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翻看旧照片

郭广智

 

  翻看旧照片,往事就上了心头,我也真是悠閒,天天说时间不夠卻还有空沉醉往事间…

  刚到悉尼时满脸好奇,虽然一昼夜沒合眼,卻还是精神…着急做这做那,傻傻天真的像个孩子。结果呢?丟了自行车,再丟了许多现金;这就是我初来这里所交的学费。

  每次都热情万丈的去参加所有的聚会,积极参加服事,日复日,周复周,年复年…有时,我也自问,到底图什么呢?你是在自欺吗?你说服事神,可就快要连自己都养不活了,如何荣耀神呢?

  许多人也有心愿意跟我交往,可是一看我的状況和条件,就望而卻步了。我很能理解她们。连我家人也说我是给人“不食人间煙火”的感觉。的确,旁人说,你不讲究吃,不要求穿,到底你追求什么呀?其实我只想简单,单纯服事神,我想安靜读我的圣经,跟人一起唱诗歌,参加教会的聚会,甚至巴不得天天都聚会…这想法被人批评为逃避现实与责任。我承认有一部分逃避的成分吧。

  我做过医药销售,也在非牟利机构工作过,还在偏僻地区当过一年多的志愿者;我住过窯洞,仓库,车站,睡在地板上,办公室里,不同人的家里;我有着一份不切实际的清高,同时眼色极差(沒眼力见),不会察言观色,也不知变通,所以总是常常碰壁,把事情办砸锅。这些都不是什么可夸耀的事,需要改变,我也已经努力在调整,学习了。

  我经历过一些艰苦,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我流过淚,懊悔的或是感动的,虛伪的或是动感情的;可这一切都过去了。我还是我,沒有什么大变化,我坚持着我的坚持。比如我想只说主的题目,不在微信发与信仰无关的任何东西,不写任何与福音无关的內容,不评论政治,不推广商业或非商业的营销,只传播圣经,诗歌,圣灵的感动等。我不敢说我都做到了。作商业?我不会买东西,或者说不愿意买东西;作非商业,又特別不愿意筹款;所以总是点了死穴。

  现在任何事情似乎都要关注经济,最基本的,人总要吃饭吧。现在如果要留在城市,至少也要有个住处…那个不切实际的理想呀,到底还能存多久,走多远…

  今晚在海鲜店打工,清洗操作台,服务客人,收银,铲冰,处理海鲜,最后还有把所有的产品都装好放进冷库…那些我叫不出名字的鱼呀,虾呀;大大小小,一不小心就刺破了手,若沒拿稳就从手中滑落,几小时下来,整个人都带着鱼的味道…真是一刻也停不了。我感谢神给我一个做体力的机会,我浪费了许多金钱和时间,体力工作叫我的头脑可以休息,不至於胡思乱想。
  结束时是夜晚了,我在黑夜中走回住处。前方路边一个房子门前有个青年,手里拿着一瓶酒,我从他身边走过时,彼此互相看见了,他醉醺醺的样子跟我说“Hello”,我轻声应了一下,就走开了,谁知他竟把酒瓶里的酒向我洒来。我沒理他继续往前走,就在离他已经好几米远的时候了,“砰”的一声,我感到有碎玻璃溅在我裤腿后边,他朝我扔酒瓶…
  我转身,很想走回去跟他打一架;但我站了几秒钟,又转回来,继续走我的路了。我想撒但很想叫我害怕,或者被这些事激动,纠缠…
  感谢神,我在祂的保守中,不仅是身体,还有心灵。
  这件事,是对我的提醒。我知道我做的是对的。

  在这里我希望每天都能作一点福音的工作,虽然很不专业,甚至我也不知道有沒有人会看,但还是继续做吧。不是一直盼望作主的工作吗?我沒有去任何所谓的旅遊点,也沒有参加什么活动或团体。唯一所作的就是眼睛累了出去走走,饿了就吃面包,现在我又买了一大包中国的面条。若问我有什么愿望,我想吃一碗洛阳的豆腐汤…

  我再次读了约伯记,那个年轻人以利戶其实是很不错的,毕竟是他带出了最后神的说话。神不需要给我们解释一切。祂的问话已经很明白,祂是神,主权在祂。我们该像经过患难,经过辩论,也听见神说话的约伯一样,回答说“我知道你万事都能作,你的旨意不能拦阻…我所说的,是我不明白的;这些事太奇妙,是我不知道的…我问你,求你指示我…”(参约伯记第四十二章)

  耶和华的言语,是纯淨的言语,如同银子在泥炉中炼过七次…
  求你听困苦人的冤屈,贫穷人的歎息,求你起来,把我安置在我所切慕的稳妥之地。
  主,求你帮助,求你指教,我承认也愿意离棄罪过,想要蒙你的怜恤。我不愿心中自是,求你教我凭智慧行事,好蒙拯救。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