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仁爱的果子

于中旻

 

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溫柔,节制。(加拉太书5:22,23)

如果问,有沒有一个人人都喜欢的字,那就是“爱”字。无论如何邪恶的人,也都愿意被爱,並且也可能有他们爱的对象。孔子教导:“汎爱众,而亲仁”,是说要博爱所有的人,亲爱有品德的仁人;至於作大国领袖,要节约度支,爱顾人民的福利,是为“节用而爱人”(论语.学而1.5)。从这几句话里,就看出“爱”的不同;不仅用字有所不同,还要看连接的上下文是怎么来的,如何接续,不可断章取义。
  说到圣经文字,“爱”是一个特別的观念,所以若要恰当表达,很难找到中文里现成可用的词语。
  国语新旧库译本把“神爱世人”改作:“原来神那样爱世界”(约翰福音3:16),似乎执於同字同译的想法,显然见其不高明。因同一译本又命令说:“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谁若爱世界,谁就沒有父的爱原在他里面了。”(约翰壹书2:15)这样,未免有些不像话吧!另一方面,我们不能不谈谈伟大的“爱之颂歌”,被译为:“…卻沒有爱原…爱原是恆久忍耐…其中最大的卻是爱原。”(哥林多前书13:1-13)至於何为“爱原”,並沒有可服人之说。在约翰壹书又这样说:“看哪,父赐给我们的是何等的爱原!…罪因就是那不法状态…在祂里面並沒有罪因。”(约翰壹书3:1,5)这里“爱原”与“罪因”对称,不见得怎么好,卻更失去意义。
  旧约最普遍的Shema,“以色列啊,要听!”耳熟能详。这处有力的重要引文;也可作“听啊,以色列!”Shema是听的意思。在马可福音记载主回答文士质疑,新旧库译本作:

诫命中最大的是“以色列阿,要听主我们的神!主是独一的。而且你当用你的全心,全魂,全意,並全力爱主你的神!”其次就是说:“你当爱你的近人如己!”(马可福音12:29-33)

  以“近人”代替“邻舍”。论到神家的旗帜,新旧库译本和合译本对比,几乎沒有差別:“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我怎样爱你们,叫你们也要怎样相爱。如果你们有了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翰福音13:34,35)新旧库译本一向以诘屈聱牙著称,卻不见甚亮光。
  中文有时用覆疊语词,为了字数的平衡,而二字语义並沒有差別:清洁,喜乐,和平等属於此类。有人指出所谓“八德”,实在只有六德;因为“仁爱”,“和平”,都是二字指一事。和平是说求和睦,和解,未必是平。至於仁爱,实在並沒有“成仁”的意思,连解作“仁民爱物”都有些勉強。如:“圣灵的果子”的“仁爱”,就是“爱”的意思。中国传统这样作,是为了同后面的八项,共为一果。不过,在此“仁爱”仅可作名词用,如果用为动词,则表达有困难。而且如果说:“神就是仁爱”,虽然比“爱原”稍好些,但仍然不免於动词表达的问题。
  这里不能不说到翻译的问题。翻译应该避免解释,也就是说,不能把译者对於所译作品的意见,代替原作者的意见。不过,对於文化背景的理解,不可避免的表现於译文。在约翰福音末后“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与“主啊,你知道我爱你!”著名的应对,有人以希腊记录语言agape,作为主的语词;其实,主更可能使用亚兰或希伯来语。按博洛斯(F.F. Bruce)的意见以为同义字交換运用,並非罕见,“餧养”及“牧养”,“小羊”及“羊”的不同,岂不值得同样着意?
  人生不是一条单轨道,而是像一张网,有许多不同的交汇点。所以就爱来说,也可以有不同的字义,用於不同的关系。对於基督徒,我们的天父,赐给我们是舍己的慈爱(约翰壹书3:1);耶稣说:“人为朋友舍命,人的爱心沒有比这个大的。你们若遵行我所吩咐的,就是我的朋友了。以后我不再称你们为仆人,因仆人不知道主人所作的事;我乃称你们为朋友;因我从我父所听见的,已经都告诉你们了。”(约翰福音15:13-15)自然该是友爱。使徒保罗以教会与基督的奧秘,比夫妻合体之爱(以弗所书5:29-32),同一感受,这是疼爱。卢益思(C.S. Lewis)曾用极简单的话论真实的爱:人不必分析什么爱,只要去实行,就可以知道了。
  耶稣对於爱邻舍的问题,決定谁是“邻舍”(近人)並不困难,而需要注意那个简单的结论:“你去照样行吧!”(路加福音10:37)这也是今天基督徒的关键:“爱原”,必须有个适当的动词—不需要先知,先见或智者,都可以看到的前景是,水有源而不动,将成为一泓死水。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