧,喚起和平交易,伸展颓废蓬蒿的“丝路”。该记得:是这地上的人民,发明了纸币,为的是解決土地广袤万里,运送沉重贵金属的信用证据。如果追溯时间尘灰掩盖的记忆,该想起有个以“商”为名的朝代,並不是因新发明的武器金戈杀伤,或许是金帛通商!並沒有色彩的路,只引向目的。
  人群的思想搞通了。“一带一路”的复通,是自然事。伟大的佈道家,正梯山航海,辛勤的播送儒家大同社会主义理想,及远且广,无处弗屆。基督使者,更得及时奋起,散播福音的种子,等秋雨春雨降下,发荣收成。现今这个“飢饿非因无饼,干渴非因无水”的世代,正需要“生命之粮”和活水,拯救趋向灭亡的世界共同命运!
  以西结说:“田野的树木都必知道—我耶和华使高树矮小,矮树高大;青树枯干,枯树发旺。我耶和华如此说,也如此行了。”(以西结书17:24)这位希伯来人的先知,约生当老子同代,所说的道理,也有些相似;不同的是,他奉耶和华的名说预言—显明是神的作为。
  庚子年再逢,想到一百二十年前,狂妄的义和拳匪,鼓动民粹思想肇乱,迎合腐败的统治者,引致京破国危,“两宮西狩”。众多基督徒以身殉难,但福音的种子,得以散播繁衍。回首往事,环视今世,昔日侵华的列強,有的衰败零落。被侵受压的“病夫”,渐走上康复。这不是人的作为,是神的旨意和祂计画的运作。

  古圣约伯,曾发出这样的问题:

“树若被砍下,还可指望发芽,
 嫩枝生长不息;
其根虽然衰老在地里,榦也死在土中;
及至得了水气,还要发芽,
 又长枝条,像新栽的树一样…
人若死了,岂能再活呢?…”(约伯记14:7-9,14)

  离离原上草,冬天枯死,春来复荣。人的生命,难道还不如草木?时令周始,岂不是造物者的安排?按神的定命,人的躯体消沒后,还要复活。
  看灭亡近二千年的另一个古国,在上世纪中,照着神的应许,再有人畜居住,人民流归锡安。虽然只是归回故土,还不是复国;大卫的枝条还沒有复荣—弥赛亚尚未坐在宝座上;这只是预示黎明已经来临,公义的太阳,将光辉烈烈,普照大地。阿们。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8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