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一日

音凝

 

光在你们中间,还有不多的时候,应当趁着有光行走。(约翰福音12:35)

  一日是廿四小时,是一礼拜的七分之一,一月的三十分之一,或一年的三百六十五分之一,是人们度过一天的单位。一个人的一生,究竟能拥有多少日子?无人能知;除非,那最后的一日到来。
  李白在“春夜宴桃李园序”中说: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

一日的廿四小时,即一光一阴,谓之一日。但以宇宙之浩渺,光阴之无穷,在天文学中,早已舍棄以日为计算单位,而以光年来计算了。以宇宙之无限,动辄以数亿乃至百亿光年为计数单位,相比一日的二十四小时,更是微不足道。圣经中也提到上帝看千年如一日(彼得后书3:8)。然而,一日卻仍然是一个完整的单位。上帝在起初创造天地时,就是用每一日来完成祂的工作(创世记1:8)。人的一生虽然可能拥有几千几万个“一日”,而每一天仍然是有晚上有早晨的完整“一日”。在这些数不清的“一日”中,人由稚龄到耄年,期间经过多少悲欢离合,兴衰荣枯,也都是由一天天数算过去的。
  人生好像一本书,每一天就是一页。在这一页页记载中,有的可圈可点,如佳作掷地有声;但也有许多篇页上记载的是败笔,让你无地自容的亏欠与罪孽。这些篇页,当回顾时,你是多么想撕去,焚毀,或重新来过,但都已成了历史,令你束手无策。或者当大部分的旧页是空白:被浪掷,虛度了,你觉得十分后悔,多么想补上一些什么,卻为时已晚,无法回头了。
  当你这本书杀青时,在最后的一页划下了句号,一切便成定案。你已无法改写,也不能增刪,因为它已经变成了一份档案,要等到末日审判时,才能再度打开。而你的档案是记在案卷上,还是记在生命冊上,都在你完成生命最后一页时,已決定了(启示录20:11-15)。所以,当你下笔时,便须十分小心了。
  如果你在已写好的这些篇章中随意抽出一页,好像生命的切片,你可曾想过那会是什么结果?这“一日”是空白?是辉煌的记录?还是一页彻底让你无地自容的败笔?曾有一本小说,记载一个人在集中营中一天的生活,书名是:伊凡.丹尼索维奇的一天,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索忍尼辛(Aleksandr Solzhenitsyn, 1918-2008)的作品。这部小说一出版即洛阳纸贵,顷刻间热销了百万冊,更赚了无数人的眼淚。而你的“一日”呢?你愿意将你写的“一日”曝光吗?或是,你甚至不敢再面对你自己的作品呢?
  如果在你的“一日”中,有许多记录,你想除掉它,在这本书尚未收尾时,也並非不可能,有一种“修正液”可以涂掉这些污点。因为“我们若认自己的罪,上帝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淨我们一切的不义。”(约翰壹书1:9)但即使都涂抹干淨了,翻开来,它还是一片空白,你仍然找不到任何动人的生命痕跡。
  主说:“光在你们中间,还有不多的时候,应当趁着有光行走。”(约翰福音12:35)不论你这本书有几页(日),每“一日”必有早晨,晚上,你都不应让它空白,总要留下些什么。虽然在你生命中,许多日子都已过去,但往者已逝,来者可追,当你还有余下的一页,你仍然有机会可以填入一些东西。你甚至有机会用“一日”完成一本可歌可泣的作品,大书特书地记录在你的生命冊上。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