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葡萄的故事

约翰福音15:1-9

田立柱

 

  当我们读到耶稣所说:“我是真葡萄树”的时候,我们会容易的想到,除“真葡萄树”之外,还可能有“假葡萄树”的,以赛亚书第五章的“葡萄园之歌”,有过这样的描述:“他刨挖园子,捡去石头,栽种上等的葡萄树,在园中盖了一座楼,又凿出压酒池,指望结好葡萄,反倒结了野葡萄”所谓“野葡萄”,应该就是“假葡萄树”,尤其让我们注意的在於,以色列的先知们,不止一人将“以色列”形容为“葡萄树”,是上帝将其栽种在祂所选择的地土之上。以赛亚的描述极其一例。看起来耶稣是将先知们的这个“比喻”应用在祂的谈话之中,而重要的是这里的“我是”含有将耶稣的“团队”也包括在里面的用意。因为这棵“葡萄树”也包括了上面的许多“枝子”,那就是一个“团契”的意思了。

  这“真葡萄树”的栽种人,是“天父”,耶稣如此強调“天父”是栽种人,是针对当时的“宗教当局”所设置的“公会”和此时的撒都该人以及文士等人们而言的,他们把持对神学的解释权,他们将旧约律法的条文和其精义分裂开来,而成了“教条主义的律法”形式。限制了人对上帝旨意的深入领会,使那时候的宗教徒有外边的形式,而失去了內在的实质,好像“假葡萄树”一般的,“假葡萄树”看起来和“真葡萄树”的外观,沒有很大的不同,但完全失去了真实的信仰內涵,是这些人“自以为是”的态度,把自己视为神学的权威和掌门人,而只有“天父”才是真正的园丁,祂是栽种的人,使我们清楚的意识到“团契”和“天父”的关系。这也是基督教信仰最为重要的基石。

  在“基督耶稣里”也即如同在“葡萄树”里面一样,是言明我们和基督耶稣的关系,即“基督里”我们和祂的关系究竟含有什么意义,我们知道“葡萄树”是具有生命特质的,一棵树上所有的一切都连接在一起,並且成为一体,这就是生命整体性的特质。离开生命的母体,就是离开生命本身了,这也是耶稣一再提醒门徒的话语的关键之处,“在真葡萄树”里面,不是仅仅维系一个群体的需要,而是为了使其生命得到充分的发扬,那就是“多结果子”,结果子是彰显“真葡萄树”的生命所在,也是对生命之主的荣耀,从“真葡萄树”到栽种的“天父”,都因为这棵“葡萄树”的果实而获得荣耀。生命的讚美是最实际的,也是最具有实际意义的。

  这里的“果子”自然就是“葡萄”,如果简单的将果子看成是“令多人加入教会”的事情,这是我们常常耳闻的理解,这显然並不合宜。从人的本分来看,我们所乐道的“信德”也可以是一个例证,好树是结好果子的,这棵代表了基督新生命的“真葡萄树”,显然本应该结出“善果”的。信徒的生活见证既是生命的流露,也是生命的影响和延伸,而信仰所带来的生命丰盛和付出,勇於承担自己的使命和责任,完全奉献自我的精神,无畏的面对一切困难境遇等等,均可以看成是一种“生命的显示”。而“葡萄”最令我们难以忘怀的卻是“葡萄汁”所表示的“基督之血”的生命含义。耶稣就是拿起“葡萄汁”的杯,将其视为“立约之血”的,这也是教会记念耶稣的重要记号。这岂不是足以使我们记念並且视为我们和基督联合的见证吗?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8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