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以廉为恥

于中旻

 

  早前常有人说:“勤能补拙,俭以养廉。”现在很少人说了。相反的,节俭成为见不得人的事。因此,“豪华”取代传统的“物美价廉”,成为广告的新“宠语”。
  美国有个连锁店叫“Pay Less”,可翻译作“买贱”。去那里买些货品的人,或许是不得已而为之,有的尽快把包装丟掉,或外面另加包装,免得给人看见不好意思。巧在新加坡有个连锁超级市场“Fair Price”该翻译为“平价”,生意可挺不错的,至少眼前如此。可见东方人到底还沒到逢洋必崇的地步。
  “以廉为恥”的风气,似可解释为什么不提倡“俭可养廉”了。美国流行消费文化,特別是电影明星之类;一般人效法他们的低贱品德,也连带模仿其高价消费;以为外面的高价华美,可以遮盖里面的低贱腐败,就是“富而有名”(Rich and Famous)的文化。
  其实,圣经化的生活原则,非常简单,是说原则就是非常简单:神赐有最基本是生活需要就夠了:“我们沒有带什么到世上来,也不能带什么去;只要有衣有食,就当知足。”(提摩太前书6:7,8)这是感恩敬虔的生活,自然就不涉及发财图利的道路,也远不是啥“发达神学”的教导。
  工商业社会,讲究的是价格观念,以低为贱,以高为贵。其实,低贱与高贵很多时候,是价值的分別,並不像价格那么简单。如果还承认有品德这回事,就能夠领会不能以数字決定一切。在美国幽默作家马克吐溫笔下,曾经描述两个孩子对话;其中一个说:“你那么聪明,为什么不发财呢?”那是“镀金时代”(Gilded Age)的标准想法。问题是,今天的大人们也作同样想:钱多,代表智商高,其思想是对的;钱多,也代表品德高,其作为是好的。钱讲话,声音响亮;推而言之,是应该跟着向前跑,快跑!
  圣经更教导我们,不要注目地上的事,要仰望天上,远见未来。

卑微的弟兄升高,就该喜乐;富足的降卑,也该如此。(雅各书1:9-10)

嗐!你们这些富足人哪!应当哭泣,号咷,因为将有苦难临到你们身上。你们的财物坏了,衣服也被虫子咬了。你们的金银都长了鏽,那鏽要证明你们的不是,又要吃你们的肉,如同火烧。(雅各书5:1-3)

因为人对於财物的观念,決定他处世为人的行动。财物不是固定的,使用的正确,才是最重要的。

  据可信的消费统计,现今的中国人,从最大的旅遊目的地,成为最大的旅遊人群,消费也最高!当然,这是改革开放好一方面的结果。不幸,这消费群中,有很多是“官二代”和“富二代”,他们所花费的是怎来的,颇有疑问。

  且回到旅遊的话题。从前交通不发达,旅行或“被旅行”(时下流行的后白话文),如果可能的话,大家宁可以眼代腳。沈周(石田)臥遊图冊,黃公望的富春画卷,或其他山水画,可以赏目寄情。这代人呢?代之以照相;各种形式的相冊,或放大的壁上展示,背景多是海,陆,空的庞然大物,比人伟大的多了,人反成了点缀。
  十九世纪的美国,不以贫为恥。出身木屋的林肯,更为大众所景仰,几乎到崇拜的程度。粗犷的傑克生(Andrew Jackson)总统,更以毀灭所谓“怪兽”为职志,就是取消国家银行。那个时代,也是敬虔节约和品德的时代。

  镀金时代的到来,使金钱登上权威的宝座。更糟的是,把消费刺激生产的理论,应用到最可怕的方向。二次世界大战,使美金发挥最大效力,更不幸的,领袖们发现制造贩卖杀人武器,是获利最快,回报最丰的途径。於是形成了邪恶的三部曲:借理由,造谎言,倾销存货过多的武器;向人民要钱研发新鲜的武器;中间再作“好人好事”,协助重建所摧毀的国家。於是美国领袖们,既可夸口两次拯救世界,又成为全球出口武器最多的国家,比起落在其后的九个国家加起来还多!无原则的侵略战犯,相继坐上了领袖的高位;提倡节约国库开支,使全民经济丰富和平的节俭领袖,如:卡特(Jimmy Carter)和克林顿(Bill Clinton),为国家省得数以千亿计的美元,大都不得军火老板们的欢心。可恥的是近年绑架民意的选举,弄出个素行不端,不学有术的领袖:其人无原则的弄钱,自己挥霍无度,还勾结军火商的巨头,大幅增加军费支出,妄图称霸世界。更不幸的是,很多基督徒,在伦理上冷淡,对大奸巨恶自然不察,则热心盲从;如此看来,颇有可能将要成为神的“刑鞭”,惩罚自私不顾別人,唯我是尊,唯钱是视的一代。
  中国人有句“经典”的俚语,说“三长两短”。你极可能听见人或自己也说过。可你知道是怎么来的?原来中国人除了王公将相,可以用得起石棺金棺而外,普通人民能用得上木板棺材就不错了。其基本结构,是六块木板合成的箱子,四长两短。三长两短构成箱子,到盖棺未必论定,再加封上面的一长。这样流传下来,就成为避讳言死的代用语词。有一件肯定的事,无论如何丰厚的陪葬品,只能为盜墓贼受惠,或出土后作为古董,从来死者不能真彁带走。


洛克菲勒
  现在,说到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 1839-1937),这位慈善家说过:“我相信自己的责任,是照神所托付的恩赐,赚钱,赚更多的钱,凭良心的用於人类同胞的利益。”这仿佛是约翰卫斯理千古高调的回声。约翰卫斯理以节俭知名。他晚年的日记中记载:“早年时,我年收入三百英镑,用於我的人食马料三十英镑;后来年收入三千英镑,人食物马料的开支,也是三十英镑。”不过,洛克菲勒那位正牌“发达福音”(Gospel of Wealth)的创始人,最为人熟知的名言,还是他说的:“人死而富有,是最可恥的。”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7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