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论语析读(六七)

“尽美矣,又尽善也”与“这都是美事,並且与人有益”

石衡潭

 

子谓韶,“尽美矣,又尽善也。”谓武,“尽美矣,未尽善也。”(八佾3.25)

注释

“韶,舜乐名。谓以圣德受禅,故曰尽善也。武,武王乐也。以征伐取天下,故曰未尽善也。”(孔安国)

“韶,舜乐也。美舜自以德禅於尧,又尽善,谓太平也。武,周武王乐也,美武王以此定功天下,未尽善,谓未致太平也。”(郑玄)

“天下万物乐舜继尧,而舜从民受禅,是会合当时之心,故曰尽美也,揖让而代,於事理无恶,故曰尽善也。…天下乐武王从民伐纣,是会合当时之心,故尽美也,而以臣伐君,於事理不善,故云未尽善也。”(皇侃.论语集解义疏

“美者,声容之盛。善者,美之实也。舜绍尧致治,武王伐纣救民,其功一也,故其乐皆尽美。然舜之德,性之也,又以揖逊而有天下;武王之德,反之也,又以征诛而得天下,故其实有不同者。”(朱熹.论语集注

“任重职大,有过於天子诸侯者乎?卿不当世,而谓君当世乎?卿当选贤,而谓君不当选贤乎?孔子讥世卿,实讥世君也。此春秋之微言也。又吾先民论政尚揖让,而征诛为不得已。文王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孔子称其至德,善其不用武力也。论语称至德者二事,一赞泰伯,一赞文王,皆贵其以天下让也。吳季劄观汤乐而曰有惭德,亦以其用武力也。汤有惭德,武王从可知矣。贵揖让,故非世及。礼运以天下为公,选贤与能为大同,以大人世及谋作兵起为小康。於春秋则讥世卿以见非世君之意,皆其义之显白无疑者也。声音之道与政通,乐者,政之发於声音者也,古人闻其乐而知其政。舜揖让传贤为大同之治,武王征诛世及为小康。故孔子称乐为尽美尽善,尽美而未尽善也。孔云未尽善,犹季劄之言有惭德也。小康始於禹者,以其传子,世及之制,违反选贤与能之道也。”(杨树达)

孔子评论乐:“极其美妙,又极其完善;”评论乐:“极其美妙,但尚未达到至善。”(今译)

对读

“耶稣在伯大尼长大痳疯的西门家里,有一个女人,拿着一玉瓶极贵的香膏来,趁耶稣坐席的时候,浇在他的头上。门徒看见,就很不喜悅,说:‘何用这样的枉费呢?这香膏可以卖许多钱賙济穷人。’耶稣看出他们的意思,就说:‘为什么难为这女人呢?她在我身上作的,是一件美事。因为常有穷人和你们同在;只是你们不常有我。她将这香膏浇在我身上,是为我安葬作的。我实在告诉你们,普天之下,无论在什么地方传这福音,也要述说这女人所行的,作个纪念。’”(马太福音26:6-13)

“圣灵就是神借着耶稣基督我们救主,厚厚浇灌在我们身上的。好叫我们因祂的恩得称为义,可以凭着永生的盼望成为后嗣(或作可以凭着盼望承受永生)。这话是可信的,我也愿你把这些事,切切实实的讲明,使那些已信神的人,留心作正经事业(或作留心行善)。这都是美事,並且与人有益。要远避无知的辩论,和家谱的空谈,以及分爭,並因律法而起的爭竞;因为这都是虛妄无益的。”(提多书3:6-9)

解析

  孔子讲尽善尽美,是从內容与形式,目的与手段,效果与动机等方面着眼的。说的是音乐,指向的是政治。古人认为政治与音乐相通。有什么样的政治,也会有什么样的音乐。

“治世之音安以乐,其政和;乱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亡国之音哀以思,其民困。”(毛诗.大序)

