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康的愿望

凌风

 

  许多年前,有人送我一盒手帕,角头繡着个“康”字;送的人未必知道那字的涵意,可能只当作“祝君健康”的好意。我领受了。我用了。到今天看来,至少还有三条。
  其实,“康”是“安乐”的意思。
  从前科举时代,学子汲汲於名利,造成过度紧张,甚至连同音字,似是不吉利,也忌讳避免使用。
  有个秀才柳冕,为了怕落第,家中禁止说“落”字,可笑连“乐”字因为音同落,也不敢用,以“康”字代替。这样,安乐变成“安康”,当然可以通用;快乐变成“快康”,就难免有些怪怪的了;如果院中树上结的果子,或瓜熟蒂落该怎么说?他私定的家语是“瓜熟蒂康”。柳並不以为可笑,如此他安心赴考去也。不过,考后心中还到底沒有蟾宮折桂的把握。到发榜那天,派仆人去探听。仆人返府报告:“康了!”可难懂吧?翻译出来是“落了!”事实是落榜,或说“名康孙山”吧!
  说来可怜,这所表现於生活的,是沒有满足和安全感。
  春秋时,齐国有位高士,名叫黔娄,有才有德,贫而不穷,只是沒有钱。当时的齐威王有为而识贤,要聘他为卿,他不肯干;但每当国家遇到危难,齐王徒步登门求教,黔娄免费谘议画策,遂得卻敌解厄。如此不止一次。王为了表示感激,送许多礼物,他也不受。比起別人讲纵橫辟阖,佞口血手,攫取权位,简直是“外星人“,有他自己不合时宜的价值观。
  到他崩逝的时候,殓衾不足蔽体:盖上则露腳形如“甲”字,盖腳则露肩大於“由”字。曾西在旁看见,出个主意说:“事情简单得很,把殓被斜一下,岂不就上下兼顾,左右逢源了?”黔娄的妻子反对说:“斜而有余,不若正之不足。先生一辈子就是坚持原则,生而不斜,死而斜之,非其志也。”曾西虽然有孔子弟子的大招牌,也惭愧沒话可说。
  古时的大人物去世,例由君王赠諡号,取个彰显死人品德的字,以为荣耀;有的则由弟子给私諡。那么黔娄该有个什么諡号呢?黔娄夫人毫不为难的说:“諡曰‘康’。”曾西又有意见了:“‘康’是丰富充裕的意思。看你们的环境,食不充饱,衣不蔽体,还是換个适合的字吧!”   夫人说:“先生在时,鲁恭公聘为相国,辞而不为,是有余贵;赐粟万钟,辞而不受,是有余富。甘天下之淡味,安天下之卑位,諡为‘康’,不亦宜乎?”
  有人调查过世界上的名人,哪是他们圣经中最喜爱的篇章。所得的答覆是诗篇第二十三篇:“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这里所说的“不至缺乏”,表明人简单的愿望,不是得到什么,而是不缺什么。不过,先要有这位良善慈爱的大牧者。
  圣经又说:“敬虔加上知足的心,便是大利了。因为我们沒有带什么到世上来,也不能带什么去。只要有衣有食,就当知足。”(提摩太前书6:6-8)财富到死时显然不能带去,但如果沒有主而死,就是大问题了。
  康是心安,满足。故谓:“心康体健”。这颇与犹太人所习用的问安语“沙龙”(Shalom)相似,基本上为“平安”,兼含“和睦”,“繁荣”等好的意思。
  一般人的想法,是解決了衣食等基本需要,才想到宗教;但圣经说的是先有神(godliness with contentment is great gain),才有至高的满足。曾见有副对联:

无罪一身轻 有主万事足

多么快乐的人生!祝所有读的人都有这位大牧者。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