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在天相逢可相识

于中旻

 

  有些人相別的时候,会说:“在天相见”。可曾想过,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像友好般相约:“到家再见!”还是对头般说:“法庭见面”?
  当然,二者都不是。

  圣经记载,耶稣回答撒都该人的问难,说到将来复活的境況。我们所说的“谈天”,考其內容,实在说的是地上的事,或是基於地上的观念,来管窥蠡测天上,以暂时的标准,衡量永恆。唯独耶稣有资格谈天上事,因为唯有祂确切知道,因为唯有祂是“从上头来的”(约翰福音8:23),又升到祂原来所在之处。主耶稣向犹太人预先说明将来的事:“你们不要把这事看作希奇:时候要到,凡在坟墓里的,都有听见祂的声音,就出来;行善的复活得生,作恶的复活定罪。”(约翰福音5:28,29)
  不过,有仅看眼前的撒都该人,信不过将来的事。他们信得不对,卻问对了对象。

撒都该人常说沒有复活的事。那天,他们来问耶稣,说:“夫子,摩西说:‘人若死了,沒有孩子,他兄弟当娶他的妻,为他生子立后。’从前在我们这里,有弟兄七人;第一个娶了妻,死了,沒有孩子,撇下妻子给兄弟。第二,第三,直到第七个,都是如此。末后,妇人也死了。这样,当复活的时候,她是七人中哪一个的妻子呢?因为他们都娶过她。”耶稣回答说:“你们错了!因为你们不明白圣经,也不晓得神的大能。当复活的时候,人也不娶,也不嫁,乃像天上的使者一样。论到死人复活,神在经上向你们所说的,你们沒有念过吗?祂说:‘我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神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众人听见这话,就希奇祂的教训。(马太福音22:23-33;路加福音20:27-40)

  撒都该人所以设定这问题,或是想逃避将来作恶的复活被定罪。他们把“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创世记2:24),把设境延伸为七倍或七分,以为可以给主麻烦。
  这虽沒难倒主耶稣,但主的门徒,应该想到:如果在永世中,还继续今世姻缘,离婚,再婚,又牵缠如何得了?就不会不同意主的解释:在复活的设境,並不涉及世间的情感,再续前缘之类的事;因此,可能也沒有记忆过去的恩怨情仇。当然,在永恆里,时间已经不复存在。在永恆里,活到三百六十五岁被提离世的以诺,与保持九百六十九岁高寿纪录的儿子玛土撒拉在一起,不必担心有少父老儿的尴尬镜头(创世记5:23-27)。后代许多先祖短命,子孙长寿的,如果沒有认知,也可以免除敘谱的困难。
  在现今的世界,有衣冠禽兽,有认衣不认人的情形;在复活的新环境里,也不再有什么人为的阶级“伪装”:身着虎皮叫人望而生畏的“盖世太保”和警察不见了,作威作福的金星将军也卸下了。据说,当年米迦勒基罗(Michelangelo, 1475-1564)在梵蒂冈的傑作“最后审判”,所有的人都是赤裸的;后来有位教皇以为欠雅,另命画工给穿上衣服蔽体。就因为此公缺乏艺术修养,反使真理蔽而不彰。其实,在审判的时候,根本就是平等,也必须示以真我,因为“被造的,沒有一样在祂面前不显然的;原来万物在那与我们有关系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希伯来书4:13)任谁也不能装腔作势。
  另一方面,如果人老是记得旧债,即使在永世里也沒办法快乐。
  无论如何,有人不问其是否为真,总喜欢说,与亲友“在天相见”,似是感情上的安慰。不幸有些人把異教天堂,地狱,今生,来世的观念,照套全搬来,以为同字同义,不问设域,並沒有什么差別。那可是十分严重的事情。不过,耶稣教导我们“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马太福音5:37),你如果作了这样的应许,要考虑主绝沒有义务为你兌现,也总不能从权。況且“在天相见”即使会能落实,会“相逢不相识,问客何处来”,所以並沒有快慰与失望的问题。如果还有旧时旧人的交恶,就会在永恆里爭吵无休,相信谁都不愿看见;如果同相好的人敘旧,又会絮絮沒完;现在有人谈到聚会时间都忘记,那还得了!所以永恆中不再有情欲牵缠。事情会如此,是要圣徒们专仰望主,以主为爱慕的中心,敬拜事奉的中心;正如新耶路撒冷是以全能者和羔羊为殿,充满神的荣耀,在祂的光里行走(启示录21:22-24)。这样的设境,如果谁不接受,也不便勉強;但在现今绝不可擅自更改。
  有人会记得,耶稣所说“财主和拉撒路”的事(路加福音16:19-31)。可能有人以为那不能确定主说的是比喻,可能是实在的故事;不过,可以确定的,那明显说的並不是永世,因为财主建议要他的信使复活,按址往某处巨宅,晉谒养尊处优的五位少爷,报告他不愉快的处境,警告他们毋蹈覆辙。他仍持今世的价值观:财主手中的鉅额财富,仅剩下记忆;那在火焰中的受刑人,颐指气使的臭习惯可沒忘记,竟然以为无产阶级的拉撒路,沒有资格翻身,仍是当年可以随时使喚的穷小子,给差去作宣教士。“人所尊贵的,是神看为可憎恶的。”(路加福音16:15)不过,他这似是聪明的建议,並未蒙接纳:他们该听从“摩西和先知”,不必特別差遣死里复活的拉撒路。总而言之,财主记忆的包袱,可並不是他的好资产。
  谁有崇拜马利亚的习惯,那可得不是真理,像私人印制的纸币,在永恆里无法通用。我们还应该记得:“像天上的使者一样”,不仅是指生理状況;而且沒有性別,也就有不同的感情心态:不再照“这世界的样子…殷勤服事主,沒有分心的事。”(哥林多前书7:31-35)況且就是在现今的世界,生理状況的改变,社会环境的改变,都会影响情绪。那么到永恆中,绝不希奇会有不同。凡是神的仆人,不必再看人的颜色,不再为自己的私利打算,“都要事奉祂”(启示录22:3)。这是天上的文化特色,我们应该建立这样的观念,並在此就开始练习适应。所有“善意的安慰”和“敬虔的谎言”,都不是正确的教导方式,因为削減了真理,改变了真理,不论其立心如何,总不是造就建立,也不能带来好结果。
  使徒保罗对哥林多教会,论神的智慧:“就如经上所记:‘神为爱祂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维持想到的。”(哥林多前书2:9)如果拘泥於影像,以习惯的地上生活作类比,不能真正了解天上事物的本体;对於将来新天地的居处,与神与人的关系,也是如此。我们承受将来世界的人,不可把这世界的观念,延伸在属灵的事上。
  说真的,这似乎有些残忍,可是,真理不能带有感情,必须得实事求是,既不能随口说讨人喜悅,也不能随口应许。我们必须讲真话:天上相会是不可免的,但不要想那是此世社交的延长;要感谢主,那更不是算旧账的无限延长,必须准备“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景況;而是要以事奉主为中心。约翰.卫斯理臆想在天的境況说:“天上沒有圣公会信徒,沒有长老宗,改革宗,浸信会信徒,也沒有循理宗信徒!惟有基督徒。”简单说来,是以基督为敬拜事奉的中心。

在天相逢不相识,
无问君从何处来。

希望能夠接受这样的条件,也能夠适应。
  今生我们难作到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那时,必须得这样作。还要想到基督徒在世客居的时间不多,将来的永远基业荣耀无比,必须极为珍惜“盼望的缘由”,心无旁骛,竭力奔赴。
  祝主施恩保守,继续加力,直到天上更美的家乡。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