孔子的意思是:虞舜因尧禅让而得天下,不用武力,不行杀戮,可谓至德,所以韶乐体现出来的是一种尽善尽美的境界。而武王虽得天意民心,但毕竟是以臣伐君,且难免刀兵,流血死伤,所以,达到了尽美,但沒有达到尽善。可见,孔子希望政治家目标正确,手段也要合适,二者缺一,终为遗憾。这与他“道之以德,齐之以礼”的思想是一脈相承的,不过,一是指治理百姓,一是讲王位继承。后来的人多与孔子心意相去甚远,不行礼让,而靠武力;或者礼让成为幌子,实际还是靠刀兵;更有甚者是为达目的,不择一切手段。也不仅仅是限於王位之爭和政治领域,而波及到领域,方方面面。孔子讚歎尽善尽美的微言大义也沒有几个人去悉心领会了。
  圣经所讲的美善关系似有不同。其中也涉及到內容与形式,目的与手段,效果与动机等诸多方面,但谈的不是政治,也不限於现实人生,而更多地指向超越与神圣,或者让人去思考现实与超越之间的关系。马利亚献哪哒香膏的事例,从现实的角度来看,这是耗费,不太值得,有些可惜;但从超越的角度来看,这是对神心意的体贴,也是对耶稣基督的最好安慰。拿金钱出来賙济穷人,这是一件善事,也会有所益处,可关键是:“常有穷人和你们同在,只是你们不常有我。”在重要的关头,要做那此时此刻非做不可的事,而不要急於做时时刻刻都可以做的事。重要的事情,一定有恰当的时机。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的受死和第三天的复活以及四十天之后的升天,都是在万古之先都定好了的(参阅提多书1:2)。马利亚也凭她属灵的敏感猜测到了,所以才有这惊人之举,耶稣看重的也正是这一点。还有给穷人最大的帮助不是给他们多少金钱与物质,而是让他们得到耶稣基督的救恩。当然,这也适用於世上的任何一个人。人不只是要考虑现实,还要思念天家。就像耶稣所说的“应当以我父的事为念”(路加福音2:49),“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约翰福音10:37);又如保罗所说:“你们要思念上面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因为你们已经死了,你们的生命与基督一同藏在神里面”(歌罗西书3:2-3)。对人有益的事,可能是尽美,而沒有达到尽善;真正尽善尽美的事,就是不仅能夠益人,而且能夠荣神。
  保罗给提多说的这番话也是同样的意思。你去帮助一个人,可以请他吃饭,可以给他一些必要的经济支持,也可以给他找一个好的工作,给他一些鼓励与安慰,或者照顾他的亲人,但最重要的帮助,是让他认识耶稣基督,让他得到救恩。这是最大的善事,这是最正经的事业。
  这样去做的人,神会给他们最大的喜乐,会使他们的喜乐得以满足。

“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就给你们成就。你们多结果子,我父就因此得荣耀,你们也就是我的门徒了。我爱你们,正如父爱我一样;你们要常在我的爱里。你们若遵守我的命令,就常在我的爱里;正如我遵守了我父的命令,常在祂的爱里。这些事我已经对你们说了,是要叫我的喜乐,存在你们心里,並叫你们的喜乐可以满足。”(约翰福音15:7-11)

这里所说的“凡你们所愿意的”,並非随心所欲,沒有边际,而是符合神心意,遵守神的命令,这样,我们祈求,神就会给我们成就。保罗接下来说的这段话也是同样的意思:

“到那日,你们什么也就不问我了;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你们若向父求什么,祂必因我的名赐给你们。向来你们沒有奉我的名求什么,如今你们求就必得着,叫你们的喜乐可以满足。”(约翰福音16:23-24)

  这就是尽善尽美。它最终从何而来呢?圣经里面也有答案:

“你们要尝尝主恩的滋味,便知道祂是美善;投靠祂的人有福了!”(诗篇34:8)

“各样美善的恩赐,和各样全备的赏赐,都是从上头来的;从众光之父那里降下来的;在祂並沒有改变,也沒有转动的影儿。”(雅各书1:17)

乐之所以得到孔子如此之高的评价,也是因为它合乎天道,也就是合乎神的旨意。

“子曰:‘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荡荡乎!民无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煥乎,其有文章!’”(论语.泰伯8.19)

尧尊天为大,所以让位於舜,这才有了乐。(全文完)


马利亚献哪哒香膏

註:本文可同时参阅论语析读(五九)“尔爱其羊,我爱其礼”与“她在我身上作的,是一件美事”

翼展万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